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4

中国特色的P2P

Sunday, November 23rd, 2014

鄙公司最近开了P2P网站,因为Twitter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所以也不想在这里放出网站名字或者地址,免得有做广告推荐的嫌疑。可能也是因为公司开了P2P的原因,最近发现身边很多朋友有一些疑惑,到底P2P安不安全,能不能投。也许是孕妇效应,但不妨碍我集中一次解答了吧。
毫无意外的,P2P并不是中国首创的东西,但是中国的P2P跟美国的区别大到可以当作是两个事物。 

首先是一些常识性的知识:

  1. P2P是个人对个人的借款,平台理论上只是中介。实际上由于各种原因(下面会提到),中国的P2P平台很难作为纯粹的中介存在。更多时候,平台需要对挂在其网站上的项目承担兑付的责任,这个责任并不是法律上的。
  2. 中国的法律并不允许非金融机构对个人或公司借款,又对金融机构进行牌照管理。使得民间融资只能通过个人对个人的方式,也仅有这种受到法律保护。宜信,作为最早最大规模的P2P公司,就是通过其控制人唐宁对外发放贷款。

中国跟美国P2P的最大区别在哪里?
从实际运作的情况来看,中国的P2P平台不仅仅起到中介的功能,在借款人无力偿还贷款时,多由(关联)第三方甚至是平台代为偿还投资人。这种P2P格局的成因一般认为有几点:

  1. 中国信用体系不健全,无法客观的对借款人的信用进行评价,而平台作为推荐方,被认为应对借款的风险负有识别和判断的责任。代偿就是这种责任的后果。
  2. 中国的(心理)无风险报酬率被各种投资渠道推高,无担保的有风险产品不会获得投资人认可。
  3. 平台为维护自身信誉需要,主动承担代偿责任。

那么P2P是如何代偿的呢?

  1. 直接由平台回购债权,平台事后向借款人追索。
  2. 融资担保公司事前已对债权进行担保,因此由融资担保公司代偿。

其实不论路径如何,最后一般都是由平台自己买单。我在融资担保公司工作过,一般的融资担保公司的代偿能力其实很有限。而且大部分担保P2P的融资担保公司根本就是平台的关联公司。

经过上面的讲解,相信你对P2P的风险成因及控制有了基本的认识。大致是这样:

  1. P2P不是存款,(从全行业来看)是一种风险较大的债权投资。按照人民银行的规定,P2P不允许在宣传材料中承诺保本保息。但实际上几乎所有的P2P都会表达这个意思,只不过可能换了说法。
  2. P2P主要的风险来自于借款人的信用风险,在目前的行业实际情况中,绝大多数借款人是在银行无法向其提供贷款才转而从P2P借款,因为P2P的利息成本远远高于银行。换句话来说,他们是银行“不要的”客户。
  3. 如果你一定要投P2P还希望尽量控制风险,那么平台越正规,后台越大越安全,比如陆金所。目前国内还没有跟陆金所处在同一个级别的。

你说陆金所起投金额太高,收益才6~8,隔壁那家1块钱起投收益还高很多,他也有担保也有回购等等。
 请问你真的认真看过这篇文章吗?

深圳精神

Friday, November 21st, 2014

Untitled

前两天去深圳看项目,龙岗区,我父亲正好在那个附近工作了近10年,我似乎还记得五年前那条永远修不完的深惠路,刚开却人气很旺的摩尔城,还有窄窄的人车混行的老街。

然而这次来到龙岗,着实让我感到意外。
我明明知道我来过这个地方,但大部分都不一样了。一排排高楼述说着这些年的变化,偶尔冒出的一两栋旧建筑又时不时提醒着我这就是那个老地方。
有点像最近很时兴的穿越照,那些旧建筑就像是现代化都市里面历史的幽灵。

有人说深圳的快速发展,a.k.a 深圳速度,是我党改革开放正确的一个证据。
这句话得分两部分来看,改革开放是正确的,我党未必是正确的。

其实深圳,恰恰是我党统治的一个对照。
深圳以其小政府的政治结构,放权于市民,才吸引来这么多开拓者,创造了数不清的发展神话。
反观内地,贫穷的地方虽然也常常因为地理条件限制了其发展,但政府处处插手也是其落后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和很多朋友都同意这样的观点:一个没有任何强势家族关系的人可以凭自身的能力在异乡深圳开拓一片天地,但在内地就会困难很多。 
也许这才是深圳成功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