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爱

“你有多爱她?”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愿意为她付出你的生命吗?”
我不是个善于说谎的人,于是默而不言。表姐的问题似乎预示了我们现在的结局。
我们都还小,说爱对我们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也许我们只是随着性激素的刺激来说爱。这实在是一件不负责任的事情。
也许连这一篇文章也是不负责任的产物。在儿童节这天说爱,说责任,简直是愚人节的笑话。
我从来都没有猜对过她的想法,那简直比黑箱问题还困难。所以我现在只有放弃。只是这个哥哥要怎么做,谁能给我指条路?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永葆童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