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二日精要

Shel Israel讲了几个Blogger因为Blogging改变生活的故事,有几个非常的感人,不过后来私下讨论的时候都觉得翻译的效果很不佳。虽然David Feng很努力的在翻译,但是翻译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更为严重的是,由于翻译导致演讲冗长重复和支离破碎。这种情况总让我想起我大学的某个教授,用英文的教材,念一句英文,然后翻译成中文,一般这个时候我就睡着了。

第二个演讲是和菜头的,他出场的时候引起了轰动,一时闪光灯无数。至于说和菜头的演讲内容,昨天和他基本上都讨论过,或者看和菜头自己的文章,其中一半是演讲的原话。

平客不知是否是保持着广播人的矜持,用“PPT去死”这样的口号拒绝了视频演示。平客提出了几个观点:辩论的目的是交流而不是说服,辩论要寻找好的对手,除此以外的辩论是浪费生命的自杀行为。

2008/11/16

下午接受feng37的邀请去参与EFF(电子前线基金会)的团体讨论,参与讨论的有那个告GFW的律师,还有一个叫做“应正”的人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刻意大声宣布“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稳定”云云,让我感觉非常的不愉快。我询问了几个关心的问题,大致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问题一:一个简单的网络活动很可能是跨国家的,那么究竟该适用哪国的法律? 简短的答案是:能把你送上法庭的那个。
问题二:Tor怎么从EFF脱离了? 答:Tor和EFF目前还在紧密合作中,只不过从EFF那里毕业了。
问题三:美国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答:隐私。
问题四:EFF会为中国人提供法律援助吗? 答:美国人是优先保障的目标,不过可以考虑加强交流。(对那位律师尤其有帮助,我说要EFF考虑考虑支持他。)

据说在下午的时候有一次围观国保的事件,也许过两天就会有视频出现在Youtube了。

结语是由杨恒均完成的,在所有演讲中可能是最右的一个。不过晚上吃饭的时候也有人批评他是强奸右派观点,过于空洞和虚幻。但是我觉得在这种条件下也就只能说到这种程度而已。如果你说他老奸巨猾,也许就犯了对他人道德批判的错误。

晚上一帮人到友鸡会聚餐,相当热闹,Zuola同学发表名言:“我要是没有心眼,我能活到现在?”结果被Isaac骗下了两杯酒。
吃完饭后转移到北风的凹凸酒吧,本人撤离。

忘了说,中午在食堂吃出这个……

2008/11/16

One thought on “年会二日精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