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Twitter block The Post from posting

真是牛逼的逻辑,我可以做,你不能说。

Both Twitter and Facebook took extraordinary censorship measures against The Post on Wednesday over its exposés about Hunter Biden’s emails — with Twitter baselessly charging that “hacked materials” were used.

The suppression effort came despite presidential candidate Joe Biden’s campaign merely denying that he had anything on his “official schedules” about meeting a Ukrainian energy executive in 2015 — along with zero claims that his son’s computer had been hacked.

Source: Facebook, Twitter block The Post from posting

Zoombomber crashes court hearing on Twitter hack with Pornhub video

法庭视频会议没有设密码😂

The Zoombombing occurred today when the Thirteenth Judicial Circuit Court of Florida in Tampa held a bail hearing for Graham Clark, who previously pleaded not guilty and is reportedly being held on $725,000 bail. Clark faces 30 felony charges related to the July 15 Twitter attack in which accounts of famous people like Elon Musk, Bill Gates, Jeff Bezos, and Joe Biden were hijacked and used to push cryptocurrency scams. Hackers also accessed direct messages for 36 high-profile account holders.

Today, Judge Christopher Nash ruled against a request to lower Clark’s bail amount. But before that, the judge “shut down the hearing for a short time” when arguments were interrupted by “pornography… foul language and rap music,” Fox 13 reporter Gloria Gomez wrote on Twitter.

“I’m removing people as quickly as I can whenever a disruption happens,” Nash said after one Zoombomber interrupted a lawyer. A not-safe-for-work portion of the hearing was posted by a Twitter user here. The first 47 seconds are safe to watch and includes Nash’s comment about removing Zoombombers, but the rest of the video includes the Pornhub clip that caused Nash to shut down the hearing.

Source: Zoombomber crashes court hearing on Twitter hack with Pornhub video | Ars Technica

Twitter删除账户真的是为了支持香港?

8月19日,Twitter官方Blog发了篇文章,说他们发现一些账户蓄意传播香港游行的虚假信息,并且还有其他种种违反用户协议的行为,因此删除了一批账号,并且把这些账号的信息和发推的记录导了出来作为公开数据。

于是我拿这些数据做了一下初步的分析,得到了一些和Twitter官方说法不太一致的结论。

账户注册时间

账户注册的高峰是2017年。

推文时间

推文的高峰也是2017年,并不是巧合。于是,我有个假设……

于是把推文按语言过滤到只剩英文和中文,提取关键词并且做聚类,得到以下结果

推文分类

那个不高不低的分类11,内容是什么呢

分类11

分类11一共有43038条推文。

但是2019年6月以来提到香港的推文只有多少呢?

hk

一共只有1302条。

所以,Twitter删账户真的只是为了支持香港吗?

The Newsroom

我刚用Twitter的那段时间,感觉像是自己坐到了新闻终端前,世界各地的最新消息,不断的在眼前跳动,重要的消息还会被不同的人RT好几遍。不知道做一个新闻实习生是不是相同的感觉。

HBO的新剧,The Newsroom,讲的就是新闻直播间的故事。
是的,美国的新闻环境和中国的不一样,剧中人物的新闻理想过于崇高。
但是就如第三、四集所展示的,即使在新闻被称作第四权的美国,仍然会出现因为收视率或集团利益导致新闻不能被自由的传播。
而剧中人物纯真的新闻理想,尤其是第三集开头的致歉,虽然有些夸张,但仔细想想,谁没有过理想,更多的人只是在生活中慢慢的把它们丢弃了。

诚然,威尔的“文明化”教育显得非常粗鲁而且自以为是。他把新闻理想当作他的教义,“文明化”就是他的传教过程。正因此,这个团队才能在受到挫折后,即使在周末,也能对重大新闻迅速反应。
第四集结尾Coldplay的Fix You响起的时候,我的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我使用Twitter已经5年,经历过2008年四川大地震等重大事件,而现在,看到死亡数字却木然了。
新闻的物化,不可避免的改变着我。破碎的家庭,曾经鲜活的生命,变成了单纯的数字,仿佛赋值函数a=6一样。

唐,虽然很多地方是个混蛋,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经典到威尔都称赞他“真他妈是个新闻人”。
他说:一个人,是由医生宣布死亡,而不是新闻。

霍炬离开Twitter事件

不看@arthur369 的推我还真不知道这次争论的起因是AppStore的色情问题。因为我两个人都没fo,所以看到一堆围观群众基本都是在打哈哈。
Twitter不是一个适合讨论严肃问题的地方。这个结论已经被历史一次又一次的证实。无数讨论在Twitter上被参与者和围观者误解扭曲、偏离话题。即使真的讨论出一个结果吧,在Twitter这样的快餐文化中也几乎留不下任何印记。那么讨论的目的又何在?

