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6

Back to school

Thursday, August 31st, 2006

今天去了一趟学校,是为了把睡觉的一些东西拿回来整理整理啦。
遇到了很多同学。(废话,学校里面能没有同学吗?)
在同学们的笑脸中,感觉又找回到了自我。
但愿那些笑脸都是真诚的,所以自己以后也要真诚的微笑。

感谢老周很热心的跟我讲了许多GRE机考的注意事项。
过去那件事对他的影响看来不大。
毕竟,我是很诚恳地说那些话的。

四级的成绩出来了,虽然没有到自己原来的目标(600分),但分数也不错。
匪夷所思的,竟然是99%。上届四级,分数比我高的人也才87%。
可能是意识到了数据的错误,亿唐把查询百分比的链接去掉了。
要真是99%的话,我岂不是非常厉害了,嘿嘿~~

GRE机考时日无多,目前还是抓紧复习为妙。

谈谈bobo

Tuesday, August 29th, 2006

新东方结课也有几天了,感觉有些话还是要说一下。
新东方的老师如传说中的一样特别,但钋钋故作深沉的学老罗,戈戈大嗓门的恶意攻击,童玲姐不怀好意的揭短,以及那个名字都快要被忘记的数学老师。这些人我都不喜欢,只有波波是最受欢迎的,只有波波是前途无量的。

波波有一段极为独特的爱情故事。他初中便开始暗恋一个女生,直到工作。
波波说那个女的一直都没有给他机会,直到自己在上海刚刚站稳脚跟。当时的波波也是意气风发,是当时上海中银的一个处长,也是最年轻的一个处长,正准备大施拳脚的时候,突然得到了这么一个消息。那个身在武汉的女孩突然对他伸出了橄榄枝。
初恋的力量是无限的,波波什么都没有要,依然来到武汉,找到那个女孩,而工作上只有投身新东方,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天天接客。谁知这样一个高官的女儿却告诉他,自己其实从来也没有爱过他,不过是年龄到了而已,觉得只有波波对自己还算一片痴心。
波波总会提到2006年的某个春天,在徐东附近的路上,他终于发火了。
其实当时再忍一忍就不一样了。波波这么说着,但是自己已经忍受多时了。
从那天开始,那个女人再也不理他,两人的关系几乎没有挽回的余地。
事情有过转机吗?也许有过,那个女的在生日的时候敲波波的饭,可惜波波脾气上来了,心想着我又不是你养的一条狗,便以工作很忙推托了。
那个女人会不会伤心呢?波波可能永远也无法知道,因为在几个月没有联系以后,突然得到她已经嫁人的消息。
这就是历时了十多年的初恋吗?

你们经历过相亲吗?波波的这个问题真是搞笑,在读大学生不会有过的吧?现在的年轻人也不习惯这个吧?
波波相中了一个才女。那个才女正在英国读书,马上要前往美国。两地分居给感情制造了很多麻烦,于是那个才女便要波波随她过去。
但是已经吃过一次女人亏的波波怎么还会做这种事情呢?

波波想当新东方的校长,其实也当过的啦,孝感的新东方就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嘛。
但是波波不喜欢那样一个小地方,安心吧,波波,我们支持你的。
波波想去芝加哥大学学经济,一讲到经济的单词就滔滔不绝的开始偏题。
波波还想当大学老师,这个就需要你自己努力了,以现在的学历是不够的哦。

加油,波波!

小忽悠:魏仁乐

Monday, August 28th, 2006

这肯定是今年中国IT界最可笑的一个笑话,而这个笑话的始作俑者,竟然是一个15岁的高中生。他被一群没有常识的记者成为天才,并且受到副省长激励。

图: 小魏同学和副省长

故事的起因可以参考小魏同学在他网站上的简介(可惜现在没有了,原因下面会说明)。
我叫魏仁乐,仁者常乐。今年15岁,是开封高中一年级的学生。
这是作者的开场白。
后面的文字本人不再全文引用,如果各位喜欢看小学生日记的话,可以到这里慢慢看。
小魏同学说他在使用某款国产杀毒软件之后,觉得杀毒最大的问题在于速度,于是自己写了一个杀毒的软件,使速度大大提升,扫描一张普通光盘只需要1~16秒。
各位注意了,目前我所见到的最快的光驱是56X,以56X的速度完全读出一张光盘也要1+分钟,16秒只能把文件名读出来!若想16秒完全读出光盘,需要300X的光驱!
以下不得不引用一段小魏同学的文字。

