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愁别绪

从6月份开始,这个感情就在慢慢的发酵。大四的离校只是序章,今天的聚餐是第一个高潮。
原来以为散伙饭这种东西离我还有365天,没想到国荣兄就提前毕业要跟我们拜拜了。
大学三年也没有说过多少话,不过国荣兄倒也不是高调之人。
我要说的当然不止这么一点。

话说常委在聚餐的时候喝的十分惨烈,一开始自己就闷了几口,后来又是到处树敌。
估计菜还没有上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已经喝高了。
但是他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直到他泪流满面的吐了一地……

哭是因为难受,但我相信一定不是肚子。
周围的人望着我,指望我能给出一点解释。
我怎么知道,昨天他还照常的吃饭睡觉看小说,还跑到隔壁看人打游戏。
不过要说难过,他确实有足够多的东西可以去难过。

委员在宿舍感叹说当时追仲瑾就好了。
没想到躺在床上半天没有动弹的常委竟然回应说他要是当时追仲瑾也好了。
我沉住气没有吐槽,有些时候吐槽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委员跟我说,要是常委当时追仲瑾,结局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说废话,条件改变了结果当然应该会改。
不过生命这种东西,也许条件没改变,结果也会变。
谁都没有证明生命这个实验到底能不能重复。

想想国荣兄,当年追到学姐最早搬到校外租房,结果一年多后感情破裂又搬了回来。
现在倒是和那个学姐同时毕业了。
这是不是他提前毕业的动力之一?

而我也已经决定不再考研,工作可能是我的唯一出路。
暑假实习,金秋找工作,运气好的话大四就不在学校了。
那不也是拜拜了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