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

Yuki是雪,Yuki是有希。
关于Yuki我是有一段怨念的。

众人都以为我在学校拍过雪景,总是说那张未名湖的照片怎么怎么样。其实那张照片不是我拍的啊,是一个朋友拍的,我觉得很好看就拿过来了。后来不是没有下雪,但是每次都没有机会。
去年那次大雪,相机正好不在身边,只好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模糊不清的照片传到网上以后,一位外国朋友竟然问我是不是用了滤镜的。我只有友好的告诉他,这是因为我的手机效果不好。
今年也有一场大雪,而且在大雪的前一天晚上我把相机带到了学校,但是第二天有考试,而且还是重修考试。不知道今年还会不会有一场雪,谁又能说得清楚。
就像有希,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虽然作者很友好的把有希描绘成为一个只听阿虚话的乖乖女,我知道那一定是银河资讯共同体的阴谋。毕竟,创造一个A++级的朝仓都不是问题,为什么特地留下一个三无少女有希?在有希推推眼镜眨眨眼睛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这家伙不过是借了凌波的春风而已。发型、发色、三无、不是人,哪一点不是按照凌波的模子套出来的?当然,凌波不是眼镜娘,正好阿虚也不萌眼镜。于是这家伙竟然在最萌投票中击败了朝比奈一路杀向决赛。好吧,凉宫除了在Live alive中撒草根结果被风倒吹那一段还有点萌,其他时候根本就是一个Power Max的怪物。(作为神的凉宫为什么会被风倒吹这点至今无法解释。)兼顾巨乳、童颜、兔耳、女仆、护士……甚至特地请了H-game声优的朝比奈为什么没有被称作萌?团长说:“萌啊,萌啊,我认为萌也是一个重要的要素。”她一定没有想到沉默不语只管看书的有希竟然夺得头筹。这个社会怎么了,审美观被狗吃了?从春某获得超女冠军开始,真正的美女好像都被打击只能在地下活动了。难道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就像俗话说的“犯贱”?浩大的恩情视而不见,反而谨记着那些小恩小惠。是的,凌波的微笑在当时是个奇迹,被传为佳话。我认为那个没有战争的幻想世界更好,凌波会叼着面包赶着上学。

是他们有病,还是我有病?
我到底要说什么……

Tags: , , , ,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