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2

我的沈佳宜

Friday, March 23rd, 2012

原本这篇文章的题目应该是我的女神,在2005年初的冬天用我的Nokia 6108 Java客户端发布在Blogcn上,那个时候我的Blog还叫做WHU Love Story。但是不知道是由于设备还是网络的故障,那篇文章并没有发出去,而是消失掉了。正如我半夜躺在床上用iPhone敲这篇文章一样,但好在这个有Dropbox备份。

事情已经经过了7年,所有的感情已经结晶,如今我看着这一粒粒晶体,转动着角度,变幻着颜色,不知道能不能还原出它们当时的色彩。按照WHU Love Story的命名法,她应该被叫做WJ。

我必须得承认我一直都在撒一个谎:按照设定我在大学才开始第一场恋爱,高中因为没有玩够所以根本就没考虑感情的事情。其实这个设定是不真实的,我和她是在高中认识的。和那些年所不同的是,我坐在她身后,我的成绩比她好,当然我没有电影中沈佳宜那样多管闲事般的指导人家学习。比较幸运的是她后来凭自己努力考入了和我相同的大学,不然这个故事到高一就完了。她并不比一般的女生还要好看一点,作为脸盲症患者的我唯一记得清楚的就是她右脸颊上的一颗黑痣,但是这个我唯一记得的标志也在大学的时候被手术去掉了。她的性格特别好,非常热心关心他人。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种关心所误导:也许人家只是无差别的关心而已。高二,我被调到重点班,于是给她写了一封电子邮件情书。我记得她当时回复说她为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决定好好读书不考虑儿女情长的事情,现在看起来这理由烂到不行,但当时我非常相信。因为年幼不是特别强烈的感情,加上不在一个班,所以高中就这样结束了。

虽然她跟我一样考入了武大,我在文理学部,她在信息学部,隔着半个校园和一条大马路,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但刚入学校时大家和大学同学还不熟的时候,还是更愿意和高中同学交流。因此我偶尔也会在没有课的夜晚跑到信息学部去陪她聊天。那个时候她总是说她班上男生很矬,我虽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我没有接话,我现在也无法准确回忆起当时沉默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当时在追求另一个女同学(yigiyigi),并且不久后就成功了。

我还记得躺在桂园七舍102房上铺打那篇文章的时候,是一个晴朗的冬天,正值考试周,但当天并没有重要的考试。那个时候yigiyigi还是我的女朋友,但是我却在Nokia 6108那个小屏幕上敲了几百字,来说另一个女生的好。正如本文开头说的那样,文章并没有发出去,并且连草稿都没有存下来,我想着这也可能是天意吧,就起床到桂园食堂去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

2005年5月,我得了急性肠炎,一个人带着病例就往校医院走。在桂园二路的网球场边,遇见了她。她当时正在去工学部实验室做实验的路上。她看到我拿着病例,就停下来,站在我面前,问我什么情况。然后伸出右手够着我的额头试探我有没有发烧。当时我和她的距离很近,太阳把我的脸晒的很热,我一瞬间有种想抱起她的冲动。但是我没有这么做,而且那个时候yigiyigi正在跟我闹矛盾。没过一周,我和yigiyigi分手

2005年暑假,学院去神农架考察,我给几个同学带了一点小礼物,其中就包括给她的一串紫色的(假)水晶手链。她收到礼物似乎很开心,还说她最喜欢紫色了。其实我完全不知道她喜欢什么颜色,觉得她兴许只是客气罢了。但是我送她手链也只是出于友谊,因为那个时候我疯狂的迷恋上了YW

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我在一个公共选修课程上又遇到她,有次课上,她一直拉着我说要和我合影,我推托半天后还是同意了,但她一下课就不见了踪影,我回到宿舍后给她发了条短信说你是个好姑娘云云,基本上等于是好人卡。于是后来联系就越来越少,我到广州之后还通过一次电话,但后来我换了号码,她也换了号码,就连同学聚会都没有再见到。

我在武大梅园小操场看过唯一一部电影是帝企鹅日记,里面有一句台词我曾经用作过签名:亲爱的,如果接下来几个月我们的舞步一致,我们就能在一起。

就像我说的,短暂而又错开的感情线要如何才好?所以,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本来就是徒劳无功的。

正如我现在徒劳的祝福她,希望她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关于社会责任

Wednesday, March 14th, 2012

这几天发生的两件小事让我重新思考社会责任这个话题。

广州自来水公司请了某个第三方公司到小区清洗水箱,我上班不在家,家里只有一个老人。清洗水箱之后需要接水检验,那个化验员敲开我家门,说要取一点桶装水化验。老人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就给他了。

同一天,我在淘宝买了一个小东西,十几元,送货过来。晚上我回家打开一看,发错货了。和卖家联系后卖家同意重新发货,也要求我将错发的货给他退回去。可能到付会比较贵,卖家要求我先垫付邮费,他再通过支付宝转给我。我答应了,但是我白天不在家,只能把事情交代给母亲。母亲一听不同意,说凭什么我要帮他垫运费,是他发错货在先,还说这货不退对方又能怎么办。

不是我要的货物,是你发错了,所以我不需要对货物负责。按照这个逻辑推下去,因为这个水也不是我喝的,所以水箱究竟洗没洗干净,甚至洗没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最后的结果?我找到洗水箱公司的服务电话反映了这个问题,他们承诺重新取水化验。然后用上面这段话说服母亲配合退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