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米一家

决定去汤米家过圣诞之后,几个朋友都私下告诫了我同一件事情:汤米家很特别,我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汤米就是个很特别的人,比如说他照相基本上没有正常表情的。

IMG_3092

但汤米绝不是一个脑残,事实上,他是个相当优秀的政治科学和德语双学位学生。不仅如此,他还参加了西北合唱团,在学校担任宿舍管理员。我与他走在学校里,几乎人人都认识他,跟他打招呼。

于是到了汤米家里,我才知道为什么人们都这么评价他家人。
汤米的妈妈叫提娅(Tea),芬兰人,在美国读大学时认识汤米他爸,后来结婚,在汤米小学那会儿两人离婚,一直住在一个名叫Absarokee的小镇上。 顺便说,这个小镇居民基本上都是纯种美国白人。但是,却有一家中国人开的一个叫京园的中餐馆,味道还挺正宗的。这家中国人是镇上唯一一家中国人。人口普查数据也证明这个小镇有97.24%是白人。

我很难一句话说清楚提娅是不是个称职的母亲。她家里收拾没我家整齐,不过也不能说乱。家里到处可见标牌写着“很抱歉家里这么乱,但是昨天我已经打扫过了”之类的话。我在她家的时候,有一次她忘了做晚餐,我也不好意思问,直到8点汤米从朋友那里回来说肚子饿了,提娅才一拍脑袋说好像忘了做晚餐。
汤米还有个小一两岁的弟弟叫保罗,保罗高中刚毕业不久,目前在一个技术学校学习汽车修理。我和提娅讨论教育问题时候,我说中国有很多大学生毕业不知道做什么好,然而技术工人这块却很缺人。大学生宁愿一个月拿两千做白领,也不愿做蓝领一个月有四五千。提娅说美国人也是这样的。保罗高中毕业的时候问她如果自己去读技校会不会让她觉得低人一等,她说不是这样,只要做的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好了。

IMG_3251

 汤米和保罗跟提娅讲话很随便,我不知道是不是美国人都这样,但恐怕这种随意的气氛更多是他们家独有的。
两兄弟圣诞节得到了一堆手电筒当礼物,于是经常开着手电筒照他们母亲的脸。提娅就笑着跟我哭诉两兄弟经常这样欺负她。 

汤米父亲在山里有个小木屋,所以有天晚上我和他们兄弟两个过去玩。自己烤的肉饼夹在汉堡里面还挺香的。

IMG_3321

IMG_3240 

Tag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