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9

不应该的偷懒

Thursday, August 27th, 2009

我很喜欢人渣经济笔记,作者应该是在美国读经济学的研究生。
前天他有篇文章《何不买房?》,在Google Reader看到那篇文章的时候,我写了个备注说博主有个公式好像有问题,但是以业余对专业,我不敢贸然盖棺定论。
今天回头看了一下金融学的书,发现博主果然是犯了个小错误。

你可以选择把这100万存在银行,现在5年期定期存款的利率是3.6%,这应该是个人能够拿到最高的存款利率了。然后假设一年的通胀率是2%,这是相当温和的通胀了,那存银行的真实年回报率(剔除通胀的因素)就是大约1.6%。

作者直接用名义利率减去通胀率得到实际利率,这个是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因为通胀之后,100万元的购买力是有降低的,因此,减出来的差还要除以(1+通胀率)。
作者虽然用“大约”表示模糊的估计,但我认为这个基本概念还是说明白比较好。

七夕与悖论

Monday, August 24th, 2009

前几天看到表姐更新Blog了,最新的一篇文章提到婚姻的三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和一个自己所爱的人结婚。
第二重境界:和一个自己所爱的人及他(她)的习惯结婚。
第三重境界:和一个自己所爱的人及他(她)的习惯、还有他(她)的背景结婚。

刚刚从埃及和迪拜蜜月回来,就说自己还在第一重境界,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表姐夫是王子型的,又高又帅,家庭显赫。毫无疑问,这也是表姐会选择他的首要原因。
但是表姐也曾跟我提到过,说表姐夫这么大人了还天天惦记着玩游戏机,我只好笑着劝说像他这样的成功男人还能有什么追求。

我并不看好这段婚姻。
表姐之前看上过两个男人,但都因为家庭原因而放弃了。与现在的表姐夫,则是相识之后不久就定下了姻缘。上面提到过一个原因,另一个没有提到过的原因则是她父亲终于认为是门当户对了。
表姐原本是个要强的女人,但我发现她变得越来越无奈和安于现状。
我看到的是美满的爱情,和不那么美满的婚姻。

只有相爱的两个人才会互相敞开心扉,但是在那之前,他们必须依靠幻想和欺骗来建立爱情。
这真的是个悖论。
有个女同事说她未结婚的时候,她老公从一个小时以外的地方开车过来,接她下班,实际上她下班走回家也才10分钟。但是婚后,她老公就再也不会做这种傻事了。
那位同事不是在讲笑话,但是讲述着这么悲哀的往事的时候,她的脸上却从没有止住甜蜜。
于是我知道她和她老公相爱至深,并且,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

不是所有女人都能够坦然接受婚前的谎言,尽管这个社会已经用无数事例教育过她们了。
但是仍有人会责难:不靠这些结婚前的谎言,你如何骗到新娘?
对于一个笃信“思言行”三位一体的人来说,这确实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即使是这样的我,也是有人喜欢的。

对于被人喜欢这种事情,我总是保持着最低的猜测,被人认为花痴可是大麻烦。
但是这次,并不是花不花痴的问题,是白不白痴的问题。
因为除了直接表白,对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但是,我对她的感觉却从没有任何超越朋友的想法。
或者,更为精确的表达,我认为我俩一起生活并不是个好主意。

于是我终于不得不感叹自己也许体会到了Reed的心情。
茫然。
Reed曾经很直接的告诉我我心中的那个女人并不是她。
也许正如我上文所说过的,我依靠自己的幻想创造了一个虚幻的爱人。
那个爱人的原型也许是Reed,但是我不该将这个幻影又投射到现实中的她。
可是,在相爱之前,又有谁知道自己爱上的不是一个幻影呢?

读书笔记:近距离看美国(03)

Saturday, August 15th, 2009

美国建国是充满传奇色彩的,从下面这个简单的年表中,可以稍稍体会到美国人民建国的思路。

建国前

1620年 五月花公约,第一次确立政府是基于被管理者的同意而成立。
1765年 英国向当时的殖民地北美新增许多税务,诞生了“无代表不纳税”的口号
1773年 波士顿茶叶事件,北美居民反抗茶叶税
1774年 第一次大陆会议,号召殖民地人民准备作战
1775年 第二次大陆会议任命华盛顿为总司令,独立战争开始
1776年 各州相继独立,大陆会议发表独立宣言,美国建国

建国后

1782年 签署巴黎合约草案
1783年 合约正式生效,美国受到国际认可
1787年 制宪会议,确立美国联邦制、三权分立
1788年 宪法在11个州通过
1789年 华盛顿被选为第一届美国总统,政府主要机构开始形成
1791年 通过权力法案
……
1931年 确定美国国歌

课后习题:根据《建国大业》等资料列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年表。

评: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Sunday, August 2nd, 2009

今天网上开始传阅这样一份谈话记录,而且据说是万里的。
文章中提出了不少进步的思想,但是从本质上来说,我认为它仍然是一个顽固的老共产党人提出的保守观点。

虽然标题是由后来整理者添加上的,但这个标题基本上也概括了谈话的核心:他请求共产党人自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把国家的兴亡建立在执政者的自身道德修养上,这是上上个世纪以前的封建主义思想:要靠一个好皇帝才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现代政治中,更多的要依赖法律的限制和媒体的监督。所以美国才有三权分立和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以陈水扁没有把台湾搞垮,反而是把自己搞垮了。

而且,我也不相信共产党现在有那个道德水准去自愿建立一套伦理标准,甚至是让军队国家化,解除党禁。
要说共产党的现状,我认为就是少数既得利益者挟持了大部分权利和财富,然后与大多数底层党员组成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党章中所写的一切都是屁话。
这样的权力机构,如同1984中的政党一样,只会不断追求更大的利益。

对于一个悍然违法逮捕区人大代表的执政党而言,伦理实在是太过奢侈的要求。
One Party to Rule Them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