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6

POP Station

Saturday, September 30th, 2006

$ony又出新产品了?不是不是……看看这款游戏机吧。

这里还有NDG,是不是很像NDS呢?

意外还是故意?

Saturday, September 30th, 2006

我和YW一起看电影的事情好像已经广泛的传播开了。大家都在猜测着这样一个人怎么可以第一个邀请到YW,到底用了什么伎俩?
坦率的说,什么都没有,一切看上去不过像是一场意外。

但是我现在回头来看之后接连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确认了这些看似独立的事情之间确实是有联系的。
很意外的在吃完饭后才收到我邀请她一起吃饭的短信。
很意外的……
对不起,我并没有那么好的记性或是脾气……我也会很意外的忘记一些这样的事情。

那场电影一定也是意外。如果硬要找出一个含义,是不是故意藏在了最醒目也是最容易忽略的地方:电影的片名,Mission Impossible。
PS:YW,你拉了头发没有以前好看……

补:噢,我想我漏掉了那个最有可能接近正确的答案:她对于我在那天的表现没有感到满意。

Sagacious and Salacious

Wednesday, September 27th, 2006

我以为波波说的“白天教授,晚上禽兽”的人是少数。
我以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陆德明嫖娼离我们还很远。

原来我完全的错了!
一个教授,在做出嫖娼这样事情之前还会有很多别的选择,比如,打他女学生的主意。这个毕竟比嫖娼要安全许多。
一切不过是种交易?跟演艺界所默认的潜规则一样?
这里可是象牙塔!而且他们也不是没有自己的家庭!

院长的快速离婚和结婚,副院长被捉奸在床。还有其它一些教授的种种事迹以及传言。
我已经不愿再踏进那栋楼的大门……
武大生科院,恐怕只有门口一对兵马俑是干净的!

Old friends

Sunday, September 24th, 2006

那天晚上在梦里找国荣谈话的时候,一个人突然的从记忆中跳了出来,傻傻的对我笑着。哦,是你啊,老朋友。

虽然我们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但直到初中也被分到一个班的时候,我们的友谊才真正的开始发展。
在我面前,你总是傻笑着,有时候也会说些稀里糊涂的话。不过若是谈到军事的话题,你总是可以立即兴奋起来。
印象中你经常流鼻血,你说这是体质问题,并且告诉我你在家里用菜刀的面拍一下鼻子就会流血。我笑着说哪会有这样的事情。于是你就真的拿了一本书拍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幸好,那个时候你的体质好像比平时好一些。
当时两个人总是一起做一些很傻的事情啊,现在想起来都会想笑。你,从来都渴望着把任何的奇怪想法付诸实施,却不会考虑后果会怎样。不禁想起了老江的那一句话:“你们啊,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噢,在梦里,我要你帮我回去拿鞋子,因为当时我正光脚走在大学校园内。

朋友,你现在在哪里呢?因为你的名字太普通,根本就不能靠名字来找你的。
还有初中那些一起打闹过的朋友,那些跟我一起出入网吧的朋友……你们都在哪里?
是我一个人已经走了太远了吗?

TV series

Saturday, September 23rd, 2006

正在看两部电视剧。一部给男人看的,一部给女人看的。哦,我知道你已经猜到是哪两部了:《越狱》和《绝望主妇》。

《越狱》可以说是一部纯粹的感官刺激。如果你之前有幸看过《肖申克的救赎》,一定明白我的意思。暴力、枪械,以及数量不多刚刚可以点缀一下的美女,简直就是所有男人最原始的冲动。

《绝望主妇》则是一部喜剧。虽然一直以来悬疑和戏剧很难搭上边,但它确实做的不错。更为重要的是,这部电视剧极为精确的展现了女人的内心世界。咳…正适合我用来做研究。第一集就有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女人的争斗从来都不是公平的,特别当对象是男人时。”

值得一提的是,以前提到过的WD,R就是跟某人一起看《越狱》的时候勾搭上的。
市长最近陷入了《东京爱情故事》之中…怪我不好…把这种东西留在宿舍了。因为这部电视剧的缘故,他和远在黑龙江的“我们的辉玲”开始了中断了半年之久的联系。有些事请要发生了。
我还是多背一些单词比较实在……

火气有点大

Friday, September 22nd, 2006

明明已经入秋,热度却久久的不愿散去,降水也压根看不到影子。因此,最近火气有点大,不仅脸上的acne开始泛滥,心情也是烦躁至极。

昨天中午莫名其妙的火气很大,一下子想了很多说了很多,最后一句话真是太过分了:“你谈恋爱,大学毕业都闲早。”
怎么可以带错别字呢?再激动也要看清楚了才能按“发送”啊!
我一定会为这个错别字愧疚很久的……

佛至凡间普度众生,因为他早已自度。我若度人便不能自度,要怎么去度人?
五行相克,阴阳相生。我若做不到大善,为何不去做大恶?

