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开了口

晚上和常委背靠背的坐在草坪上,说了很多。常委不像我想的那样有强烈的反应,相反,却平静得跟傻子一样。常委确实傻,我都说到那个程度了,他怎么也该猜出是谁了。若是委员,恐怕我不说她都知道了。

一直心痛得厉害,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内心中却一直有期待。每天见她一次便会心痛一次,痛到现在神经已经麻痹了,但心还是痛的啊!晚上坐在那里,心中突然的就平静了许多。
决心要忘记一个人,然而天天见面怎么能忘?决定要忘记那种感觉,然而我怎么可以欺骗自己的内心?用一个人忘记另外一个人是可耻的,我也不想让更多人受到伤害。恨一个人是有效的,然而我怎么能够去恨?
不再去刻意的瞟向她,不再去满教室张望只为找她,不再去开着QQ只为等她,不再看到她时却觉得满足的什么不说都够了。我会慢慢的忘记那张在阳光和溪水衬托下白皙的脸,忘记那明快的笑容,忘记那忧郁的眼神。

记得要忘记,这是副市长的QQ昵称。记得又怎么会忘记,我很想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