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昨天下午去和高中的一个兄弟叙叙旧,这样一个沉默寡言而且满脑子怪点子的兄弟,外貌明明没有改变多少,我却觉得有些不认识了。

他说他这个学期做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们班有一个同学跳楼了,运气比较好,从7楼下来只碎了几根骨头。
这个同学跳楼的原因竟然是:一道题目做不出来。
我兄弟说那个人平时很沉默,跟别人都没怎么交流,唯一的交流可能就是讨论题目。
我说知道他们那个学院盛产疯子,但没有想到竟然这么严重。
我这个兄弟觉得这样下去搞不好他出院了还会跳,于是总是去医院开导他,但他也从不多说题目以外的话题。这天晚上也正要过去和他聊聊。
“我这次要跟他谈点别的。”我兄弟这么说。
然后他又告诉了我另外一件事情,关于学费的问题。
我们这一届的学费高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虽然很多人都有怨言,但规定就是如此,没办法。
但是他组织他们班上一些人拒绝交纳学费,并且和学校领导理论。
我却打击他说“从法律上,学校是没有问题的”。

唉~回头看看,他现在做的事情,不正是我所期待的吗?
为何自己在文字上,在口头上信誓旦旦的期待着,却又从实际行动上背叛。
我是个胆小的人……

Tag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