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代アフター After1日目

After1日目

伴随着轻声的“啊咧”,我睁开了眼睛。
最初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屋顶。明亮得耀眼。
为什么我会躺在这里?刚才耳边那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我把头转向左边,一位少女坐在我枕头旁边的椅子上,有着像流水一样的美丽长发。
但为什么看上去如此悲伤?
她眼睛闭的很浅,在边上好像有流泪的痕迹,现在好像睡着了。
她年龄好像比我大一些,有着没有见过的面孔。
白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
我伸出自己的右手,连睡衣也是白的。原来我在医院里面。
但是,身边的少女并不像护士,并不是穿着制服。
为什么我父亲不在,却是这个少女在我旁边?
为什么自己正躺在医院里?完全不记得了。
记忆的昨日好像和现在隔了很远。
“哪”,即使是说话也感觉很费力啊。
少女的纤细的身体震动了一下。
“还不起来啊?”
少女的眼睛睁开,看见了我的脸。
“朋也…”
是啊,我的名字是…“朋(Tomo)…”
少女的脸上仿佛洋溢着光芒。
“也,朋也。”(*注:朋也和智代的第一个字都是读作Tomo。)
冈崎朋也。仿佛确认似的,我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一瞬间,少女的表情再度充满阴霾。
“知道我的名字吗?”
不知道。不是住在家附近的邻居,记忆中完全没有这个人。
于是我摇摇头。
“是这样啊…”只犹豫了片刻,“我的名字,是坂上智代。”
“坂上…智代?”果然是不知道的名字。但是,要想了解自己现在的状况的话,不问她是不行的。“坂上同学…”
“请叫我智代。”
对于年长的人,我觉得还是应该使用敬称。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呢?这里不是医院吗?”
“是啊,确实是医院啊。朋也是因为病倒了才会在这里的啊。”
“病倒了?”说起来自己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症状啊。
“啊,抱歉,我现在就去叫医生。”智代站起来背对着我,“一会儿就能回来,稍微等一下。”
“等等,一直都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听到这句话,智代回过头来答道,“我的名字,是坂上智代。你的名字,是冈崎朋也。我们是…恋人啊。”说完便急忙去找医生了。
智代离开后一会儿,我才开始观察周围起来。
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恋人是什么意思?
比我年龄大的,没有见过的少女。这不才是第一次见面吗?
为什么说我们是恋人呢?
这种情况,不说是我,任何人遇到都会心生疑惑吧?
一定是骗人的,我是这样想的。医生来问的时候,都回答十分正常。要马上起床出去,回到家里才行。不可以不练习篮球了。俗话不是说不进则退吗?很快就是推荐生的考试了。眼前医生的话实在多余,都是些好还是不好之类的问题。今天几号啊,星期几啊,记得我的相貌吗,之类的问题。为什么问我这些问题啊?这个医生我是第一次见到,至于说今天是哪一天,我认为不需要回答这种白痴一样的问题。
“我到底是为什么住院的啊?”早点结束啊!
