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胡佳

虽然今晚Twitter上因为 @aoi_sola 的出现变得充满了荷尔蒙的味道,但我觉得这样一篇文章不能不发。
转载北大飞的文章《我的朋友胡佳》

按:这是04年我写的一篇关于胡佳的文章。眼下胡佳在狱中病重,希望大家积极参与呼吁当局将胡佳保外就医的签名,签名地址如下
http://3.ly/savehujia
其中有关于胡佳近期情况的介绍。另外,这里有已经签名者的名单,您签名之后,名字也会在此自动显示。
https://spreadsheets.google.com/ccc?key=tMabxwwXUefR1m2AgZfSwsQ
【 以下文字转载自 HumanRights 讨论区 】
【 原文由 flyingpku 于 Mon Apr 5 20:18:46 2004 发表 】
胡佳和我见面次数不多,但我深为他的精神感动。我想如果人间有一类人能够被称为
圣徒,那胡佳就是一个典型。
我印象中,胡佳永远理光头,戴军帽,穿海军陆战队军装。中等个,很瘦。永远在奔
波。
第一次见到胡佳,是去年冬天,高耀洁医生被我们请来在公民生活版和关心艾滋病
问题的网友做在线交流。胡佳也跟她一起做事。当时,第二天高医生就要去清华参加
一个关于艾滋病的研讨会,克林顿也去参加,并实现约好要跟高医生见面。河南省的
官员对高医生围追堵截,试图阻止高医生去清华。晚上在线交流活动刚刚结束,高医生
边休息边跟我们聊天介绍情况,胡佳进来了。穿着军服,背着一个极大的军用背包。
当时甚至感觉他这个人有点木讷。他跟高医生说河南来的人已经追到了旅馆,因此
那个旅馆不能再住,而他已经秘密的找到了朝阳区另外一个安全的小旅店。一会儿
就和高医生一起打车过去。听了他介绍这些,我也有些激动,我明白,他是一个站在
最前沿,和黑暗直接对抗的人。
那天我们谈得不多,当时北师大刘荻师妹还未获释,他也在为刘荻奔走。说了一些
为此事和公安局打交道的情况。
后来又一次朋友聚会,把他请了过来,我们有机会听他详细讲述自己生活经历。当时
蒋彦永大夫刚刚上书要求平反六四,他成功安排了蒋彦永,高耀洁两位医生的见面,
引起了很大反响。因此他谈论六四比较多。他描述了当年一个15岁少年眼中的八九民运
,对我的震撼很难用语言表达。他还详细的讲述了当年去西藏保护藏羚羊,在可可西里
和野牦牛队同生共死,以及他与野牦牛队队员那种生死不渝的兄弟情谊。
他谈到他和他的那些藏族兄弟,每次去山里巡逻,发动警车的时候,大家一起仰天长啸
,如同长剑出鞘。还谈到他
们的老队长以一敌八,与偷猎者枪战,最后壮烈牺牲。以举枪瞄准的姿势被冻成一座
雕塑。
听到这些,不由得我不热泪盈眶。我看到了另外一种生活,在这种生活中,生死早已
不是问题。我的生活与之相比,显得卑微琐屑。
他讲得最多的,还是艾滋病问题,他从西藏回来之后,立即与高耀洁医生等一起,为
中国的艾滋病人奔波。重点在于河南。中国的艾滋病问题原因在于卖血。河南官员将
血液当成自己发财之道,一时农村卖血盛行,用的是极其危险的回输式抽血。当时河南
农村,如果有青壮年不去卖血,甚至会被认为是没出息。根据他们的初步估计,这种
卖血方式造成的艾滋病感染比率为及其可怕的60%,根据最保守估计,河南一省的艾滋
病人百万以上,全中国至少达到千万。
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是河南的官僚上下勾结,对已经很可怜的艾滋病人一点点最基
本的求生要求疯狂镇压。达到了极其惨无人道的地步。打死打伤不计其数,胡佳拍摄
了大量的这种照片,全都惨不忍睹。他跟我们讲述了他亲眼所见的场面中比较典型的
几个:
1。几个地方艾滋病人到郑州上访,要求给与一点基本的医疗。地方政府追到郑州
对这几个病人惨无人道的殴打,一个病人被当场打得头骨骨折。最后把他们像捆猪