在以后的几天内,我收到了多家公司的邀请信和技术转让的意向书,还接到了某个门户网站打来的电话,问我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我在那个网站上注册的邮箱,于颁奖仪式上公布后,在短时间内接收了过于集中的大量邮件,导致服务器即将瘫痪,公司人员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并且想冻结我的邮箱都无法正常操作. 直到我的2G邮箱全部爆满,他们才勉强关闭.他们说,这是我公司建站以来最大的一次威胁和考验.最后他们也感谢我提高了其知名度.公司邀请我到他们那里进行专业培训,并参与他们的一些技术方案的设计,并有意购买我的技术.我非常珍惜这次机会,但是我也非常明白我目前的主要任务还是理论课的学习.

从后面小魏同学留下的邮箱地址来看,该门户就是163.com。并且从以后的事情可以看出,小魏同学很喜欢扯上163.com。网易需要这个小忽悠来提高知名度吗?网易一个邮箱爆满就成了建站以来最大的威胁和考验吗?小魏同学显然把互联网公司想的太简单了。大概以为网易就只有他那个免费空间的承受能力吧?
而且据中国黑客联盟的分析,小魏同学的杀毒软件直接使用国内某杀毒软件的内核(仿佛就是江民)。
到这个时候,小魏同学已经获得“首届河南省青年创新软件设计大赛”银奖(金奖缺)。但是小魏同学没有止步。

小魏同学一口气推出了“智慧星杀毒软件2007版”,开始了越来越大的谎言。
注意看服务条款,应该是从网易电子邮件那里复制出来改了改的,可惜漏了一处。

随着时间的推进,更多的测试报告出炉了。
1、安装必须要在1024*768的分辨率下进行。(大概有安装程序全屏的考虑?)
2、验证码居然可以复制出来,这样怎么防止机器注册?
3、安装前杀毒只用15秒,据说硬盘没有响。
4、助手文件是GIF。
5、根本查不出病毒。

就在昨天,整个故事到达了高潮!
一位用户在截包的时候发现该软件使用FTP注册!然后他尝试着用FTP登录,竟然发现就是“智慧星软件”的首页,用户数据也是以明码储存于其中的目录中!于是整个智慧星的网站和用户数据都被暴露出来。
昨晚,智慧星的首页被改了又改,无数个版本出炉,一个自称小魏同学的人曾经求饶,并且同意放置留言板供人娱乐,结果广大网友发现,虽然他放置了一个asp的留言板,却好像不明白自己的网站不支持动态网页!毕竟小魏同学使用的只是国内某免费空间提供商提供的一个小空间嘛~~
各位若想知道智慧星主页现在被改成什么样子了,可以自己去看看
最新消息:小魏同学没法修改主页,只好到Baidu贴吧骂娘去了~

这件事情属于“伤仲永”吗?

国内ISP最后的疯狂

Saturday, August 26th, 2006

有多少人还记得瀛海威,和它那句充满鼓舞的广告“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
大概是快要入世了,国内ISP必定受到国外ISP的冲击,于是在这最后一公理,各大ISP都开始了疯狂的圈钱运动。

首先是中国电信的强行推广告,利用自己的路由器硬件进行无差别的强制广告。一度让很多网民以为自己中了流氓软件。后来终于真相大白,受影响用户都打电话到电信投诉,导致这个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也有部分地区报道还有这样的情况出现。)电信的罪恶不仅仅如此……上海电信开始强行推行星空极速。它的终极目标是占领用户桌面。

