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听我说那路边的猫?

那天回家的时候,用手机上QQ和同学聊天,突然在路边看到一个刚刚出生的小猫,很小很小,大概才有几天大,于是便跟同学说。
可是她回了这么一句:“为什么要跟我说,跟我有关系吗?”
是啊,有关系吗?
一直有这么一个人,不论何时何地都会耐心的听我讲话,也许是与她相关的,也许是与我相关的,也许跟我们都没有关系。但是她会很耐心的听着,很幸福的听着……只要我愿意说,只要我觉得高兴,她都乐意去听。
可是现在这样一个人突然没有了,离开我了,一瞬间就变得不习惯起来。
听我说路边那只猫的人不在了……

总是教导她去展望明天的美好而忘记昨天的痛苦,原来自己也不过如此。
然而我会习惯,会适应。在没有她的日子,继续听着珞珈山上的杜鹃鸟“布谷,布谷”的叫着。
忘记一个人究竟要多少时间呢?我会去实践……

扬雄《蜀王本纪》:“杜宇……乃自立为蜀王,号称望帝。”鳖灵,原住长江边,是一鳖精修练而成,每天夜里他都要同出于江源之井中的情人朱利幽会。他听说西海水灾泛滥,便沿江而上,到了蜀国,望帝杜宇任用鳖灵为相,命其治水。朱利思念情人,也到蜀国来找鳖灵。那一天,正好望帝出猎,在山野间邂逅朱利,见朱利貌美如花,便命纳入宫中为妃。朱利不知鳖灵已是蜀相,不敢言明身份,却一直闷闷不乐。鳖灵治水有方,变水患为水利,望帝为他设宴庆功,鳖灵大醉,留宿宫中。深夜,朱利敲开了鳖灵的门,二人相见抱头痛哭,各诉别后思恋之情。望帝发现二人幽会,并听到了所诉情由,悔恨交集,当夜便草拟一道诏书,禅让帝位于鳖灵,自己却悄悄隐入西山修行。鳖灵继位,称丛帝。望帝在山中非常思念朱利,在痛苦和寂寞中郁郁死去,灵魂化作一只杜鹃鸟飞回蜀都。

more…

Tags: , , , , , ,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