听到这话,医生露出困惑的表情,转头和背后的智代说话了,“坂上同学,还是由你跟他说明吧,也许,这样比较好一些。”
智代走过来,站在床边,“朋也…”
她盯着我的眼睛,“你丧失了记忆。”
记忆丧失。好像听到了很虚幻的声音。
这个人是不是把医院当作是舞台了,一点都不担心我的状况来骗我吗?智代从自己的包里面拿出什么递给我,是一面镜子。女生随身带的,方便化装用的小镜子。除此之外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里面映射出的身影却是我没有见过的,这家伙是谁啊?我真是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放在自己眼前的镜子,不会映射出其他的人。是我啊。虽然对自己的视力还是比较自信,仍然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那个身影。的确是我啊。但是,直到昨天我也没有这么老啊?也许会比昨天有一点点老,不是说青春易逝吗?但是,直到昨天,我还是初中生啊!因为不久以后就要参加高中的推荐生考试,而一直练习篮球的啊。但是,这个“我”看上去至少有20岁了。比智代还要年长一些。啊,头好痛。
“还好吗?”从智代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她十分关心我。
“啊…啊啊,那个,智代…这是谁啊?”我却不想听见那个回答。
“这里映射出的,是朋也啊。冈崎朋也,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
接下来,智代跟我说明了现状。我在高中三年级时,与转入的二年级的智代认识了,然后成为了恋人。
“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千言万语都说不完呢。”智代第一次稍微的露出了笑容。真可爱啊。如果她的话是真的话,我们一定很幸福。这个微笑让我确信这一点。我从学校毕业后,两个人就开始了同居。智代虽然有自己的家,但是还是毅然和我一起过生活。
“这其间有很多故事啊,我们总是闲不下来呢!”刚才还是笑着的脸又阴霾下来。“但是,你……”
在那一天因为发生事故而留下的后遗症病倒了。智代是这样说的。当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丧失了记忆。准确地说是,高中入学前的记忆还在。一开始还惹了不少麻烦,却渐渐的明白了。我记忆中的“昨天”,是秋天。我还是初中三年级学生,还在打篮球的时候,为了被推荐进入这里有名的高中而努力。但是今天,我已经从从这个学校毕业了。真是吓了一跳。
“真像是在说笑话啊。”一点真实感都没有,事故后的症状也没有。全部都是谎言,就像电视上曾经流行的整人节目一样。但是,看到智代的样子后,就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即使不知道恋人之类的事是不是真的,至少可以确定这一点:她是我的女友。这一点绝不会错。坂上智代,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是我的朋友。
“我说的话都不是谎话。但是,朋也如此深信不疑,也让我多少安心一点。你总是会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啊。”
所以,她的笑容是开心的笑容吧。悲观都不知道哪里去了,不见了就不见了吧。好歹不会变坏吧?
“那么,我从现在开始要怎么做呢?”因为丧失记忆而病倒,经过仔细检查后,还有什么必要住院呢?听到我的话以后,智代和医生对视了一下。
开口说话的是医生,“今天检查一下,明天就出院怎么样?”
真是叫人意外,我还以为没有这么简单呢。
“太好了,朋也。明天回家吧,我们的家。”
“我们的家?”是啊,我们两人已经同居了啊。和智代一起嬉戏,生活的家。完全没有体会到真实感。再一次,我看着眼前的少女。真是一个美女啊,并且散发着不可忽视的魅力。经过刚才一番对话,我心中还是觉得自己是个初中三年级学生。要怎么说呢…这是真的吗?和这样一个美女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这样呀那样的事情,都发生过吗?为我打扫、洗衣、以及做饭?不,不止这些。虽然我对那种事情知道不多,譬如这样呀那样的事情也做过吗?
“怎么啦,朋也?”
看到喊着我名字的樱桃小嘴,不知怎的一下子害羞起来。“不…没什么。”
于是我转移话题,“我租了房子的吗?”
