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2

游戏,心情

Wednesday, February 15th, 2012

前天我玩着星之海洋的时候,突然心生厌恶,想要把手柄扔在一边。这是一个评价不错的游戏,虽然画面输出只有720P,比起最终幻想X来说应该是好一大截。但我还隐约记得大学假期里带着Yuna行走在Zanarkand的快乐心情,而现在,一个并不复杂的迷宫,即使手边就能搜到攻略,已经让我索然无味。

游戏没有变,变了的大概是人。习惯接受快餐文化的我,虽然还热衷于买书,但看过的连一半都不到。罗素的西方哲学史?啰哩啰嗦不知道在说什么。王小波的白银时代?快速浏览了一下也没看明白写的到底是什么。Kindle上面每天推送纽约时报,忙起来也是一周的都没看,或者有时候就扫一扫标题。我无法耐心安静下来认真看完一篇长的报道,听完一张CD,或是写一篇上千字的文章。

忙什么在?我也不知道,浑浑噩噩。事情不放进Todo就不可能记得去完成。每天在Twitter、微博和论坛上刷新转载评论。看上去好像是事事关心,其实是事事都不在意。What is the point? 根本就没有价值!已经如此,想要交几个知心朋友,谈一场恋爱,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虽然我错过了驾驶人形机器人与使徒战斗的14岁,错过了让苹果砸中脑袋的23岁,但26岁还不是可以说老的年纪啊。

I am inadequate to deal with relationship. Deborah Fallows在她的Dreaming in Chinese中写到中国人熟悉的表现是不再用正式和严肃的称谓。然而我的“不正式”似乎比一般人还要出格一些,经常因为不经意间的癫狂伤害了彼此之间的关系。

在这种时候我不知道生命中还有什么值得珍惜,还有什么值得去追求。
人生就像一场戏剧,然而我只是台下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