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5

安邦,你的吃相太难看了

Saturday, January 31st, 2015

前一年安邦不停举牌民生银行,终于成为了民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然而这个第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也不高,刚过20%而已,安邦未必掌握了实际控制权。
民生的旧股东当然也没有坐以待毙,最近关于安邦高管均为太子党的新闻也布满了财经新闻的首页。
然而,谁也没想到民生的行长被纪委带走了。不,不能说谁也没想到,掌握了大量政治资源的红二代控制的安邦自然是知道的,甚至是一两年前就知道了。所以安邦看上了中国第一家由民营资本组建的银行,不是微众银行,是民生。
民生的股权比较分散,因此安邦可以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控制权。 
如果只是门口的野蛮人,那也不过是个市场行为。但是安邦在发展过程中受到的种种特殊照顾,就不能简单归结为市场行为了。

再往前一个月,佳兆业在深圳的所有房源均被管理局锁定不允许出售,导致佳兆业资金链断裂接近破产,不得不变卖项目甚至是卖公司。当然,佳兆业涉嫌商业贿赂,应该承担相应责任,但处罚也应是在事情查明之后。就算是财产保全,也应该从银行账户着手,而不是把可以变现的存货封存。这样做,无非是为了在收购的时候能够拿到一个更低的价格罢了。

这种事情甚至不是这个世纪才有的,1950s 对民族资本的社会主义改造,难道不也是走的相同路线?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中国的民营资本,始终是养肥了待宰的羔羊。
怪不得李嘉诚要往英国转移! 

佳兆业的违约对民间资金的影响

Friday, January 9th, 2015

华尔街日报也开始关注佳兆业对汇丰的违约事件,按说,即使佳兆业所有在售的物业被禁止交易,以它自身的流动资金也不会偿还不了这一笔贷款。当然它欠的不止这一笔贷款,只不过其他的还没有到期。当然没有到期也不意味着不用偿还,银行大可以以经营情况发生重大恶化的理由催贷并且冻结资金,何况还有交叉违约条款呢。

我不想在此解释佳兆业为什么被查封,已经有很多人分析过了。我想说的是佳兆业的违约对民间资金的影响,尤其是“潮汕帮”的影响。这个问题,似乎还没有多少人公开讨论过,而我也是昨天去深圳从跟客户的谈话中发现了这个问题。
如果你熟悉广东的民间借贷的话,你一定会知道潮汕人这样一个团结的集体。他们似乎有几十亿的资金可以随时调动,圈子内仅凭信用不需要抵押,并且资金成本低廉。 
但是,佳兆业出事之后,情况似乎有了变化。以前数个牛逼哄哄的投资公司、基金都开始出现了资金短缺的情况,仅仅是时间巧合吗?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因为佳兆业的实际控制人郭英成,就是普宁出生的。 据客户透露,潮汕这个圈子出现了约80亿的资金缺口。

不管是不是真的跟佳兆业有关,此次“潮汕帮”违约,影响力可以比作是民间版的刚性兑付的打破。对于习惯“放数”的人们来说,未来可能得考虑其他的投资产品。也许私募基金能够乘势发展起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