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追求对中国的掌控,甚至瞄准昔日老友

所有这些名字都经常出现在郭文贵的嘴边,然而这些人的被抓并没有让中国走上更加自由和法制的道路。

Im 643667

王岐山影响力减弱的迹象出现在2020年,当时他的朋友、退休地产大亨任志强因在网上发表文章批评习近平对新冠疫情的处理方式而受到调查。相关部门拘留了任志强,把他开除党籍,并以腐败等一些罪名判处他18年监禁。

对任志强判刑后不到两周,中共宣布对董宏进行调查。董宏过去30年大部分时间一直是王岐山的得力助手,曾在王岐山领导的反腐行动中担任高级职务。

今年1月,中国一家法院裁定董宏犯有腐败罪并判处死缓时,官方媒体关于判决的报道提及了他以往在王岐山手下担任过的一些职务,在党内人士看来,这是将矛头指向了王岐山。

2021年,中国有关部门拘留了另一位与王歧山关系密切的商人——海航集团(HNA Group)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陈峰。海航集团的总部位于海南省,王歧山曾任中共海南省委书记。陈峰目前的行踪无法确定,也无法联系到他置评。

据知情人士说,在今年春节期间,中共纪检人员拘留了王歧山的妻侄姚庆,调查姚庆与海航集团的关系。2015年至2017年期间,海航集团风头甚劲,实施了一连串大手笔收购交易,包括入股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和连锁酒店希尔顿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 Holdings Inc., HLT),后来陷入财务困境,最终于去年进入法院主导的破产程序。

认识姚庆的人认为,他被拘留不仅仅因为他与海航集团的关系,也是对王岐山的一个警告。

知情人士说,姚庆几个月后被释放。无法确定政府有关部门是否指控姚庆有不当行为。记者联系不到他。姚庆也是前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的孙子。

今年4月,中共纪检人员对田惠宇展开了调查。田惠宇是一名资深银行家,在20世纪90年代王歧山担任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行长时,他曾任王歧山的助手。田惠宇今年10月被开除党籍,被指腐败、生活腐化、以权谋私。记者无法联系到他。

王歧山继续履行副主席的职责。今年9月,他代表习近平出席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的葬礼。当月晚些时候,中共证实王歧山当选为二十大代表,该大会目前正在进行中。

Source: 习近平追求对中国的掌控,甚至瞄准昔日老友 – 华尔街日报

中国流亡商人郭文贵提出将游艇Lady May送给债权人

游艇都不是你的,怎么可以拿来送人呢?

Im 522703

中国流亡商人郭文贵提出将一艘名为Lady May的超级游艇送给债权人,此前他因将这艘游艇开出债权人所在司法辖区而被处以1.34亿美元罚款。

这一罚款金额已经数倍于这艘152英尺长的游艇2,800万英镑(合3,650万美元)的买入价格。此前郭文贵的最大债权人太盟亚洲机会基金(Pacific Alliance Asia Opportunity Fund LP)在纽约因债务纠纷起诉郭文贵,双方之间的官司打了数年,相关法院要求郭文贵将这艘游艇开回纽约,但九个月来他并未执行这项指令。

在纽约一名法官认定郭文贵拥有Lady May并违反规定将其置于纽约司法辖区外之后,郭文贵于今年2月份申请破产保护。他否认自己拥有或控制Lady May,称这艘游艇属于他的女儿。

Source: 中国流亡商人郭文贵提出将游艇Lady May送给债权人 – 华尔街日报

中国流亡富商郭文贵在美国申请破产保护

不知道跟清丰看守所比起来,纽约监狱的条件怎么样呢。

Im 487206

在上周的裁决中,Ostrager说,郭文贵声称自己没有资产,但却在社交媒体上炫耀奢侈生活,包括豪宅、私人飞机和Lady May游艇。该法官去年就曾命令郭文贵不得将Lady May移出该法院的管辖范围,否则将被处以每天50万美元的罚款。

据上述裁决,郭文贵接下来花了大量时间搭乘Lady May号遨游,这艘游艇一路开到了佛罗里达,然后是巴哈马。截至本月早些时候,Lady May号在纽约最高法院司法管辖范围之外的时间已达到268天,因此,郭文贵上周被勒令缴纳1.34亿美元罚款。法官Ostrager承认,这比Lady May号2,800万英镑(约合3,800万美元)的购入价高出好几倍。

这位法官称:“尽管如此,如果拥有亿万身家的诉讼当事人可以既寻求在纽约和美国其他地方利用法院程序,又明知故犯地违反法院命令,那就无法治可言了。”