花落去我见过一面,去年去上海的时候bao3带我认识的,他当时做胶州路大火头七的新闻稿,希望从我们这儿了解一些现场的情况。我只能就这一面之缘说说我印象中的花落去,如果你认识他比我更深欢迎指正。
他不是我乐意去接触的那种人,做事目的性很强,说严重点就是所有东西都可以是达成目标的工具。但我觉得他也不是wangpei所说的那种一般人用椅子轮他用消防斧的那种疯子。要说他这种人在社会上很常见,虽然在Twitter上不一定,不过我Twitter只fo了不到100个人所以可能形成这种偏见。

后来Doriscafe发文解释QQ群的事情。当时我只评论了四个字:“腐女误国”。其实我还想说花落去建这个群绝对不仅仅是给这群腐女每天八卦脑补用的,至于说究竟是什么目的,我也没证据只能猜。
花落去在那天也许是没说“我发这推你们给我打哈哈”,但一个自称道歉的人不仅在称呼上没有正式感,也没有劝阻一群腐女脑补,我个人认为他根本就没有诚意道歉。

离开Twitter很多方面是个好事。我记得我曾说过“不上Twitter的人是有福的”。虽然一方面是调侃中央的宣传政策,另一方面却也真是说Twitter过于浮躁。

霍炬?我没有见过。我以前只知道他每日定推北风挺傻逼的,结果他自己最后都坚持不下去了。
所以虽然他老婆说按他性格以后真不会回Twitter了,我也不信。
就算真的不回,两边也没什么损失。
说不定我也慢慢的就不上Twitter了呢。

Twitter就是江湖。

Re: 驳《Twitter暴政》

thriller32的原文在这里

即使他不写《驳<Twitter的暴政>》,我大概也会写一篇文章来注解。
我相信大部分的怒火都是源于一个误解。
我在前文中说Twitter的“暴政”,是从民主的暴政借用过来,Twitter不是一种政治制度,至多只能叫暴力,而非暴政。
而且我说“苗头”,也是在暗示这种暴力的实际危害刚刚发生或还没发生,被众人认为是杞人忧天,那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但有些人总是喜欢自证,不信可以参考前文的留言。
两年前,在我写我反对,北京奥运会之后,也被这样攻击过,有趣的是,这水火不相容的两拨人的语言和思维方式却是如此相似。

当然,大部分留言者都是理智的。
比较多的一种观点是“我不过是在网上围观一下他们,他们才是掌握着国家机器,可以随时让我去喝茶的家伙。”
势力薄弱不应该成为暴力的理由。

至于说苏格拉底到底是支持民主还是反对民主,我确实没有仔细的研究过。
仅仅是根据这篇文章,在Google中的摘要得出的结论。
但是现在想来,即使苏格拉底是反对民主的,用他的例子也不为错。
民主并不是被设计成只有民主的支持者才能生存下去的制度。

Twitter的暴政

有一种暴政不是专制,是民主造成的。
最早的民主体制的倡导者苏格拉底,正是死于民主的暴政。
我注意到Twitter上最近也有这样一种暴政的苗头出现,虽然我人微言轻,但不妨抛砖引玉。

daxa在Twitter上发了一推“此人 @ Turngb 忠党爱国,政治合格”,而后被众人RT围观。
我评论说要善待持不同政见者。
这真是一个奇观:由于GFW屏蔽了Twitter,所以在国内的Twitter众大多憎恨GFW和政府审查。而原本在现实中忠党爱国的不算少数的人,居然在Twitter上面就成了少数派,反被当成珍惜动物围观。
要说这些人,又不是国宝五毛,在Twitter上除了说说看到反动派想打以外,也不会造成什么实际危害。这种程度的言论自由,如果自诩为民主自由的Twitter党人不能给他,又如何叫人相信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

另一例则是Twitter观光团的现象,除了围观政府网站被黑以及新闻发言人的可笑言论之外,近来也经常会围观忠党爱国的文章,并且会留言斥之以五毛或脑残。
政府是可以任意批评的,因为政府是靠我们的税金运作。同理,五毛和国宝也是可以批评的。
但是随意去指责一个被忠党爱国教育所毒害的公民,我认为是不合理的。

此为Twitter的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