中国网通也没有闲着,最近,北京的用户普遍反映电话费有额外项目。后来终于了解到,在安装ADSL时,网通已经强行开通网络支付功能。在网通的支持下,只要你使用这样一个ADSL上网,并不需要再输入用户名和密码,就可以直接进行小额支付。(并不是太小哦,100~200元都可以的。)

既然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的时候,那么,黎明应该不远了吧?
PS:2006年中文维基百科年会正在举行,我正使用Skype收听现场。国内的Tom-Skype是个阉割版,大家不要用。

August Blizzard

Thursday, August 24th, 2006

终于看到高莺莺父母被凤凰电视台采访的录像了。
看了之后心里很不舒服。
应该说没有一个正常人看了会舒服的。

如果襄樊那里可以一手遮天,湖北可以包庇隐瞒的话,中央为何不作声色?
既不查,也不瞒,中央到底做何打算?

  • PS:好像最近中央有文件,禁止无证发布视频。所以,在看这个视频之前,请做好外面警车响起的准备。(苦笑)
  • 又PS:冥王星刚刚被开除出大行星。再见了,冥王!

[转]24岁女孩与30岁有家男人的精彩对白

Sunday, August 20th, 2006

在一个论坛上看到这样一篇文章,久久不能释怀。
实在不会相信那样一个浮躁的论坛会有这么好的帖子。
由于那个论坛的特殊性质,这里隐去原文链接。
事实上……这篇文章流传之广,已经很难找到出处了。

    烛光晚餐。桌两边,坐了男人和女人。
   “我喜欢你。”女人一边摆弄着手里的酒杯,一边淡淡的说着。“我有老婆。”男人摸着自己手上的戒指。“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的感觉。你,喜欢我嘛?”
   意料中的答案。男人抬起头,打量着对面的女人。24岁,年轻,有朝气,相当不错的年纪。白皙的皮肤,充满活力的身体,一双明亮的,会说话的眼睛。
   真是不错的女人啊,可惜。
   “如果你也喜欢我,我不介意做你的情人。”女人终于等不下去,追加了一句。
   “我爱我妻子。”男人坚定的回答。
   “你爱她?爱她什么?现在的她,应该已经年老色衰,见不得人了吧。 否则,公司的晚宴,怎么从来不见你带她来……” 女人还想继续,可接触到男人冷冷的目光后,打消了念头。
    静…… 
   “喜欢我什么?”男人开口了。 “成熟,稳重,动作举止很有男人味,懂得关心人,很多很多。反正,和我之前见过的人不同。你很特别。” “你知道三年前的我,什么样子?”男人点了棵烟。
   “不知道。我不在乎,即使你坐过牢。”
   “三年前,我就是你现在眼里的那些普通男人。”男人没理会女人,继续说。 “普通大学毕业,工作不顺心,整天喝酒,发脾气。还因为去夜总会找小姐,被警察抓过。” 
   “那怎么?”女人有了兴趣,想知道是什么,让男人转变的。“因为她?”
   “嗯。” 
    “她那个人,好像总能很容易就能看到事情的内在。教我很多东西,让我别太计较得失;别太在乎眼前的事;让我尽量待人和善。那时的我在她面前,就像少不更事的孩子。也许那感觉,就和现在你对我的感觉差不多。那时真的很奇怪,脾气倔强的我,只是听她的话。按照她说的,接受现实,知道自己没用,就努力工作。那年年底,工作上,稍微有了起色,我们结婚了。” 男人弹了弹烟灰,继续说着。 
    “那时,真是苦日子。两个人,一张床,家里的家具,也少的可怜。知道吗?结婚一年,我才给她买了第一颗钻戒,存了大半年的钱呢。当然,是背着她存的。若她知道了,是肯定不让买的。” “那阵子,烟酒弄得身体不好。大冬天的,她每天晚上睡前还要给我熬汤喝。那味道,也只有她做得出。”
    男人沉醉于那回忆里,忘记了时间,只是不停的讲述着往事。 而女人,也丝毫没有打扰的意思,就静静地听着。等男人注意到时间,已经晚上10点了。
    “啊,对不起,没注意时间,已经这么晚了。”男人歉疚的笑了笑。“现在,你可以理解嘛?我不可能,也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 “啊,知道了。输给这样子的人,心服口服了。”女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我到了她的年纪,会更棒的。” “嗯。那就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不是吗。”
    很晚了,家里的汤要冷了,我送你回去。”男人站起身,想送女人。
    “不了,我自己回去可以了。”女人摆了摆手。“回去吧,别让她等急了。”
    男人会心的笑了笑,转身要走。
    “她漂亮嘛?”  
    “嗯,很美。”
    男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留下女人,对着蜡烛,发呆。 男人回到家,推开门,径直走到卧室,打开了台灯。沿着床边,坐了下来。 
   “老婆,已经第四个了。干嘛让我变的这么好,好多人喜欢我呀。搞不好,我会变心呀。干嘛把我变的这么好,自己却先走了?我,我一个人,好孤单呀。” 男人哽咽的说着,终于泣不成声。 眼泪,一滴滴的从男人的脸颊流下,打在手心里的相框上。昏暗的灯光中,旧照片里,弥漫着的是已逝女子,淡淡的温柔。