郭文贵还在另一桩破产案中与太盟亚洲机会基金对立。该案涉及纽约第五大道荷兰雪梨酒店(Sherry-Netherland)内一套可俯瞰中央公园的豪华公寓,郭文贵曾居住其中。一家当初代表郭文贵以大约7,000万美元买下这套公寓的控股公司于2020年申请了破产保护。

太盟亚洲机会基金称自己是这处房产的受益所有人。该房产目前处于挂牌出售程序中,具体要待所有权纷争解决而定。

郭文贵是中国的头号通缉犯之一,他在中国长期面临欺诈、洗钱等罪行的指控。郭文贵已否认这些指控。自从逃到美国后,郭文贵经常发视频指控中共高级官员腐败,并因此而出名。去年,三家与郭文贵有关的媒体公司同意支付5.39亿美元,以和解监管部门对它们在向5,000多名投资者筹集资金时违反了投资者保护法的指控。

Source: 中国流亡富商郭文贵在美国申请破产保护 – 华尔街日报

拒不配合美国会山骚乱调查 班农面临藐视国会指控

如果抛开政治立场的偏见,这篇文章后面对班农最近新闻总结得挺好的。

班农其人

班农是扶助特朗普入主白宫的要角。他曾为特朗普操盘2016年的总统竞选活动,被视为特朗普竞选以及日后执政前期的意识形态总管。

在与特朗普结盟前,班农是美国极端保守派宣传家,曾长年在极右媒体布赖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担任主编,这间网站也被认为是美国右翼民粹主义、排外主义等极端保守势力的大本营。

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他任命班农为无需参议院批准的白宫首席战略师和高级顾问。班农本应当负责美国国内的政治策略。但特朗普当时却力排众议,不顾国家安全班底和政治策略班底应有一定区隔的美国政治传统,一度将班农安插进白宫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由此,这位长年动员美国反体制群众情绪的极端保守派策士,一度在美国国家安全体制的决策层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时代》杂志曾在2017年2月以班农作为封面人物,称班农为“大操控者”。在班农影响力触及巅峰时,还有美媒将他称作美国的“影子总统”。

有美国舆论认为,特朗普之所以2017年1月一上台后就宣布退出TPP、主张在美墨边境建隔离墙、禁止多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的国民入境美国,以及执意带领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在这些重大的争议性决策背后,都有班农的思路和影响。

然而,由于班农立场偏激,加上其所代表的“反建制派”与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女婿库什纳、前财长努姆钦等多名温和派成员冲突不断,特朗普上台不到一年时,班农便离开了白宫。

2017年8月12日,“白人至上主义”者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集会示威时,与反示威者发生暴力冲突,最终造成1死34伤。事后,特朗普却拒绝与种族主义者明确划清界限,而是坚称双方“都有责任”。美媒当时认为,特朗普其实是在班农的支持下才作出了这样的表态。

2017年8月18日,白宫宣布班农离职。他就此成为了特朗普执掌白宫后,第10位离职的高层官员。

此后,班农与特朗普及其家人之间的矛盾也逐渐公开化。

在2018年年初出版的《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一书中,班农在接受作者沃尔夫(Michael Wolff)采访时,对前雇主特朗普的家人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批判。他不仅斥责特朗普女儿伊万卡愚蠢,还指称特朗普的长子小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前夕密会俄罗斯籍律师,这种行为属于叛国,“应该立即叫FBI来”。

针对班农对自己的抨击,特朗普曾不遗余力地回击:“班农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他被解雇的时候,不仅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理智。”

不过,据媒体报道,在特朗普任期后段,这对一度破裂的昔日盟友又恢复了默契和联系。2020年美国大选前夕,班农再度为特朗普建言献策,并在特朗普败选后依然坚持为他背书。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两三年,班农与逃往美国的中国商人郭文贵交往甚密。两人在班农从白宫离职后首次见面,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见过多达数十次,见面场所包括郭文贵的游艇和曼哈顿公寓。

2020年8月,班农被美国检方以欺诈筹款的罪名起诉,并于8月20日清晨在康涅狄格州附近海域的一艘豪华游艇上被捕。美国检方当时指控,班农联合他人发起了一个名为“我们来筑墙(We Build The Wall)”的网络筹款计划,一共诈骗款项逾2500万美元。