“啊,是啊。是在学校旁边的房子。虽然不算大,但是很漂亮的。尽管和朋也没有别处的住处,但那里是最棒的。如果回到那个家的话,我想,朋也一定会回忆起更多东西来的。我们所一起生活的日子。希望能够回忆起来,我们再一次成为恋人。朋也,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所以…一起加油吧!”说着这话的时候,智代握住了我的手。温暖的手。
啊,是啊。我所失去的现实感,两个人的话一定可以找回来。一起同居时,所过的快乐的日子。“一定要回忆起来。”既然已经认同记忆丧失的结果,就不得不仔细思考一下先前所说的那些故事了,和坂上智代相遇,相恋,然后共同生活的日子。我为了眼前的她,也决定要回忆起以前的事情。我紧紧地握住了智代的手。“是啊,拭目以待吧。”
“嗯,那就拜托了。”
“那就这样可以吗?”医生说,苦笑浮现在他的脸上。
慌张之下,松开了手。
“冈崎同学,今天就休息吧。明天一早就进行检查。坂上同学也是,拜托了。”说完这些话,医生离开了病房,留下我和智代两个人。
“可以把窗帘拉开吗?”我想稍微看看外面。考虑一下昨天过了之后就是今天的事实。但是世界并不是总如看上去的一样。外面的景色,正如我记忆的一样。难道风景并不随着时间改变吗?我就想着这样类似的问题。
“呵呵”那有什么奇怪的啊,智代竟然笑起来。“我很开心啊,你不像是病人,什么话都说哦。”智代笑着拉开了窗帘。
眩目的阳光射了进来。我也从床上坐了起来。
“把窗户打开吧。”窗户打开后,从那里吹出的风抚摸着脸颊。真是叫人舒适的风啊。
在日光的照耀下,医院庭院中的树木散发着绿色的光辉。远远的传来孩子们的声音。我眺望着这个小镇。这是临镇的医院啊,不认识的地方。目光仔细的在远处寻找认识的地点。“啊,是学校。”那是我所就读过的初中。那是直到“昨日”我还居住着的地方。
“什么?朋也,难道记忆…”智代一瞬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说,现在是什么时候啊?”
“啊,九月了。”
竟然和我记忆中最后的时刻正巧一致。“这是临镇的医院吧?”
“是啊,我们所住的小镇没有大的医院啊。”
“我患的是不得不送入大医院的重症啊?”
智代一瞬间咽住了。“记忆丧失啊,和伤风感冒是不同的。这座医院从以前就…不,没什么。”智代说着语义不明的话。“其实,只是因为我们的小镇没有大的医院。这样一来,就少了一些乐趣。啊,当然,为了朋也的话,我去哪里都是可以的。临镇也好,国外也好。为了你的话,怎么样的劳苦我都不会觉得累。我没有撒谎,是认真的。”
“智代,真的很喜欢我啊。”
“你说什么啊,那不是当然的吗?”智代很干脆的回答。
“我也…喜欢智代吗?”
“啊,是啊。你爱着我啊。”智代没有因为我的问题而生气。“最初是你说喜欢我的哦,在亲我的时候。”
“我,做过这样的事情?”
“是啊。”突然沉默下来了。
外面开始暗下来。刚才听到的孩子们的声音,已经听不到了。都回家了吧。智代关上了窗户。
“这样的风真是舒服啊。现在休息吧。我回家去,准备你回家的事情。总之,祝贺你明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说到出院,我住院不是只一天吗?”
“一天…是啊,只有一天啊。即使这样也要祝贺啊。明天,就可以和朋也过普通的生活了。又增加了一个纪念日。”
“纪念日?”
“是啊,明天就是出院纪念日。中午以前就能检查完毕的话,早上就可以回家了。”
“啊,拜托了。”说完,自己都觉得奇怪。从我的观点来看,眼前这个少女是今天才见到的。竟然这样也可以自然地说出这些话。难道是记忆不在了,身体却会记住?或者是,智代如此自然的表现,激发了我的潜意识?所以,接下来的话完全是本能。“我父亲在哪里?”既然智代都在这里,为什么父亲没有露面?我们两人同居,也就是说…父亲没有和我们住在一起。我和父亲的关系,要说起来是非常好的。年幼时母亲就死了,所以连相貌都记不清楚了。从那以后,父亲就每日借酒消愁不去工作了。小时候觉得这个很正常,但是,没多久就发现他与世上别的父亲不同。从那以后,我和父亲的关系很好,无话不说。所以,一定是他不知道我病倒了。
“朋也的父亲,对朋也是完全的信任啊。”
“对我很信任吗?”
“嗯。”
“是这样的。所以朋也,你不用担心了。请完全的相信我。就这样啦,好好休息哦!”说完后智代走出了病房。

Tags: , , , , , , , , ,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