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0

智利地震

Saturday, February 27th, 2010

UTC时间2010/02/27 06:34:15,智利海面发生8.8级地震。

CNN第一时间引用了USGS的消息发了突发新闻。
与此同时,温家宝在新华网与网友交流,占据各大国内新闻头条。

三小时过后,智利已确认10人死亡。
首都部分地区断电,但没有建筑倒塌的报告。
固网断了,但手机仍有信号。

五十年前智利发生了一次9.5级地震。
是全球有地震监测记载以来最大的一次
死亡5700人。

南都明天的头条已经拟好了:《智利发生8.8级地震,死亡人数恐超十人》。

对比新闻:奥巴马会见达赖

Saturday, February 20th, 2010

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就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达赖发表谈话
Statement from the Press Secretary on the President’s Meeting with His Holiness the XIV Dalai Lama

以上两篇是官方声明,为本文主要讨论依据,此外还有BBC和网易等多方新闻来源。

美方允许达赖窜访美国并安排领导人和其他政要会见,严重违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中美联合声明》确定的原则,违背美国政府多次重申的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不支持“西藏独立”的承诺。

外交部这一段声明完全是欲加之罪。白宫的声明是这样的:

奥巴马总统在会晤开始时表示,他支持维护西藏独特的宗教、文化和语言特征,并维护在中国的藏人的人权。奥巴马称赞了达赖喇嘛推行的“中间路线”、他的非暴力承诺以及他争取与中国政府对话的努力。
奥巴马强调,他一直鼓励达赖喇嘛与北京通过直接对话的方式解决分歧。奥巴马和达赖喇嘛都同意美中两国保持积极与合作关系的重要性。

一句“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for Tibetans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哪里有藏独?
而且说“维护西藏独特的宗教、文化和语言特征,并维护在中国的藏人的人权”,根本就是宪法内容。

但是仍有疑点,BBC中文网称“虽然白宫拒绝了北京提出的取消奥巴马与达赖喇嘛会晤的要求。但奥巴马说,他与达赖喇嘛的会晤是私人性质的。”BBC的英文站点却找不到相关的内容。
而且从白宫的声明来看,这场会晤应该不是私人性质的。
至于说在地图室而不是椭圆形办公室,大概确实是为避免激怒中国而采取的措施吧。
有谁可以找到更好的证据?

I see you (Chinese Lyric)

Sunday, February 14th, 2010

中国日报论坛版本修改润色而来。

我见到你了

我见到你了

在梦里穿行

我见到了你

犹如我黑暗中的光芒,吐纳着新生活的希望

于是你我水乳交融

相互倾心

我从心底祈愿,永醉梦中不愿醒

我在你的眼中找到了自己

一生高飞驰骋

你的生命照亮了通往乐土的轨迹

我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

因你的爱而活

你教我睁开双眼

观赏世间美丽

我第一次感触到你的世界

于是我给你全部的希望

我交出自己的全部

从心底祈愿,这世界不要消亡

我在你的眼中找到了自己

一生高飞驰骋

你的爱照亮了通往乐土的轨迹

我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

把我的爱,统统给你

我从未开启的心

(从未自由的魂灵)

向你的世界展开

但我这凡胎肉眼,不能分辨

这爱的色彩,这生命的斑斓,从今往后

直到永远

(我在你的眼中找到了自己)

我在你的眼中找到了自己

(一生高飞驰骋)

朝天际飞去

是你的爱照亮了通往乐土的轨迹

我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

因你的爱而活

因你的生命而活

我见到了你

我见到了你

PS:其实I see you这句不翻译感觉要更好一些。

Avatar – I see you

Saturday, February 13th, 2010

很多人说这是一个疯狂的举动:大年三十早上从广州去东莞看IMAX版Avatar。
单单是去东莞就很让我父母感到惊讶了:“那广州不是很多吗?而且你们公司还发票。” 就连带我进入电影世界的朋友也不过是在南京凑合看了数字3D,当然,不是IMAX的,他也不信我会去东莞看。
这个没什么,不过是东莞。在听说东莞万达会出预售券之前我还准备去武汉看的,当然那个会以回家为名义。

Avatar无疑是一部伟大的电影,票房已经做出了证明。
看完电影出来,我也感到了Jake从avatar断开后那种深深的失落感。
一个鲜活而美丽的世界,一个贫乳而漂亮的公主。
还有那些漂浮在空气中的Pure Spirits,那些受到压力会发光的植物。
那个无比神圣和壮丽的精神树。
真的很想留在那个世界。

特技非常完美,特效和实拍很难分辨,
以前技术所薄弱的动作和表情,似乎也在最新的动作捕捉的技术下完美解决了。
看到因家园树倒下而悲恸高呼的酋长夫人,我都鼻子一酸差点跟着落泪。
公主对Jake的爱和恨,都表现得非常真实,以至于我都有种被错爱的感觉。

我很感激在有生之年能看上这样伟大的电影。
I see you.

