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新运动(2)

“我要找一个没什么利益关系的部门问问,”国家想。“只有气象局会诚实回答,因为它没什么直接利益,而且当时它也证实北京七月没有下雪。”

因此气象部门就到北京市区采样。奥组委正在北京各大夜总会忙碌着。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气象部门想,眼睛睁得有碗口那么大。

“空气质量竟然没有达标!”但是它不敢把这句话写到报告里。

奥组委请求它走远一点,走出六环外。同时问它,天空是不是很蓝,白云是不是很美丽。

“我的老天爷!”它想。“难道我很愚蠢吗?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自己。我决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事。难道我不称职吗?——不成;我决不能让人知道蓝天计划没有达标。”

“哎,您一点意见也没有吗?”一个正在数钱的奥组委工作人员说。

“啊,美极了!真是美妙极了!”气象部门说。它戴着眼镜仔细地看。“多么美的蓝天!
多么美的白云!是的,我将要呈报国家说我对于这空气质量感到非常满意。”

“嗯,我们听到您的话真高兴,”几个骗子一起说。他们把这些鲜艳的蓝天和白云描述
了一番,还加上些名词儿。气象部门注意地听着,以便回到国家那里去时,可以照样背得
出来。事实上它也就这样办了。

这些骗子又要了很多的钱,更多的权利,他们说这是为了准备奥运的需要。他们把这
些东西全装进腰包里,连一笔钱也没有用到奥运会上去。

待续

Tags: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