班农被捕时乘坐的价值3500万美元的游艇,正为郭文贵所有。此事一时引发了美国内外哗然。

今年9月,与郭文贵和班农相关的美国三家媒体公司因涉嫌非法集资,被美国证监会罚款5.3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元)。证监会指控,这三间企业向5000多名投资者非法出售了未注册的股票和数字资产。(详见财新报道“涉非法集资 郭文贵相关公司被SEC罚5.39亿美元”)

在前述欺诈筹款案件的审理过程中,班农始终否认自己有罪,之后他以500万美元取保候审。

直至数月后,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内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即2021年1月19日深夜,特朗普不顾他人反对,坚持将班农列入了美国总统特赦名单。这也直接终结了班农所涉的诈骗众筹案件的审理程序。

Source: 拒不配合美国会山骚乱调查 班农面临藐视国会指控_世界频道_财新网

与郭文贵有关的三家媒体公司将支付5.39亿美元和解SEC诉讼

郭文贵什么时候被抓起来?

S1 LY727 SECGUO M 20210913091110

三家与中国流亡商人郭文贵有关的媒体公司同意支付5.39亿美元,以和解监管部门对他们在向5,000多名投资者筹集资金时违反了投资者保护法的指控。

SEC表示,这份协议就该机构去年启动的一项调查达成了和解,该调查涉及相关股票和数字资产的销售是否符合小投资者保护规定。根据筹款文件,这些公司表示资金将用于建立一个新闻和社交媒体平台,且该平台将是“中国和西方世界之间唯一不受审查的独立桥梁”。

这三家企业——GTV Media Group Inc.、Saraca Media Group Inc.和Voice of Guo Media Inc.在未承认或否认不当行为的情况下与SEC的调查达成了和解。SEC说,和解款项包括向投资者偿还4.8亿多美元,并支付3,500万美元的罚款。

郭文贵曾是中国一名房地产开发商,几年前逃到美国,他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富有的异见人士,不断批评中共。在纽约居住后,他利用与前特朗普政治顾问班农(Steve Bannon)的合作关系,在网上吸引了大量粉丝。在中国,他被认为是头号逃犯之一,长期以来面临洗钱、欺诈和其他罪行的指控,他都予以否认,并已在美国申请庇护。

一年多来,这些公司的投资者抱怨说他们的钱拿不出来。此后,郭文贵的支持者开始出现在一些猛烈抨击他的批评者家门前,其中包括一个一直与执法部门合作的人,问题随之升级。

相关罚款总额也让该案成为SEC本财政年度(9月底结束)最大的执法案件之一。根据和解协议,这些公司要在网站上发布这一监管案件的通知,并在两周内偿还筹款所得。SEC通常会设立所谓的“公平基金”,由该基金管理人将资金分配返还给受害者。

SEC纽约地区办事处主管Richard Best表示:“SEC今日下令采取的补救措施,包括公平的资金分配,将为受到这些非法发行影响的投资者提供有力帮助。”

GTV和Saraca还和解了纽约州检察长办公室对二者筹款活动的调查。纽约州官员说,这两家公司发售股份之前没有注册为证券交易商。纽约州对GTV和Saraca处以4.79亿美元的罚款,这两家公司向SEC支付的款项将可抵消这些罚款。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去年首次报道了SEC对与郭文贵有关联的公司进行调查的许多细节。SEC当时表示,其调查正在进行中,这是一个信号,表明监管机构可能正式指控一些个人的不当行为。

GTV和Saraca在一份声明中称,很高兴达成这一解决方案,该方案会实现将资金返还给支持者的目标,自这些监管活动开始以来两家公司一直抱持这一目标。Voice of Guo Media的一名代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郭文贵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接受SEC的处罚,但表示,这些公司是中国共产党“黑暗势力”的受害者。他写道,我们与SEC的合作是成功的!

曾在中国成为政治犯的龚小夏称,一个重要问题是,GTV和其他与郭文贵有关联的实体能否支付5.39亿美元的和解金。龚小夏与郭文贵认识数年,曾帮助给这些公司的投资者提供建议,告诉他们如何向执法部门报告他们的担忧。

她表示,和解协议让许多GTV投资者的希望落空,特别是一些说郭文贵后来煽动支持者骚扰其批评者的投资者。她说,他们希望他被逮捕。

夏威夷的Jiamei Lu是其中一位心怀不满的投资者,她去年为Voice of Guo Media提供了4万美元。Lu说,不久之后,她对郭文贵以及筹资活动产生了怀疑,开始向SEC和美国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简称FBI)提供信息。

