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8

抓住闰日啊,女孩们

Friday, February 29th, 2008

苏格兰有个这样的传统,在2月29日的时候,女士有权利向她喜爱的男士求婚,如果男士拒绝了,则必须赔偿。也许是一个吻,也许是一双手套。法国和瑞士也有这样的传统。

虽然传说中该传统是在1288年由苏格兰议会通过的。但是由于现存少量的历史记录中没有提到这项法案,所以真实的情况已经消失在历史中了。

话说到了这个年代,不是在这一天女孩子也可以大胆的示爱了嘛!

资料来源:Wikipedia February 29

WordPress 2.5的改进?

Thursday, February 28th, 2008

刚刚发现使用我以前的Permalink结构可以自动301重定向到正确的新地址,而不是像原来一样返回404错误。
因为最近没有安装任何插件,所以这个改动应该是WordPress 2.5自己的更新,我一直都在跟着测试版升级。(写到这里的时候发现WordPress的Trunk暂时挂掉了)

我原来使用过/%year%/%monthnum%/%day%/%postname%/这样的结构,也用过/%year%/%category%/%postname%/这样的结构,现在似乎都能重定向到最新的地址。
我也检查了几百条最新的404错误,几乎都是对不存在的文件的试探。
以前这里面包含很多爬虫使用旧链接爬过的404记录,我还因此指责过Yahoo的爬虫太笨。

不过WordPress官方没有任何的提示,邮件列表中没有看到相关的讨论。
这个改进实在是太棒了!

天下听证会一般黑

Wednesday, February 27th, 2008

郝劲松因为申请参加手机漫游费听证会被拒绝而起诉发改委,案子不知如何。
美国这边也闹出了类似的事情。

我曾经写过Comcast这个美国的ISP明确表示要禁止P2P,于是在FCC的听证会上,它花钱请路人进去占座,使得真正想参加的人被挡在了门外。
消息来源Comcast Blocking: First the Internet — Now the Public

一个是权,一个是钱。

几何题

Tuesday, February 26th, 2008

答案在这里

利用好Vista下的媒体键

Monday, February 25th, 2008

我的本本是Dell的Inspriron 6400,当时附带的是XP Home,所以它在XP下的驱动很完善,有个Media Direct建,关机的时候按它会开机进媒体中心,开机的时候会打开媒体中心。

但是后来我换了Vista Ultimate,这个键就完全没有了作用。
一开始有个爱好者专门为此编了一个小程序MCHK.exe,使得Media Direct按钮可以调动Media Center,我用的杀毒软件在某次升级之后,硬是报毒,虽然作者了解到有些杀毒软件会报毒后专门又写了一遍,可是我这个Avast!仍然不放过,因此Media Direct按钮再次宣告作废。

虽然有人放出更加一般的方法,可以藉由某按键监控软件加上一小段脚本完成这个任务。
一来我不知道这个按键监控软件会不会也被杀掉,二来也有点杀鸡用牛刀的意思。
不就是Media Center吗?快捷键多的是:Win+Alt+Enter……

今天终于找到一个完美解决的办法,虽然需要改动注册表,不过比起安装三方软件降低系统效率来说要让人舒服一些。
需要在HKLM\SYSTEM\CurrentControlSet\Control\MobilePC\HotStartButtons\0创立字符串子键,名称为ApplicationPath,键值为希望调用的应用程序的地址。
还需要把HKLM\SYSTEM\ControlSet00?\Control\MobilePC\HotStartButtons\0也一并修改,注意ControlSet可能有001,002,003等多个。
全部修改好以后,重启电脑就可以让Media Direct按键发挥功能了!

SugarSync邀请

Monday, February 25th, 2008

SugarSync可以把你一台电脑的文件夹同步到另一台电脑上,于是你无论是在家里、在办公室、甚至是在旅途中用手机,都能方便的获取它们。

在测试阶段,SugarSync提供免费升级至11G容量的优惠。
使用下面链接接受邀请,前七位有效。

https://www.sugarsync.com/entercode?code=IWPAJX

如果邀请用完了,也不要丧气,还有Mozy提供相似的服务,2G的免费空间。
你可以在这里注册

更新:后来SugarSync又送我一个邀请码,没有写限制个数,似乎无限。
https://www.sugarsync.com/entercode?code=WMLAKG

大选电视辩论会

Sunday, February 24th, 2008

我真的很喜欢台湾人民,竟然能让我看到两个总统候选人同台辩论,宣传自己的政治理想,抨击对手。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竟然说的大部分我都能听懂。他们不是美国,不是欧洲哪个国家的总统,是中国人,是台湾人。

马英九看上去温文尔雅,攻击的重点在于民进党执政时期的腐败和经济建设不力。而谢长廷一听到马英九抨击民进党的腐败问题,则马上回击马英九的特别费案,同时抓住马英九在台北做市长时期的承诺未能实现的问题。

民主在台湾是这样一种东西,每个候选人给你描述一个美好的蛋糕,你觉得哪边更大,然后选了这个总统。可能半年以后就会后悔,但你也不能确定另外一个蛋糕是不是更好一些。
民主在中国大陆是这样子的,某天突然有个人跳出来了,说着我要为民做主啊,然后开始描绘这个蛋糕。不管你喜不喜欢,你就只能接受这一个蛋糕了。所以在他跳到台子上说着我要为你们做主的时候,你们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连听都可以不要听,你怎么想怎么做,不会造成任何区别。似乎本来就跟你无关,你不是人民,或者人民其实是官员皮带下的啤酒肚,随便啦……

而经历了更久大选历史的美国人,则是更加的坦然。
选Barack,大不了4年他什么也做不好,当了个烂摊子过渡总统,选Hilary,有可能她4年之内的强硬政策,把美国推向一个未知的空间(可能很有效,也可能极糟糕)。
所以总统什么事不做比什么事都做要好,知道是什么德行的比不知道是什么德行的要好(所以布什可以连任)。万一换个人比他还糟糕呢?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吧。

有人说台湾怎样民主怎样繁荣,我们大陆人又得不到丝毫的好处。
不对啊!要不是他们民主,我们怎么有这样一场辩论会可以看呢?
如果不是他们,我们又怎么知道民主的乐趣和苦衷?

所以台湾人啊,我真的是很喜欢你们。

Artificial Life

Sunday, February 24th, 2008

最近在忙着定毕业论文的题目,因为不想天天“跑胶”所以找了一个生物信息学的老师,他的实验室空得很,只有三台电脑,没有试管,没有烧杯,这可能是我们院最便宜的实验室了。正如我所愿。
老师研究的方向是RNA世界的起源模拟,用800行程序模拟生命的起源,还是比较有趣的。

其实地球生命的起源是一个历史问题而不是生物问题,我们模拟生命的起源也不过是说明生命有可能在这种条件下起源,而不是说地球上的生命就是这样起源的。
根本来说,我们是在创造人造生命,虽然只是模拟而已。

联系到最近生物界最近一些动态,疯狂科学家克雷格·文特尔(J. Craig Venter)用自己剪接后的染色体制造了一个人造细胞。
Wisconsin那边也有研究人员将人类的体细胞转变成了干细胞,也就是说克隆人已经在向我们招手了。

生物学终于要从一个分析的科学转变成创造的科学,而创造的结果当然是人造生命。
这对生物学来说是好事,对人类来说,可能是离灭亡更近一步了。
大概我是看不到那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