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Concern的一点修正

据和菜头先生晚年的时候在他的回忆录里指出,这当然是胡扯。
据我顺着和菜头的搜索摸瓜的结果,昨晚9点的和菜头并不是一个人蹲在家里可怜的等着看人们给他的评论。事实上,和菜头当时正身穿黄金铠甲,骑在战马上,等着把那些豆瓣上不服气的“垃圾用户”一个个撂倒。

有例为证:

Tag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