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农商行连续第三天出现挤兑

难道这个会成为压垮脆弱的农商行/合作社体系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估计如果还控制不住的话,会由四大行接管吧。

河南伊川农村商业银行(简称:伊川农商行)成为中国最新一家陷入困境的银行,连续第三天遭遇储户集中取款,尽管当地政府已经大力介入以为平息担忧。

周四当地政府官员、商界领导人以及银行高管一起现身伊川农商行主要分支机构。他们依次对着话筒做出保证,表示将支持这家银行,同时面带微笑的银行员工对着电视镜头在网点展示大量现金。伊川临近中国中部城市洛阳。

Source: 伊川农商行连续第三天出现挤兑 – 华尔街日报

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索赔摩科瑞逾400亿元 摩科瑞否认违约

摩科瑞:之前说好的帮你们洗钱,怎么换了个领导就不认账了呢?

“但至今摩科瑞都未能提供正本提单。”上述人士称,“根据合同中的交付约定,货物应该在2014年1月17日至2月21日之间在新加坡交付,但是2014年2月19日摩科瑞提供的拷贝提单不具备交货功能,所以摩科瑞既违反了合同约定,也违反了保函保证交付正本提单的约定。”

摩科瑞方面对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现在来指证五年前的交易表示惊讶,回复称这些指证没有根据,自己履行了义务,表示这些交易已经过去5年,“此前广东振戎从未提出过异议,并且持续在与摩科瑞进行交易,广东振戎并未在与摩科瑞的交易中受到损失”。

摩科瑞称会保护自己的利益,如果诉讼继续,摩科瑞要求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披露2011年与广东振戎开展业务以来的相关信息,包括内部通讯及会议纪要、银行账户、股东结构、内部审计报告、董事会纪要、贸易记录等信息。

Source: 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索赔摩科瑞逾400亿元 摩科瑞否认违约_政经频道_财新网

中国货币市场亮起红灯

包商银行这个案例告诉投资者,货币基金都可能因为激进的投资策略受到损失。
那风险更高的非标理财呢?

多年来,中国银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的短期借贷市场运行一直基于一个假定:在出现违约或资不抵债时,中国政府不会让相关方遭受重大损失。但近来这种信心受到冲击,上个月监管机构罕见地公开接管了陷入困境的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中国央行则更加罕见地公开承认,对包商银行的债权并非全部都能获得保障。

这些压力来得很不是时候。像券商和基金公司这样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是面临压力的民营企业的重要支撑,他们购买相当高比例的公司债券。此外,在2016年监管机构对银行借入短期资金为杠杆理财产品提供融资进行整顿后,这些非银行金融机构也成为最大的银行间净借款人。

自2018年初中国央行开始放松货币政策以来,通过债券回购和银行间贷款获得的非银行借款规模飙升。Enodo Economics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这部分贷款净额达到人民币74万亿元,同比增长近50%。因此券商和其他资产管理公司的融资困难对金融稳定和实体经济而言都构成重大问题。

Source: 中国货币市场亮起红灯 – 华尔街日报

包商行债务方案新进展 同业负债分阶协商

接管组的都是央行和银保监的领导,除非银行背后有大佬撑腰,否则我看不到平等协商的基础。

5月26日下午,央行、银保监会再度发布答记者问,指出“5000万元(含)以下的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本息全额保障;5000万元以上的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由接管组和债权人平等协商,依法保障”。

(略)

多位包商行交易对手告诉财新记者,前述受偿方案将从5月29日开始陆续签署、确权,由金融机构与包商行接管、托管方面自愿协商。

Source: 独家|包商行债务方案新进展 同业负债分阶协商_金融频道_财新网

民企众生相

没错,这就是中国金融企业的政治正确。

另一位银行人士也指出,这种问责机制的歧视,倒逼了银行还是倾向于给国企贷款,“因为如果是国企贷款出了不良,很少会因为未尽职而被问责;而一旦民企贷款出了不良,第一句话就是问你,‘民企给你多少好处?!’”一位股份行小微金融部主管坦言:“如果放贷给国企,出了问题我这个领导还可以继续当,不过是肉烂在了锅里;要是给民企出了问题,还要把我给牵连进去。谁会愿意担风险?”

Source: 【封面报道·下篇】民企众生相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部分农商行不良率飙升 是个案还是爆发前兆?

把银行破产说得这么“文艺”。

不过,亦有分析师对此持审慎观点,认为中小银行风险暴露会加速传导到同业,市场对此预期不足。“银行评级下调事件频发,在去杠杆背景下,商业银行不仅面临表外刚兑被打破,表内资产‘刚兑’打破预期亦增强。”兴业研究固收分析师徐寒飞称。

Source: 部分农商行不良率飙升 是个案还是爆发前兆?_金融频道_财新网

资管“水龙头”拧紧之后

还在问优势何在?银行理财本来就是个监管夹缝中产生的怪胎,全部灭掉也不奇怪。

银行更在乎的是,资管子公司能否享受与基金公司同等的政策条件。多位银行资管人士指出,在认购门槛、资金投向、估值方法这些关键问题上,如果银行理财要遵守比资管新规更严格的规定,银行理财的优势何在?更退一步说,即使仅按资管新规要求,银行理财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

Source: 资管“水龙头”拧紧之后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