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

我不知道过年有什么好喜庆的?
春晚一如既往的侮辱观众智商。
我看到年轻的父母们为了明天的奶粉而操心。
把孩子带到一个需要人肉过关运奶粉的国度到底是什么意思?
嫌人生难度太低选了Hard吗?

继突尼斯之后,埃及的抗议活动越来越激烈。
我在CNN的画面上看到开罗,仿佛纪录片中22年前的北京。
我不知道经历过六四的上一辈人怎么能泰然处之。
我更不知道这一代的青年人如何能漠然。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娱乐至死》

2 thoughts on “除夕

  1. Twitter观光团表示8×8事件很多80后甚至90后都知道……只是“官方”不给予正面回应……
    Twitter@chenshaoj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