PS:OST很好听。感谢东莞万达播放了完整的片尾字幕,

Re: 驳《Twitter暴政》

Monday, February 8th, 2010

thriller32的原文在这里

即使他不写《驳<Twitter的暴政>》,我大概也会写一篇文章来注解。
我相信大部分的怒火都是源于一个误解。
我在前文中说Twitter的“暴政”,是从民主的暴政借用过来,Twitter不是一种政治制度,至多只能叫暴力,而非暴政。
而且我说“苗头”,也是在暗示这种暴力的实际危害刚刚发生或还没发生,被众人认为是杞人忧天,那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但有些人总是喜欢自证,不信可以参考前文的留言。
两年前,在我写我反对,北京奥运会之后,也被这样攻击过,有趣的是,这水火不相容的两拨人的语言和思维方式却是如此相似。

当然,大部分留言者都是理智的。
比较多的一种观点是“我不过是在网上围观一下他们,他们才是掌握着国家机器,可以随时让我去喝茶的家伙。”
势力薄弱不应该成为暴力的理由。

至于说苏格拉底到底是支持民主还是反对民主,我确实没有仔细的研究过。
仅仅是根据这篇文章,在Google中的摘要得出的结论。
但是现在想来,即使苏格拉底是反对民主的,用他的例子也不为错。
民主并不是被设计成只有民主的支持者才能生存下去的制度。

盛世

Sunday, February 7th, 2010

昨天晚上看完了盛世。
最近很多朋友极力推荐这部在香港出版的科幻小说,让我有点兴趣。
直到PDF版本释出,而且有朋友确保这个网络版本的流传经过了作者认可,我才终于读到这本小说。

刚读完的时候我甚至有些疑惑,作者写这小说是在夸共产党还是骂共产党,我差点搞不懂了。
是的,顺着何东生的思路下去,这样的中国又怎样不让人喜欢?即使不是所有都做到最好,至少是所有世界当中最好一个。
但是我立刻警觉了,在这个转变的过程中,被他轻描淡写带过的“必要的代价”,是多么的惨重。
历史已经过去了,记忆也可以模糊,但是冤死的人却无法活过来。
而且这样的盛世,又如何让人相信不是昙花一现。
那么,为了要维持这样的盛世,还要付出多少必要的代价?

最近关于民主的讨论中,得到最多共识的是这样一点:民主是有代价的。民主并不能保证产生最好的结果,但可以保证不会产生最坏的结果。民主依靠的是制度,而不是人,因此人们不必像农民一样靠天吃饭。
所以如果有人告诉你哪里有盛世,如果他不是上帝,那么肯定是个骗子。

Twitter的暴政

Saturday, February 6th, 2010

有一种暴政不是专制,是民主造成的。
最早的民主体制的倡导者苏格拉底,正是死于民主的暴政。
我注意到Twitter上最近也有这样一种暴政的苗头出现,虽然我人微言轻,但不妨抛砖引玉。

daxa在Twitter上发了一推“此人 @ Turngb 忠党爱国,政治合格”,而后被众人RT围观。
我评论说要善待持不同政见者。
这真是一个奇观:由于GFW屏蔽了Twitter,所以在国内的Twitter众大多憎恨GFW和政府审查。而原本在现实中忠党爱国的不算少数的人,居然在Twitter上面就成了少数派,反被当成珍惜动物围观。
要说这些人,又不是国宝五毛,在Twitter上除了说说看到反动派想打以外,也不会造成什么实际危害。这种程度的言论自由,如果自诩为民主自由的Twitter党人不能给他,又如何叫人相信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

另一例则是Twitter观光团的现象,除了围观政府网站被黑以及新闻发言人的可笑言论之外,近来也经常会围观忠党爱国的文章,并且会留言斥之以五毛或脑残。
政府是可以任意批评的,因为政府是靠我们的税金运作。同理,五毛和国宝也是可以批评的。
但是随意去指责一个被忠党爱国教育所毒害的公民,我认为是不合理的。

此为Twitter的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