郭文贵曾在网上对Jiamei Lu进行了抨击,称她是中共的代理人,但她坚决否认这一说法。

Lu称,虽然她几乎已经对拿回投资的钱不抱什么希望,但SEC的和解远远不够。

她说,他们伤害了太多人和太多家庭。

SEC在一份和解命令中说,GTV和Saraca从个人投资者手中筹集了部分资金,这些投资者不符合这笔交易的财富和收入要求。根据美国法律,从这类财富和收入规模较小的投资者手中筹资的公司必须向SEC提交财务披露文件,并公开提供信息。

SEC称,郭文贵向许多财富和收入规模较小的投资者筹资,这些人相信了这些交易,其中一些人的投资额不超过100美元。

SEC称,GTV和Saraca将所筹集资金中的约1亿美元转移到了一只对冲基金,该基金使用了约3,000万美元来交易现汇和衍生品。SEC称,截至7月底,该基金已遭受约2,900万美元的投资损失。

这些公司还通过发售所谓的G-Coin和G-Dollar来筹集资金,它们在YouTube、Twitter和其他一些社交媒体网站上进行销售。这几家公司称,这些数字代币可以用来购买它们计划打造的媒体平台上的商品和服务。据监管机构称,这几家公司并未开发过或发行过它们所销售的数字代币。

过去几年里,郭文贵和班农找到了共同话题,他们都对中国持严厉批评态度,两人经常一起露面并出现在网络视频中。据GTV称,班农还担任过GTV的董事。SEC的声明中没有提到班农的名字,也没有提到其他个人的名字。

去年,班农在一起与本案不相关的案件中被指控犯有欺诈罪,他涉嫌从支持在美国南部边境建墙的众筹活动中卷走数十万美元。班农于2020年8月被捕,当时他正在郭文贵的游艇上。班农没有认罪,后来他被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特赦。

班农的一名代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Source: 与郭文贵有关的三家媒体公司将支付5.39亿美元和解SEC诉讼 – 华尔街日报

文件显示共和党筹款人曾谋划让美国驱逐郭文贵

从纽约时报这篇过去的报道来看,George Nader和阿联酋又是另一条线。
怪不得WSJ虽然全篇文章没有出现Nader,Broidy的关系网里却放上了这个名字。

布洛伊迪于2017年5月6日写了一份备忘录草案给阿联酋的顾问纳德,他提出了一个复杂的建议,要求两人依靠他们在华盛顿和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的综合影响力,利用一场不同寻常的三方交易获利。
根据计划,纳德会推动他的金主、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Mohammed Bin Zayed al-Nahyan)王储以郭文贵与阿联酋的商业纠纷为由,要求美国政府交出他。
同时,布洛伊迪会确保特朗普政府按照阿联酋的引渡要求行事。同时不让此事显得像是将中国异见人士转交中国。
布洛伊迪写道,阿联酋人之后可能同意将郭文贵交给中国,因为据他们所知,郭文贵欠阿联酋投资基金30亿美元。作为交换,布洛伊迪写道,中国人可能还清这笔债务。
布洛伊迪写道,“中国会同意付钱”给纳德和他自己,“阿布扎比也会付钱”给他们。
他和纳德“可以协助特朗普政府的成员,包括特朗普总统,库什纳,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国土安全部部长约翰·凯利(John F. Kelly)和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H. R. McMaster),让他们认识到与阿布扎比合作,将郭文贵交给他们的好处,这实际上是帮助中国进一步推进控制郭文贵的计划,“布洛伊迪写道。

Source: 文件显示共和党筹款人曾谋划让美国驱逐郭文贵 – 纽约时报中文网

中国通过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前筹款人游说遣返郭文贵新细节曝光

中文版来了。

《华尔街日报》2019年曾报道,检方去年加强了对布罗迪是否试图从他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中不当获利的调查,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调查还包括通过他为刘特佐和他的研究公司客户所做的工作。该调查的状态目前不得而知。

上述文件显示,布罗迪试图驱逐郭文贵的努力还牵涉到赌场大亨、同时也是当时RNC财务主席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文件中也没有直接点名韦恩,但可以从细节看出他的身份。文件称,2017年6月,布罗迪告诉一位同事,韦恩向美国总统重申了拒绝郭先生签证申请的必要性。2017年8月,他们两人从韦恩的游艇上致电特朗普,寻求核实郭文贵在美国的情况。

韦恩的一名律师说,韦恩已经协助了该调查。律师里德·温加顿(Reid Weingarten)说:“他在其中的作用很有限,且不是代表外国政府,完全是为了美国的利益。”

Source: 中国通过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前筹款人游说遣返郭文贵新细节曝光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