一样捆起来塞进汽车拉回去。一个病人拼命挣扎,从在高速公路上以一百五十公里
时速飞驰的汽车上滚了下去,摔得惨不忍睹。而那帮警察虽然看见,但毫不在意
,扬长而去。
2。某乡警察去抓上访艾滋病人,艾滋病人的老母亲们死死的抓住孩子不让他们带走,
警察抡起粗大的警棍冲老人家们的胳膊用全力抡下去,一声惨叫,胳膊立刻断成两节。
艾滋病人被抓走之后,乡亲们必须送老人们去县城医院救治,没有担架,只能背着
骨折的老人通过崎岖不平的山路,整个山中响彻着老人们极其痛苦的哭嚎,如同人间
地狱。有些艾滋病人为了躲避追捕,集体躲在坟地里好几天,因为根据当地风俗,坟地
是最不吉利的。一般人绝对去不得。
3。河南官员公开向艾滋病人说,你们都死绝了,问题也就没了。
4。河南官方强行关闭艾滋病人自己办的 滋孤儿之家,将孤儿全部抓进政府办
的一个相应机构,那里如同监狱,孩子们不能跨出大门一步。政府同时也将中央电视
台全体员工给那位艾滋病人的孤儿之家捐款全部侵吞。
5。。。。。
6。。。。。
。。。。。
。。。。。。
当时胡佳讲了很多,讲了他为艾滋病人所作的拚死抗争。就和共产党电影中老百姓
和游击队共同对付日本鬼子一样对付共产党各级官僚的镇压。
我听这些听得目瞪口呆,完全丧失了思维能力,甚至不知该如何呼吸。我也无法评价
这些,超出我思维能力的事情我如何评价?我有如何具有评价的资格?我能够感到的,
就是我自己的懦弱,胆怯,卑琐。
胡佳最后提起,今年是六四十五周年,他准备在六月三日晚去天安门广场守灵,燃烛
。他将于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纪念日向公安局发出照会。这看起来愚蠢,但就是
要向一个自由者那样生存。
晚上大家请胡佳吃饭,胡佳推辞说有急事,必须先走。我很可惜。后来朋友告诉我,
胡佳是素食者,其实是担心与我们一起吃饭给我们带来不便。伟大的心灵必然是敏感
的。
3月末,丁子霖等三位难属被中共当 执 捕,听说了这个消息,我明白新一 的镇压
狂潮已经涌了过来,胡佳肯定早晚要出事。果然,没过几天,胡佳被捕了。他是凌晨
被带走的,关在朝阳区一个派出所。并被抄家。他找到机会给刘荻发了短信说明了他
的下落。刘荻将短信转给了我们。4号上午,刘荻去该派出所交涉,共产党矢口否认
他们曾经抓人,说绝无此事,人被抓那天他们甚至都没有上班。于是刘荻直接向该派
出所报案,说胡佳失踪,要求他们调查。
这个消息虽然在我看来并不突然,但我依旧感受到完全无法忍受的愤怒。就在胡佳
被抓的那天中午,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还放了胡佳与艾滋病的专题。
让我们看看——我想——他们到底敢对胡佳做什么?然后由上帝决定他们的下场。
圣经里教导我说应该爱你的敌人,至少是宽恕他。但我只能求主宽恕我自己,因为
我永远无法宽恕他们。
也许黑暗真的快结束了,有时候我这样自我安慰,毕竟,胡佳这样的圣徒都受到
迫害,已经完全否定了他们的一切合法性。拯救,就是从耶稣基督在十架上流血开
始的。
2004.4.5
p.s. 我写完这篇文章后不久,听说胡佳已经获释, 他在被关押地点绝食绝水53小时,
真是万里挑一的硬汉。


※ 转载:.一塌糊涂 BBS ytht.net.[FROM: 162.105.36.109]

※ 转载:.一塌糊涂 BBS ytht.net.[FROM: 61.149.155.129]

胡佳妻子,曾金燕在Blog中写到:

入狱超过两年三个月,一直遭受病患折磨的胡佳,因疑似肝癌于3月30日入住监狱医院。但家属至今无法获知诊断结果,担忧胡佳身体健康急剧恶化,监狱条件不利治疗及疗养,呼吁北京市监狱管理局依法为胡佳办理保外就医。

胡佳女儿

One thought on “救救胡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