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8

活着

Monday, March 31st, 2008

家里所在小区的门口有一个垃圾堆,在那边经常可以看见一位老婆婆,灰白的头发,满脸沟壑,以捡垃圾为生。

在小区边的超市,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一个年轻的女生,跪在那里,乞讨路人给她几元钱吃饭和打电话。
有次我见到一位青年塞给她10元钱,还把自己的手机伸到她的面前,拉她起来,她什么话都不说,就是不愿意起来。
在下雨的时候,在圣诞节的时候,是看不见这位女生的。

我又记起了有次在车上看到路边的一位老人,推着一个空轮椅,弯下身子去捡矿泉水的空瓶子。
车子前进了一点,角度变换了,原来轮椅上面有一堆空瓶子,而老人拄着拐杖,一条裤管是空的。

前几天下雨时在车上听到后面一位年轻的母亲和她老公打电话说早上的经历,她说她带着孩子,没有带伞,在路边等不到车。这时有辆私车停下来愿意捎她一程,而且因为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儿又打电话问朋友。这位母亲身边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睁着大眼睛挺可爱。

常委昨天从岛上回来,因为在岛上养成的习惯,他竟然也早睡早起了。以前包夜然后睡到下午的颓废模样一扫而空,简直如同重获新生。

同样是活着,有的人随波逐流,有的人却可以逆流而上。
差异在于对生活态度吗?

颤抖啊宅们

Saturday, March 29th, 2008

属于宅们自己的游戏终于出现了口牙口牙口牙口牙……!


http://ls.sdo.com/web1/introduce/wanfa_npc_1.asp
品牌商标、文字、形象及内容归盛大版权所有,任何组织或个人未经盛大同意,不得使用和传播

凉宫同学收了天朝多少银子啊?才从哈尔滨同一个梦想回来,就到盛大去指导新手啦?

更新:盛大已经将涉及版权的形象改成问号,日本对此事的反应在这里可以看到。
久米田估计是不会放过这个事件的……

第13周碎碎念

Saturday, March 29th, 2008

为了确定今天到底是今年第几周的问题,我查遍了手边的日历,终于还是没能在本地找到答案
原来是第13周,13不是好数字,更要命的是这个数字经常装B……这是个冷笑话。

本周,委员同学发情结束。
事实上他恰好发现被自己选中的几个女人都在离开他以后找到了自己的真爱。连厦门的那一位现在也有了新的男朋友,真是可喜可贺。
听上去很像一部电影的情节,市长看过。
难道我猜对了?副市长露出一副自己也不敢相信的表情。
委员这小子准备物色新的对象了,不知道哪位女性会是幸运的下一位。

没有兴趣更新blog,原因之一是发现自己很渺小。
因为写了几篇关于CNN和西藏的文章,被几位前辈或批评或揶揄,导致我的blog流量翻几番。
也因此导致我在Google的“破逼Blog”搜索结果中排名第一。
不是傻逼Blog,我不敢抢罗老师的风头。
政治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会有不同的观点。
我既然不是一个纯粹的自由主义者,也会有自己的立场,也会被人驳。
当然你坚持你的,我坚持我的,这样倒也不至于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不过回头一想,什么都没改变的话我浪费时间敲那么多字干嘛。
心里不爽的时候可以骂骂政府,觉得骂厌烦了当然就该停下来歇歇。

没有更新blog的原因之二是要学车,稍微的占用了一些空闲时间。
时间是一方面,精力是另一方面。
总的来说结果就是没更新。你能把我怎么着。

3月底是动画完结的时候。
其中包括已经成为鸡肋的CLANNAD和真正完全完整完结的ARIA。
我很喜欢ARIA,不仅仅是因为我有买它前两季的DVD而已。
在准备开始工作的这段时间,我惊奇的发现它似乎每集都是在教导当时的我。
如何对待朋友的成功,如何在繁忙的时候也能心系老朋友,如何成长为独当一面的成人。
这是一种向善的力量,我这么觉得。
说到这里突然发现自己二十多岁了……老不正经

因为本blog没有进行商业化或是专题化,所以理论上来说我怎么胡言乱语都是可以的。
不过我自己也希望能尽快的走出这个低潮步入正轨。
感谢所有订阅者和读者,这篇没逻辑没文采的文章给你们惹麻烦了。

Into the Wild

Friday, March 28th, 2008

曾经以为自己是自由主义者,看到Into the Wild之后才明白自己有多么肤浅。
这才是极端的自由主义啊。

不过自由主义者也并非无所畏惧,在他粮食快吃完的时候,在他掉进河里的时候,在他发现自己吃了有毒的果实的时候,他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恐惧,与常人并无二异。

