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的底线

委员和副市长那天差点打起来,原因不过是一个玩笑。
而且这个玩笑还是委员自己开的,只是后来副市长一直抓着不放,才导致这个矛盾。
那个玩笑的内容我不愿意在这里重复,一是不想某日委员看到后跟我发火,二是这个玩笑实在低俗的不堪为外人道。

玩笑是有底线的。
连粗线条如春原,都因为朋也说他像个小丑一样而翻脸,最后掀桌子闹得两个人被停课。
同样,我也无法理解关于我欠Reed的玩笑。虽然我内心更愿意得出她欠我这样一个结论,但在实际操作中似乎并不可行。因为正如她所说,我们根本就不熟悉彼此,两个人所说过的所有的话,也许还没有一个教授一天的课多。没有交流,又如何谈亏欠。就像两个国家,既没有建交也没有贸易往来,如何谈贸易顺差逆差?
其实我也知道自己的玩笑经常也是很过分的,所以和不是很熟的人已经不怎么会开玩笑了。

要么庄严的活着,要么庄严的死去。
这始终只能是一个口号啊……

One thought on “玩笑的底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