特朗普总统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

第二部分所指当然不仅委内瑞拉。

美国新的贸易取向最重要的区别涉及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我们当时的领导人强调,这一决定将迫使中国实行经济自由化并加强保护,不再提供对我们,对私有财产和法治不可接受的东西。二十年以后,这一理论已经过验证并被证明是完全错误的。

中国不仅拒绝进行所承诺的改革,反而采用了一个依赖于庞大的市场壁垒、高额国家补贴、货币操纵、产品倾销、强制性技术转让以及大规模盗窃知识产权以及商业秘密的经济模式。

仅以一事为例。我最近在白宫会见了一家了不起的美国公司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的首席执行长。美光公司生产用于无数电子产品的存储芯片。为了推进中国政府的五年经济计划,一家中国国营公司涉嫌偷窃了美光的设计,其价值高达87亿美元。不久,这家中国公司获得了几乎完全相同产品的专利,而美光科技则被禁止在中国销售自己的产品。但是,我们正要求讨回公道。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美国损失了6万家工厂。全球其他国家也都发生了这种情况。

世界贸易组织需要彻底改变。不应允许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宣布自己为“发展中国家”,从而以他国为代价玩弄这个系统。

多年以来,这些弊端得到容忍、忽视甚至受到鼓励。全球化主义对过去的领导人施加了一种宗教吸引力,使他们忽视了本身的国家利益。

但对美国来说,这种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为了应对这些不公平的做法,我对价值5,000多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了大额关税。由于征收了这些关税,供应链已经返回美国和其他国家,我们的国库已获得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美国人民完全致力于恢复我们与中国关系的平衡。希望我们能达成一个对两国都有利的协议。但是,正如我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的那样,我不会为美国人民接受任何不利的协议。

在努力稳定双方关系的同时,我们也在认真观察香港的局势。全世界都期望中国政府能够恪守与英国签订并在联合国注册的具有约束力的条约,其中中国承诺保护香港的自由、法律制度和民主生活方式。中国选择如何处理这一局势将在很大程度上说明其在未来世界上的作用。我们对习主席作为一个伟大的领导人都皆有所期。

(略)

我们各国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之一是社会主义的幽灵。这是国家的破坏者,也是社会的毁灭者。

委内瑞拉发生的事件提醒我们大家,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并不是为了正义,并不是为了平等,并不是为了解除贫困,当然也不是为了国家利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只有一个目的:统治阶级的权力。

今天,我再次向世界传递我已经在美国国内传递过的一条信息:美国永远不能成为社会主义国家。

上个世纪,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杀死了1亿人。可悲的是,正如我们在委内瑞拉看到的那样,这个国家的死亡人数仍在增加。这些极权主义意识形态与现代技术相结合,有能力采取令人不安的新手段进行压迫和控制。

因此,为了保护我们的数据和安全,美国正在采取措施更好地筛查外国技术和投资。我们敦促今天在场的每个国家都这样做。

无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都必须持续地捍卫和保障自由与民主。我们必须始终对那些要求服从和控制的人表示质疑。即便在自由国家中,我们也看到令人担忧的迹象和对自由的新挑战。

少数社交媒体平台正在获得巨大的能量控制我们能看到的内容和我们被允许表达的内容。一个永久的政治阶级公开蔑视、轻视和挑衅人民的意志。一个道貌岸然的官僚系统暗箱操作,削弱了民主制度。媒体和学术机构对我们的历史、传统和价值观进行公然的攻击。

Source: 特朗普总统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 | 美国驻华大使馆和领事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