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过去

委员走了以后,宿舍里干脆把他的床也拆掉了,然后把桌子全部移动到了一边墙上,中间空出来一大片空间。以至于同学们路过门口的时候,都会进来参观一下,然后感叹“真是像网吧啊”。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像网吧,因为我很久都没有进过网吧了。

班上做毕业咨询,请到了学工组的两个老师。
老师啪啦啪啦的讲了半天保研的情况,然后问我们有什么问题。
我很不识相的问:找工作的情况呢?
背后传来同学一阵笑声。
各位觉得找工作很可耻吗?
毕竟我们这个专业每年找工作的只有那么几个,被嘲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是你们就真的做好了一辈子待在实验室的觉悟了?

委员偶尔回到宿舍总是很不爽的样子,因为他在这里存在的证据已经完全的没有了。
不久之后我也会有这样一天,离开所有的人,开始全新的生活。
那个时候,又有谁还惦记着那些已经逝去的过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