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

昨天晚上看完了盛世。
最近很多朋友极力推荐这部在香港出版的科幻小说,让我有点兴趣。
直到PDF版本释出,而且有朋友确保这个网络版本的流传经过了作者认可,我才终于读到这本小说。

刚读完的时候我甚至有些疑惑,作者写这小说是在夸共产党还是骂共产党,我差点搞不懂了。
是的,顺着何东生的思路下去,这样的中国又怎样不让人喜欢?即使不是所有都做到最好,至少是所有世界当中最好一个。
但是我立刻警觉了,在这个转变的过程中,被他轻描淡写带过的“必要的代价”,是多么的惨重。
历史已经过去了,记忆也可以模糊,但是冤死的人却无法活过来。
而且这样的盛世,又如何让人相信不是昙花一现。
那么,为了要维持这样的盛世,还要付出多少必要的代价?

最近关于民主的讨论中,得到最多共识的是这样一点:民主是有代价的。民主并不能保证产生最好的结果,但可以保证不会产生最坏的结果。民主依靠的是制度,而不是人,因此人们不必像农民一样靠天吃饭。
所以如果有人告诉你哪里有盛世,如果他不是上帝,那么肯定是个骗子。

Tag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