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爱的神经质需求

昨天中午,我在宿舍睡得正香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在敲门半天无果的情况下,该厮打起了常委的电话。常委的电话在我们宿舍有电锯的美名。因为它震动起来一直不停,声音恐怖。
常委只有爬起来接电话,原来是副市长夫人!她问了问副市长的情况就挂了电话。常委想到既然醒了,衣服也没有穿就去上厕所。谁知刚打开门,她就“吱溜”一下子钻了进来,吓得常委马上跳到床上。
她进来什么都不说,就坐在副市长的位子上玩手机。我看着常委实在是憋不下去了,就叫她:“同学,你能不能在门口站一下?”她走出门后常委才跳起来赶紧穿好衣服,一副“终于得救了”的表情。
之后我们自然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副市长,其后果就是他们两个人把我们宿舍霸占了一下午!

副市长夫人就是一个典型的对爱有神经质需求的人。她爱副市长,认为自己把所有的一些都献给了他,可是他并没有像自己爱他一样去牺牲。于是总是要副市长做出“牺牲”才觉得自己的付出有了回报。
逃课已经算不上牺牲了,逃实验还勉勉强强。一个电话便把他从WHU号令到HUST也是常有的事。上次11点副市长受到一个电话,马上就找我们借钱,然后一夜未归。星期五吵架的时候也是打了一场,最后把副市长的手机都拆了。

看到副市长的爱情之后,不知道多少人都会对爱情望而却步呢!

Tags: , , ,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