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删除账户真的是为了支持香港?

8月19日,Twitter官方Blog发了篇文章,说他们发现一些账户蓄意传播香港游行的虚假信息,并且还有其他种种违反用户协议的行为,因此删除了一批账号,并且把这些账号的信息和发推的记录导了出来作为公开数据。

于是我拿这些数据做了一下初步的分析,得到了一些和Twitter官方说法不太一致的结论。

账户注册时间

账户注册的高峰是2017年。

推文时间

推文的高峰也是2017年,并不是巧合。于是,我有个假设……

于是把推文按语言过滤到只剩英文和中文,提取关键词并且做聚类,得到以下结果

推文分类

那个不高不低的分类11,内容是什么呢

分类11

分类11一共有43038条推文。

但是2019年6月以来提到香港的推文只有多少呢?

hk

一共只有1302条。

所以,Twitter删账户真的只是为了支持香港吗?

流亡大亨郭文贵被美国公司指控为中国政府间谍

这个报道的广告效应,花多少广告费也买不回来啊。

Strategic Vision的律师Eddie Greim表示:“我们的目标不仅是要追究郭文贵及其网络的责任,同时也要保护自由中国的支持者们免受进一步伤害。”

根据上周五的文件,Strategic Vision招募了前情报人员或执法人员实施上述调查。该文件称,调查人员查明,郭文贵提供的前15个人的名字已被美国政府指定为“记录受保护(Records Protected)”的人,这些人的某些信息不对外披露。前情报官员说,这样的指定用于高度机密和有访问限制的政府数据库。专家称,在访问受到限制的政府数据中,有关这类被指定者的移民状态经常是对外封锁的,这可能意味着,此人也许是正在协助美国政府的外国人。

文件显示,Strategic Vision推断郭文贵正在寻找某些中国人的信息,这些人可能是在国家安全调查或其他敏感事务方面协助美国政府的中国公民。

法庭文件称:“郭文贵从未打算使用Strategic Vision的研究成果对付中共。这是因为郭文贵并不是他自己所宣称的异见者。相反,郭文贵过去和现在都是一个搜捕异见者的人、一个鼓吹者,是一个服务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共产党的间谍。”

郭文贵的律师Podhaskie否认了这些指控,他在其声明中称,郭文贵是中共在全球最想缉拿归案的异见者,自从到美国后,郭文贵已经成了中共最不留情面、最尖刻的批评者。

中国大使馆未回应评论请求。

Source: 流亡大亨郭文贵被美国公司指控为中国政府间谍 – 华尔街日报

郭文贵讲话中提到的人和组织

上图是以郭文贵讲话的文字稿为基础,用BERT模型做NER(name entity recognition)得到的提及次数最多的人和组织。

仅对结果进行了微不足道的调整。

因为文字稿未校对,NER模型也未训练很久,结果一般般,比如班农都没出现。

权当是练手吧。

感谢:

https://yiqiedoushiganggangkaishi.org

https://github.com/BrikerMan/Kashgari

https://github.com/amueller/word_cloud

海航集团计划撤销对流亡商人郭文贵的诽谤诉讼

为啥撤诉啊,继续告啊,再判他100亿。

海航的律师在周一提交给纽约州法院的文件中表示,郭文贵的言论“现已不受公众关注”,且该公司已得出结论,即起诉会毫无必要地分散该公司对关键业务优先事项的注意力,包括出售非核心资产和降低债务负担。海航于2017年8月提起这项诉讼,其律师已要求法官批准撤销该诉讼的动议。

在当时,郭文贵抛出的未经证实的爆炸性说法令海航头疼不已,该公司当时正在美国和其他地区疯狂收购,吃进了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和希尔顿(Hilton)连锁酒店等公司的大量股份。贷款人开始对海航所有权提出质疑,一些机构停止承销海航交易。其美国并购交易也受到了监管机构和国会议员的更严格审查。

海航表示,王岐山及其侄子都不是海航的秘密股东,并披露了所谓的真正所有权结构,其中包括两个大型慈善组织,共持有海航集团约52%股份。但这种结构引发了更多关于其所有权的疑问。

出于对所有权的担忧,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叫停了为海航旗下一家中资公司筹备上市的工作。《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17年9月份报道称,出于类似担忧,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 BAC)也选择不继续推进这项交易。

郭文贵瞄准海航是他详尽爆料中国政商精英腐败情况相关行动的一部分。他在周二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所说的有关海航的一切都属实,在他指称海航跟王岐山有关系时,并没有诽谤该公司。海航的律师在向法庭提交的文件中表示,海航仍然相信其提起的诽谤诉讼是有法律依据的。海航的一位发言人表示,除了这份提交给法庭的文件外该公司没有任何评论。

Source: 海航集团计划撤销对流亡商人郭文贵的诽谤诉讼 – 华尔街日报

北京市原副市长陈刚成2019年落马首虎 曾助郭文贵协调贷款处理违建

陈刚接任刘志华的位,以中国官场的作风,即使之前跟郭文贵不认识,也会对郭忌惮三分的。

在任职北京期间,作为主管规划和城建的副市长,陈刚和目前在逃的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郭文贵亦有多次交集,曾出面帮助郭文贵协调贷款,并多次帮助将郭文贵公司的违建合法化。

在具体事项上,2006年郭文贵通过扳倒刘志华收复“盘古大观”项目后,曾试图修改项目容积率,恢复了此前被北京市规划部门砍掉的建筑面积,并将一栋建筑修成高楼,还建设了12个空中四合院。知情人士表示,这栋高楼在原来的规划条件中是没有的,12个空中四合院也是违章建筑,后来通过缴纳罚款合法化,陈刚在其中曾为郭文贵提供帮助。

此外,2008年郭文贵在建设金泉广场写字楼项目时亦曾违规增加容积率。北京市规划委拟对这些违建面积进行处罚,如果按照最高处罚,甚至需要拆除违建,因此郭文贵面临的损失将会很大。后郭文贵通过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找到陈刚。马建曾在自述认罪视频中表示,“郭文贵找到我希望就此事能够帮他进行沟通,后来我跟陈刚进行了沟通,陈刚也答应帮忙,于是我派员以安全部十七局的名义,给北京市规委发了函,说明郭文贵是安全部的关系,为国家安全事业做出贡献,就违建一事希望北京市规委在不严重影响郭文贵公司利益情况下依法做出处理。北京市规委将情况报给陈刚,经陈刚批准以后,最后只对郭文贵的公司进行了罚款处罚,虽然是罚款的结果,但为郭文贵挽回了数亿元的损失。”

此外,2013年下半年时,郭文贵为改造其后海四合院占用了公共用地,北京城建部门要求其拆除违建,并将公共用地腾退。后郭文贵找到马建再次帮忙,马建联系陈刚希望帮助解决此事,但陈刚表示占地是违规的,没有办法协商。

财新记者了解到,陈刚还曾帮助郭文贵协调银行贷款。一位郭文贵公司曾经的高管表示,一次郭文贵请某银行高层吃饭,给陈刚打电话称需要帮忙。陈刚赶来后替郭文贵向该银行高层说好话,并表示郭文贵公司没有太多质押。该高管表示:“一个副市长为一个企业说话,打个电话就来了,郭文贵和陈刚的关系很密切。”

Source: 北京市原副市长陈刚成2019年落马首虎 曾助郭文贵协调贷款处理违建_政经频道_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