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南边打工了。一年最多就能回来两次,而今年春节,他只有7天假期。
这7天大部分都在乡下老家度过了。

今天早上才从老家回来,今天下午就要坐火车南下。
我并没有去送他。
我不愿意面对那样的气氛。

母亲送他去了,一个人在家里,我却记起了在父亲回来之前,母亲在怒气中跟我说的一些话。
我觉得在正常的状态下,母亲不会说那些东西的,但是她说了,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她说父亲不会和我吵,他什么都不会说,但是心里会慢慢的对我失望

我不知道一直对我和气的父亲竟然对我感到失望。
我觉得失望这两个字很重的。
一个人有可能因为小错误指责他的朋友,但决不会因为同样的事情去指责路人甲。
难道我和父亲的感情就淡漠到这种地步了吗?
这是世界上不可告人的真相之一,还是N.H.K的又一个巨大阴谋?
我不知道。

但我一直尊敬和感激着这个多少年来一个人在外地支撑着全家的男人。
我必须要成为他的骄傲。
也许很难,但必须一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