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和凸凹

今天晚上贺记者到凸凹讲新疆的见闻,我刚到却见到一片漆黑的凸凹。

没电的凸凹

来电之后,主持人开始闭门会议,同时,贺记者也表示不要向公众透露此次会议的详情,因此我放弃了原本计划在Twitter上的转播。
为了尊重记者本人的意愿,即使这篇文章,也只会大致的提及贺记者的讲话内容,重点是我自己的分析。

贺记者一开始播了几段录像,讲了几个例子。
从那些基本的事实中我知道了,七月份我写的那篇《新疆》,完全错了。
这次新疆骚乱的根源不是种族问题,而是阶级矛盾。
贺记者引用了一句话很好的说明了这点:“凡是有点身份的人,都不会参与到这次骚乱当中。”
在事件发展中,由于成见或是各种其他原因,被披上了种族矛盾或宗教矛盾的外衣,这点可以理解。
甚至在骚乱中借机获取个人利益,发泄私仇,也是任何动乱都会发生的现象。

可惜,但又毫不意外的,中国政府又拿出了那套解决问题的一贯的办法:欺骗,愚弄,威胁。
出人意料的,提前退场的我,在门口听到凸凹掌柜质问一个电工,今天为什么会过来检查线路。因为电路本来只有掌柜一人知道。电工说早上接到一个电话要他这么做的,他还以为是掌柜。

我深信这样一个靠欺骗,愚弄和威胁支撑的政权不可能持久,但你一定不要认为我在得意。
这个政权垮了就垮了,可是在那之后,生活在这片废墟上,离不开这篇土地的,是我们中国人啊。

2 thoughts on “新疆和凸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