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代アフター After2日目.part.1

本来希望能够把2日目一次发出来的,看到剧本以后才知道2日目原来有多么的长。等到我把它完全翻译完,估计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所以只有一点一点地发出来。

顺便提及,在1日目中,有一处剧情我完全理解错了。现在在此更正:

“我父亲在哪里?”既然智代都在这里,为什么父亲没有露面?我们两人同居,也就是说…父亲没有和我们住在一起。我和父亲的关系,是不怎么好的。年幼时母亲就死了,所以连相貌都记不清楚了。从那以后,父亲就每日借酒消愁经常不去工作了。小时候觉得这样很正常,但是,没多久就发现他与世上别的父亲都不同。从那以后,我和父亲的关系就很差了。所以,他不在这里也比较容易理解。

以下开始2日目的剧情。

翌日清晨。

在想着“医生这样随便检查一下就可以了吗?”的时候,检查就结束了。漫画上那些记忆丧失的事情,原来是夸大了。简单地问了几个问题,检查了一下脑波就结束了。不到中午就结束了,我就等着智代过来,然后出院了。因为这是附近唯一的一家大医院,将近午休的时候,大厅里依然挤满了人,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来这里的人都是生了病的人,都是不愿意而不得不来的人。即使来探望的人大概也是这样。虽然今天是个大晴天,这个地方却很阴暗。看到这样的情况,我的内心也高兴不起来。担心,不安,焦虑。我和这些不认识的人被命运安排在了一起。

虽然昨天仅仅接触了几个小时,我就很清楚智代是怎样的一个人了。把我当作她最重要的部分。潜意识中,我的女朋友,就应该是这样一个坚强的女孩子没有错。尽管如此,我却不能肯定,因为记忆已经没有了。智代和我在一起的证据,完全没有。有的,只是智代说过的话。假如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多听到一些过去的生活。

“久等了。”在我考虑这些的时候,智代已经过来了。“怎么啦?好像有点呆。回家是很快乐的事情啊。知道吗,是跟我一起回家哦。回到我们的家之后,朋也的技艺也一定会回来。为了这个目的,刀山火海我也去。在这里发誓也可以!”

“即使不特地发这个誓,智代也会这样做的吧。”在我眼前的,是她高兴的样子。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们走吧。包裹只有这些吗?”

“啊。”虽然要去的是全新的地方,但又是要回的地方。不安也好,焦虑也好,和智代一起的话,我都有克服它们的信念。空荡荡的记忆中,如今只有智代一个人而已。我那连相貌都记不清楚的母亲,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女性呢?

在智代的陪伴下,坐着摇晃的电车到了站,然后还要步行一会儿。两个人登上坡道,途中进过学校前面的时候,走在前面的我立刻觉察到智代没有跟上来。智代在学校门口站住了。

“怎么了?”我不久将作为推荐生就读这所学校。

“这里是朋也和我毕业的学校。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

在完全不记得的时候就毕业了的学校。虽然智代这样说着,对我来说却完全是没有到过的地方。大树从学校门口一直延伸到坡道。因为只有叶子,所以并不确定,但大概是樱花树吧?

“朋也,”智代正对着我说,“我希望你能够回忆起来。”

昨天就听过了几遍的台词。

“你是更混乱还是更清楚了呢?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自称是你的恋人。即使这样,我还是会不断重复,是希望你能回忆起来。为了我,也为了你,回忆起在这里发生的故事。”智代稍微的仰着头望着天说着。

我却只能看着她点头。

“不好意思叫你久等了,回家的路,从这里开始。”智代迈出步伐。

她所仰望的,也许并不是天空,而是那些树。我想到这些的时候,已经是一段时间之后的事了。

终点是一栋旧房子,看起来好像已经有几十年了。

“记得吗?”

