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选举’

Facebook apologizes for allowing Russian ads to interfere with 2016 campaign

Friday, October 13th, 2017

对不起,是我选出了总统。 -Mark Zuckerberg

A top Facebook executive said Thursday that the company regrets how Russian influence on the social network played out in the run-up to last year’s presidential election.

Source: Facebook apologizes for allowing Russian ads to interfere with 2016 campaign | Ars Technica

谢马第二战

Sunday, March 9th, 2008

第二次比第一次还要精彩。特别是谢长廷的进步很明显,不像上次被马英九攻击的几乎没了说辞。
谢长廷这次把优势放在两党之间的相互挟持以及一中共同市场,也就是马英九未来的政治计划。
而马英九则是针对民进党执政八年的历史问题,自己着重陈述未来的政策。

两个人都很精明。
马英九漂亮的一中共同市场计划背后,其实是基本上没法实施的困境。大陆和台湾能抛开不同的政治观点开展共同市场?即使可能,必然也会经过长时间的谈判,而马英九原本估计的一年达成根本就是空头支票,很可能在他八年执政(如果他能做八年总统)结束的时候,这个共同市场也无法形成。而且这个共同市场并不是只把大陆的广阔市场向台湾开放,台湾当然也会面临大陆的劳工等问题,马英九对这个问题的解释是台湾不会允许他们进来。不过大陆的领导人也不完全是白痴,当然不会把所有便宜让台湾占尽。谢长廷说把选举绑公投,支持共同市场的可以投马英九。我听到这句话简直要为谢长廷鼓掌,如果真这样搞,谢长廷肯定能击败马英九。
马英九故意在开始和结束的时候不提到一中共同市场,只是描述美好愿景,避免引起选民的反对情绪,同时攻击民进党执政八年的所有错误,换取选民支持。一般来说,执政哪会不出错。马英九就算是努力去创造一个廉洁的政府,难道会一个贪污犯都没有。差别不过是在程度,马英九则是尽力用语言来将两者描述得差异悬殊。实际上马英九在台北做市长的时候,据一位台湾朋友(parasite)所述,花了很大一笔钱却并没有达到原本的承诺,使这位朋友颇有微词。

统独的问题是最大的雷,民进党在这方面一直都有优势,但国民党一方面说要保持台湾主权独立,一方面要和大陆搞共同市场,这个两头讨好的功夫即使是陈水扁也没法办到。

现在的问题是马英九开了一个巨额空头支票,但谢长廷连这个支票都没填数字。两边都不是很能让人信服。
13天后的选举也许不会有什么悬念,但台湾接下来几年的走向则是很叫人担心。

大选电视辩论会

Sunday, February 24th, 2008

我真的很喜欢台湾人民,竟然能让我看到两个总统候选人同台辩论,宣传自己的政治理想,抨击对手。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竟然说的大部分我都能听懂。他们不是美国,不是欧洲哪个国家的总统,是中国人,是台湾人。

马英九看上去温文尔雅,攻击的重点在于民进党执政时期的腐败和经济建设不力。而谢长廷一听到马英九抨击民进党的腐败问题,则马上回击马英九的特别费案,同时抓住马英九在台北做市长时期的承诺未能实现的问题。

民主在台湾是这样一种东西,每个候选人给你描述一个美好的蛋糕,你觉得哪边更大,然后选了这个总统。可能半年以后就会后悔,但你也不能确定另外一个蛋糕是不是更好一些。
民主在中国大陆是这样子的,某天突然有个人跳出来了,说着我要为民做主啊,然后开始描绘这个蛋糕。不管你喜不喜欢,你就只能接受这一个蛋糕了。所以在他跳到台子上说着我要为你们做主的时候,你们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连听都可以不要听,你怎么想怎么做,不会造成任何区别。似乎本来就跟你无关,你不是人民,或者人民其实是官员皮带下的啤酒肚,随便啦……

而经历了更久大选历史的美国人,则是更加的坦然。
选Barack,大不了4年他什么也做不好,当了个烂摊子过渡总统,选Hilary,有可能她4年之内的强硬政策,把美国推向一个未知的空间(可能很有效,也可能极糟糕)。
所以总统什么事不做比什么事都做要好,知道是什么德行的比不知道是什么德行的要好(所以布什可以连任)。万一换个人比他还糟糕呢?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吧。

有人说台湾怎样民主怎样繁荣,我们大陆人又得不到丝毫的好处。
不对啊!要不是他们民主,我们怎么有这样一场辩论会可以看呢?
如果不是他们,我们又怎么知道民主的乐趣和苦衷?

所以台湾人啊,我真的是很喜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