他用高尚的道德要求自己,却一直不能原谅他人。
这个错误直到他死前才得以纠正。
他幻想着回家投入到父母的怀抱,用颤抖的手写下“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

他在生命的最后得到了救赎,愿上帝怜悯他。

纪念中石油君

Thursday, March 27th, 2008

转载自网易股吧

我们崇尚价值投资的散户还在中石油上套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破发只有一个跌停板了,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我因出差在25日中午,才知道上午中石油又有大跌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居然跌破19元。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机构的做空,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有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是亚洲最赚钱企业的中石油,更何至于无端的大跌以致接近破发呢?

然而今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股价。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打到18.72的竟有几万手的卖单。接着就有流言,说她是受机构利用来做空A股大盘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割肉股民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中石油,那时是万众瞩目上市的。自然,开盘价稍高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竟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机构的恶意做空下接近破发了,从48起,斜线下行到22,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跌破20,而恶意做空的机构又挂上了几十万手的卖单猛击两棍,于是便打到18了。

始终是亚洲最赚钱企业的中石油确是接近破发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股价为证。

  但是中外的恶意做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散户割肉的血污……。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巨幅缩水的帐户市值。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股市。我不知道这样的股市何时是一个尽头!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放火现场

Tuesday, March 25th, 2008

_44511384_protest_ap416b

注:该照片经过境外反动媒体剪裁,扭曲了原意。

激情的四月新番

Saturday, March 22nd, 2008

连续讨论政治问题很叫人绝望,还好有动漫可以让我在这个世界感到爱……(逃)
各大公司都攒足了劲在四月开始新番,据不完全统计竟然能有41部新番在四月上映。
传统上都会有一个全图,这次也不例外
以及列表名单,和详细的介绍:1 2 3 4 5

详细到这种地步,我觉得已经没必要再完整数一遍。
说说自己关注的几个。

图书馆战争的背景设定很有趣,dodonana将之比喻为“广电总局战争”实在是贴切。
加上I.G的一流制作,这部动画必然是四月新番闪亮的明珠。
只是最后会不会落得和死亡笔记一样被封杀掉?

脑潜调查室,也是I.G制作,Staff全是攻壳机动队的影子,按理来说剧情应该十分深刻。
只是不要深刻到看不懂就好……

MACROSS则是老树新枝,提前发布的第一话无比强大,简直达到了剧场版的效果。
但是我们也必须知道这第一话的强大不一定能够延续到结尾,半路崩坏的动画数不胜数。

四月暂时没有看到KyoAni的作品,凉宫可能会在10月,因为事件大概就是那段时间发生的嘛。

Re:究竟是谁别有用心?

Friday, March 21st, 2008

没想到这篇文章被广泛的讨论和链接。
在两位读者将链接帖到和菜头那篇文章(并且说和菜头sb)之后,本Blog终于被和菜头先生赐予“破逼Blog”的称号。
和菜头是前辈,训斥后辈的我自然得听着。而且在自己被骂之后怒火攻心,难免会恶语相向。
我不说我不怪和菜头,因为他可以说就是你想怪又能怎么着。
我也不说我理解他,因为他也会说你理解个屁啊。

我不是为了跟和菜头较劲才写这个东西。
因为在那篇文章后面有太多的人提出问题,集中回复正好可以凑足一篇文章。

以我以前在记者团工作时候学习到的知识,对于新闻图片的要求,并没有不允许剪裁这一项。(而且有人说并不是CNN给减的。)
对于新闻图片,裁剪,调整亮度对比度都是允许的。
对于没有当时图片的,也是可以在某些情况下使用其他时候的图片或资料图片,但是需要注明。这种事情在国内的媒体中也不少见。

所以使用这样的图片从新闻的真实性来讲没有什么问题。
至于说读者去揣度编辑的居心何在,实在是见仁见智的问题。
与其说是编辑用心如何,不如说是读者用心如何。
爱我泱泱中华者自可以说美国用心之险恶,但是要记住,这仅仅反映出你对媒体的态度。

具体说到CNN的这次用图,如果是我,我也不会选用一般拿来对比的那张,因为右边有个骑车的人十分碍眼。但是,我也确实看到了比CNN用图更好的几张(个人观点)。比如 [1] [2]
至于说CNN为什么没有用,也许是编辑与我的见解不同,也许另有原因。
这个我就没法去猜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