听到这样的问题,我只有默默摇头。没有见过,别无他意。虽然辜负了智代的期待,但她好像也没有表现出特别失望的样子。

“就这样进去,没关系吗?”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我在这里打扫的样子。

“不用担心,很整洁。因为我每天都在打扫啊。你又不怎么讲卫生,只好由我打扫了。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啊。总之,有话进去后再说吧。休息一会儿就做饭。”智代掏出钥匙,插入了门把手。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响声,门打开了。我从智代的身后观察着这个房间,井然有序。因为房间很小,不用深入就可以把它尽收眼底。有一些家具,房子正中放着一张桌子。因为我什么家务都懒得做,还以为是一幅单身男人肮脏生活的景象呢。正在这样想的时候,记起了智代先前说的话。啊…智代已经完全整理过一遍了吗?原来如此啊。我在玄关脱了鞋子,走进了房间。

“打扰了。”

“你在说什么啊?这里是你的家啊!”

“我虽然知道这一点,但完全没有现实感啊。”感觉上反而像是第一次去朋友的家里。本应不知道的事情却知道;本应知道的事情却不知道。

“即使这样,这也是你的家。所以,不要再想奇怪的念头了。”

“我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在我前面进入房间的智代直点头,“欢迎回来,朋也。”

虽然听到这样的话语,这房间属于我的真实感一点也没有增加。如果指的是那个家族的家的话,无疑应该是我父亲那个。(尽管我们关系不和。)要不是智代在我身边,也许我回到那个原来的家就会一个人逃出来,而现在至少她在我身边。我坐下来,肘子撑在圆桌上。智代从背包中拿出一个本本,在上面写些什么。

“写什么呢?”

“今天是,朋也的出院纪念日。”她昨天也说了这样的话的。“我和朋也的纪念日有很多哦。”

“是这样啊。”

智代用一个红圈圈起了今天的日期,合上了本子,然后开始准备午饭了。“这样没问题吧…”她开冰箱门的时候,这样自语到。还真有些不安啊,难道出院以后,就直接食物中毒不成?从背后看着智代围着围裙的样子,虽然看不到脸,但气氛是很欢快的。

“好像很快乐的样子啊。”

“被你发现了啊。”身体随着鼻子哼的歌摇晃着,看起来真像个小孩啊。“再等一会儿就好了,抱着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禁止想H的事情哦。”

“H的事情!?”突然冒出的这个词让我很惊讶。

“对啊,以前我做饭的时候朋也就会从后面抱着我。今天是你的出院纪念日,稍微忍耐一下吧。”

忍耐什么啊…突然说这样的话,我会很困惑的啊。我仍然认为自己是一个纯朴的中学生啊。

“怎么了,朋也?”

“没什么…”视线从智代的背影离开,我环视着这间屋子。十分的整洁。智代一定好好的打扫过。“我们住在这里吗?”

“是啊,毕业以后就搬过来住了。”智代背对着我说到。

“那是因为我和父亲不和吧?”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关系。你不喜欢你的父亲,不,也许说憎恨更为恰当。”

“憎恨?”

“嗯…”

我与父亲的关系确实不太好。对那个整天喝酒不去工作的父亲没有一点好感。憎恨,倒也不至于吧。“为什么我没有听过这种谣言?”

“那是因为…总有天你会明白的。朋也,午饭就快好了,请安静的等待一会儿吧。”

用这样的劝告来结束了这段对话。既然智代说终究会明白的,那就静静等着吧。为什么我都想不出一点能让自己高兴的话题呢?智代口中的歌声和锅中热油的声音都听不到了,时钟的滴答声却仍然听得见。路上完全没有汽车的声音,真是闲静的住宅区啊。“真是安静啊。”

“感到很无聊了吗?对不起,还有一会儿就好了,看看电视吧。”

于是我用遥控打开了电视机。画面上,一部万年午间节目迎来了最终话。到现在还可以看到它啊。在我记忆中的主持人之后,原来是一个看上去有隐藏超能力的人在主持。画面切换到了广告。没有听过,更不知道怎么用的电子产品充斥着屏幕。突然意识到这电视节目不适合现在的我,马上关闭了电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