[转]记念高莺莺君

Saturday, August 19th, 2006

鲁迅的《纪念刘和珍君》总会在某些时候被人改写,这次也不例外。
因为看到的文章也标着转载,这就不知道原文到底出于哪里了。所以没有标明出处,如果冒犯您的版权,请来信指正。

记念高莺莺君

     公元2002年三月三月十五日,少女高莺莺带着满身伤痕伏尸于湖北襄樊所属的老河口市,时至今日,我们才能见诸于网络.很难想象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居然被捂盖了四年之久!直到2006年才因为有杂志传媒报道才公诸天下……这消息封锁得如此严密!于我实在无以可忍,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我期翼能引起更多关注。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孙志刚、胡新宇、刘运芳、吴雯雯、黄静、高莺莺……这些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过劳死是一种美德)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三月十五日也已有四年了,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这些个被害的青年之中,孙志刚是大学生。大学生者,中国的希望也,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却想不到他在这个收容制度的棍棒面前不幸而妖折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同学,是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他的死,终结了罪恶的收容制度,九泉之下也算有所慰安了。而高莺莺呢,她的死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她的姓名为我所见,是在前些日子偶尔上网中看到的。我震惊于整个襄樊市权贵的能耐……“人民供养的公安武警成了恶棍看家护院的家丁,枪杆子在为恶棍索取国人女儿的贞操和生命保驾护航。整个地区的国家机器和信息系统为掩盖恶棍的罪恶最高效率地运转起来。 110报警电话因权贵正在犯罪失听;警察因恶棍利益而公然庇护;武警和公安联手攻击痛失女儿正在寻求正义的高家亲属,并抢走证明恶棍罪行的尸首;警察疯狂制造伪证并对高莺莺造谣中伤……”
     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有残到这地步。看着微笑着的高莺莺君的相片,怎么会让人相信她会是坠楼自杀呢?  根据报道,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奸杀,因为胸脯上还有咬碎的肉的痕迹!还有内裤里面的精斑!
      惨象,使我目不忍视了,我不想再往下看了;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当这些青年壮烈牺牲于“和谐社会” 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当地政府的政绩,不断增长的GDB(应为GDP,[BLT]FQX注),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很难引起肉食者的反思。缺失监督的权力如若得不到有效的制衡,和谐社会表象繁华的必定是血污喷涌。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反抗的倔康木捎啊?   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襄樊地方权贵竟会有这样严密组织之凶残,一是当今社会污泥之下,竟还有如此轰轰烈烈反抗之忠烈女流。中国有救,只是任重而道远矣。我欲含泪拍掌,为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权贵阴谋秘计,宁为玉碎,不做瓦全,中华民族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高莺莺君!

PLMM

Thursday, August 17th, 2006


这个PLMM是谁呢?嘿嘿~~~是我表姐啦~~~她工资也蛮高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