人大选举

Tuesday, September 19th, 2006

第一次经历了虚伪的人大选举……

拿到选票的时候只能看到四个名字,三个名字下面标了(女),还有一个没有标,看来是性别不详。
四个名字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呢?
以前做学生工作的学姐在前面发选票,这么说:“看哪个名字顺眼就选吧。”
我和一些人则是准备弃权。
突然看见某位同学的选票在四个名字下面打了叉,然后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好歹可以代表我的利益嘛,于是照葫芦画瓢。

我可以体会为什么台湾和美国的投票率都那么低下了……
政治是比课本还要无聊的东西。

花了半个小时做的心理测试……

Saturday, September 16th, 2006

一板一眼的学者型
善于研究和分析是你的特长,你喜欢拥有各种资讯,并且能够将这些资讯转换为你的研究资料,从中总结和归纳出一套道理。深究事情的来龙去脉,永远是你感兴趣的事,不断地发现生命和爱情的理论,也是你的爱好所在。对你来说,爱情,也是一个需要被证明的论题。

当你恋爱时
学者型的人只占总人口数的约3%,这也是一个稀少群体。学者型的你,有可能让自己的恋人迷惑,因为你喜欢争论。在与恋人交往的过程,不断地论证自己的爱情。你在恋爱时,会用逻辑手段,来转换概念,包括影响和左右你的恋人。
学者型喜欢反应敏捷、智力很高的伴侣,对你来说,恋人的智商永远比恋人的外貌更加重要。你希望自己的思维能随时随地得到伴侣的理解和呼应,并期待和自己的伴侣一起去实现人生的理想和计划。
在爱情伊始的阶段,你可能会为伴侣的某种特质所吸引,也会在情感上迷失,并让自己沉浸于这种快乐中,但你理智很快就会让你回到理性的层面,认真地权衡对方是否是自己真正需要的那一位。你会认真地对自己的恋人作逻辑性判断,像研究学问一样,弄清楚对方究竟那些方面适合自己,你喜欢的是对方的什么,是否符合自己理想的期待值。然后,你会按部就班地展开你的爱情计划。
即使对方有很吸引你的特质,如果经过你的分析,不适合你,你也可能选择放弃。

男学者型遇到罕见的女学者型时,会被强烈地吸引。但实际生活中,却会有不谐感,因为两人在感情方式上都有刻板和过分理性的一面。在遇到一些感情问题的时候,两人都缺少圆融的态度去理解和沟通,致使他们无法处理和应对一些微妙的现实问题。
最适合与男学者型匹配的是女作家型。她能够带给男学者感性的态度去面对生活。需要注意的是,男学者型可能会恋爱很久,才能下结论决定自己是否会爱一个女作家型。
表演者型或是记者型可以与你互补,因为她们身上有太多你所没有的特性,你可能因为“研究的需要”深深着迷,甚至深陷其中。尤其令男学者型不明白的,就是他们对情感缺少责任心的一面。为此,你的研究可能持续到婚姻关系中,需要注意的是,她们对待情感的随性态度如果过强,可能令你感到无法忍受。

遭遇作家型:一沙一世界
    作家型的人不喜欢抛头露面,躲避热闹的社交场面,他们更愿意待在家中,沉浸在一本书、一杯茶、一张唱片的静谧世界之中。如果他们外出,书店、图书馆、美术展、剧场是他们经常出没的地方,人文古迹的暮鼓晨钟也会令他们留连驻足。你不妨设计一个在书吧与作家巧遇的事件,他们读着一本小说,时而感叹,时而沉思,他们握着一杯红茶间或抬起头来,向着窗外凝思良久,这时,你向他们走近…… 作家型的人关注心灵,他们不一定是宗教信徒,但宗教对于灵魂的成长与完善令他们神往,所以在教堂、庙宇等宗教场所或有关的宗教活动中也会发现到他们。

约会作家型:一本书带来的爱情故事
    一个强于书面表达的人,往往在生活中却不擅言谈。你的主动将是一把钥匙,他们会从倾听开始,逐渐进入彼此的交谈。对话一旦展开,作家型的人绝不会令你感到乏味。如果你向他们展示你对心理分析、灵异事物的兴趣,他们一定大加赞赏。与作家型的人约会,你不必借用鲜花或红酒,送他们一本书,或者请他们送你一本书,都是极佳的办法。同时,书已为你们下次的见面做好了铺垫。

捕获作家型的心:体会孤独
    作家常常是孤独的,他们内心渴望有人能为之消解。但不要给他们安排热闹的节目,与他们静静地看完一部电影,然后在黄昏的林荫道上一起慢慢回味,便足以令他们内心充满了温情。他们不需要惊喜,甚至拒绝刺激,但他们有着细腻的浪漫情怀,与他们商量生活的细节,他们充溢的才情会令生活融化。

作家型之性:打开他们的身心
    作家型内向温柔,爱抚与拥抱对他们显得极为重要。注重心灵的他们,对没有情感的性极为排斥,即使发生了也会令他们痛苦不已。他们端庄羞涩,对性事拘谨,需要依靠想象和梦幻来引导,但即使较多的鼓励与刺激也难以令他们完全放开。让他们把对性爱的感受和向往书写下来将是一个绝妙办法,打开他们灵魂的书写,也必定可以打开他们的身体。当你阅读了他们的性情文字之后,你会发现,他们的心与身,都逐渐正向你绽放。

与作家型的持久之道:没有保留的彼此
    作家的爱情不是外露的热情,却保持长久而浓厚。他们的感情真挚深沉,但细腻敏感有时会令他们善妒,他们渴望毫无保留地完全拥有对方,这既是一种占有,也是一种奉献。他们相信真爱是彼此交付出全部,只要你们互相尊重与奉献,这样的爱情极可能坚持一生。

By the way, 如果你认为下面这句话符合你的个性且为单身女性,请与本人联系。:-)
细腻、沉静、具有高度的观察力,注重自我,渴望那些源于心灵最本质的表达。

真是闲得无聊透了……背单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