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到底有多长?

Blog创建已经有一年了。

创建的初衷就不用再废话了…但是一年时间,究竟可以改变多少?我们来数数看。

市长和椒盐嫂分手了,准确的时间应该是这个暑假。十一买了手机的市长一直就很奇怪,每天都要找一两个女生用短信骚扰一下才好。有时候是我们班的,有时候是他原来的同学。不可否认其中有买了手机的兴奋,另外是不是还有寂寞的原因呢?那天焚书自然就是思想冲撞的高潮:企图彻底忘记椒盐嫂。市长焚书的哪个眼神,我想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明明充满着哀伤,放不开手,却装出一副什么都不要了的样子。自从他献血后总是自己叫着要放点血,挨一刀。星期五竟真的到校医院去做了个不大不小的手术。然后又一跛一跛的跳到CCNU去见另外一个女同学。

我的故事写的也不少了,写自己虽然有失公正,至少会比从他们牙齿缝里面一点一点敲出来的材料要充实得多。花一年时间去谈一场恋爱,究竟是多了还是少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同学一年半都忘不了一个人,也有同学下个月就能找到伴侣。我很普通,所以我哪一个都不是。记得曾经爱过,记得心最暖的拥抱,如此足矣。我叫LH帮助委员时,她这么跟我说的:“同学!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搞这些烦不烦啊!”对于委员,说这话是不对的,任何人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利,我们更应当保护他们的初恋。不过我本人倒是很赞同这句话。虽然有时也会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过都如过眼云烟。每次跟父母打电话时,他们总是要我说点事情,我说没有,我已经学会了自己解决所有事情。已经慢慢的习惯了孤独,心还要多久才会结冰?谁又知道我笑容背后的哀伤?

副市长跟野蛮女友仍然是欢喜冤家,天天吵,天天劝。我们都说:要是我们的恋爱也是这样,一辈子光棍反而更好。都以为如果有人先失恋,应该就是副市长了吧。因为副市长显得最没有原则。现在倒成了我们市的一棵独苗,这点也是怎么都没有预料到的。仔细想想,副市长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很努力,都不愿意放弃。这是他最大的优点,也是他最大的缺点:因为他只有在最后一刻才知道努力。再加上副市长独有的死缠烂打的必杀绝技,怎么可能失恋。现在两个人又XXX了,怕是想甩都甩不掉了。

常委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也许是跟我疏远了?我也不知道。常委最近跟暗恋的感情虽然在发展,但是我从他嘴里已经挖不出任何情报了,所以以下的内容全部是推测。暗恋还是在等常委的,否则去HUST一年多了还没有男朋友就很奇怪了。肯定也因为YY的事情生了常委的气,但是现在是完全的原谅他了吧。常委需要的只是机会和勇气,但是他缺少的也就是这么两点。常委跟我的关系已经大大不如以前,我也没有办法给他帮什么忙。只能祝福他了。

委员突然在这学期爱上了Xiao Luo,搞得我们措手不及。他终于肯面对他的真心了,原来放出的那些话都只是遮人耳目的。但是正如LH所说,目前实在不是一个谈情说爱的好时间,Xiao Luo也不是一个好追上的人。不过既然爱上了,我就全力支持他轰轰烈烈的爱一场。

一年到底有多长?
春耕秋收…

Tags: , , , , , , , , , , , ,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