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资本’

安邦,你的吃相太难看了

Saturday, January 31st, 2015

前一年安邦不停举牌民生银行,终于成为了民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然而这个第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也不高,刚过20%而已,安邦未必掌握了实际控制权。
民生的旧股东当然也没有坐以待毙,最近关于安邦高管均为太子党的新闻也布满了财经新闻的首页。
然而,谁也没想到民生的行长被纪委带走了。不,不能说谁也没想到,掌握了大量政治资源的红二代控制的安邦自然是知道的,甚至是一两年前就知道了。所以安邦看上了中国第一家由民营资本组建的银行,不是微众银行,是民生。
民生的股权比较分散,因此安邦可以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控制权。 
如果只是门口的野蛮人,那也不过是个市场行为。但是安邦在发展过程中受到的种种特殊照顾,就不能简单归结为市场行为了。

再往前一个月,佳兆业在深圳的所有房源均被管理局锁定不允许出售,导致佳兆业资金链断裂接近破产,不得不变卖项目甚至是卖公司。当然,佳兆业涉嫌商业贿赂,应该承担相应责任,但处罚也应是在事情查明之后。就算是财产保全,也应该从银行账户着手,而不是把可以变现的存货封存。这样做,无非是为了在收购的时候能够拿到一个更低的价格罢了。

这种事情甚至不是这个世纪才有的,1950s 对民族资本的社会主义改造,难道不也是走的相同路线?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中国的民营资本,始终是养肥了待宰的羔羊。
怪不得李嘉诚要往英国转移! 

晨光生物股价暴涨和民众示威有没有因果关系

Friday, July 13th, 2012

有媒体发现晨光生物(深圳:300138)在7月3日,也就是什邡市民示威的第三天,涨停。
因为晨光生物的产品包括防暴警察用的辣椒水等催泪剂,看上去像是很合理的解释。
我觉得顺着这个思路看看晨光生物以往的股价波动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希望发现更多晨光生物股价暴涨和示威的联系。
结果我先说出来,没有发现,很可能这次只是一个巧合,或者什邡的示威只是7月3日晨光生物股价上涨的因素之一。

我从国泰安那里下载到晨光生物2011年起到昨天的收盘价,由于晨光生物是在2010年底上市的,我认为这已经基本涵盖了晨光生物的所有业绩表现。总的来说,晨光生物不是一个表现很优秀的股票。
我将暴涨定义为股价比前一交易日日上涨5%,或比前第三个交易日上涨10%,筛选之后得到以下几个日期:

日期

单日涨幅

三日累计涨幅

2011/8/24

5.14%

6.11%

2012/4/25

10.00%

-49.58%

2012/6/14

6.08%

7.74%

2012/6/27

10.04%

6.91%

2012/6/28

3.80%

13.75%

2012/6/29

1.32%

15.73%

2012/7/3

10.03%

13.33%

2012/7/9

5.60%

2.69%

注:2012年4月24日晨光生物进行了每10股送10股的分红,实际分拆了股票,上表没有对分拆做修正。

然后我遇到了一个困难,本来在Google News上面可以按日期范围搜索新闻,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用中文的“抗议|示威|游行”能够搜到的国内示威活动聊聊无几,而英文媒体也不一定会对中国所有的示威活动有报道,这使得可能在股票暴涨日(或前几日)发生过示威活动但是我没法从新闻中得知。

因此我转而查看晨光生物的公告,看看能不能找到解释。

  • 2011年8月24日,晨光生物对股东大会决议发表公告,决定将“年产4万吨脱酚棉籽蛋白项目”的实施主体变更为新设立的子公司。这个决议预示着项目不久将正式动工,是利好消息。
  • 2012年4月25日,前一日晨光生物进行了分红计划,股价上涨情有可原。
  • 2012年6月14日,无公告,也没有找到示威的新闻报道。
  • 2012年6月27日至29日,有公告称天然植物综合提取生产加工项目二期工程生产线完成试车。什邡示威活动还未开始。
  • 2012年7月3日,公告称公司享受税收优惠,什邡示威第三天。
  • 2012年7月9日,前一个交易日有公告,获得专利等。

由上面的分析可以推断出,晨光生物股价受到公司公告影响较大,因此什邡事件后的上涨很可能只是一个巧合。

本文仍有不少缺陷:

  1. 没有将晨光生物的股价与大盘或同类股票进行比较,排除市场的整体波动。
  2. 对示威事件的查找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
  3. 没有将晨光生物与其他防暴用品生产企业的股价进行比较。
  4. 没有对晨光生物的分红进行股价调整。

银行的污点

Monday, November 24th, 2008

我曾经在Twitter上号召朋友自曝一下自己行业的黑幕。
因为我认为,如果有一个奶制品界的朋友早点这么做,也许全中国就会减少几十几百个哭红双眼的年轻母亲。
我现在在银行,那么就由我来说说银行的一部分污点。

除去金字塔上面那部分管理人员,银行的底层分为两类人:会计和客户经理。
你首先需要知道,这是两类非常不同的职业,他们甚至时常会发生冲突和矛盾。
我现在在做会计,那么,虽然说由我来曝客户经理的黑幕显得有些动机不纯,不过似乎只有这样才会批判得彻底,不是么?

银行的本质是什么?银行靠什么赚钱?
如果你相信银行是为了促进资金流动、调配资本市场而设立的,你大概也会信那个依靠暴力夺取了政权的党派说它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说到底是“要代表”还是“目前正代表着”,我也一直没有搞明白,不过那不是本文的重点。
银行就是以钱生钱的机构,如果说有什么其他的功能,那不过是附产物。
这种对钱的不加限制的极度追求,在客户经理身上得到了最佳体现。
银行鼓励所有的客户经理,在不违反法律的(至少不被抓)的情况下,尽一切所能吸纳资金。
无怪乎客户经理会夸下海口说“这款理财产品肯定不会亏”,或是“股市行情这么好,买基金稳赚”之类的话。这里,有一个外资银行的客户经理的忏悔录。
卖一份保险有几百元的提成、这个理财有几百万的任务……不要信他们跟你说的“那个产品比这个好”,他这么说,仅仅是因为那样对他自己更有利一些。
金钱的总额是个定值,他要拉到存款,就必须从其他银行,甚至是自己银行的其他人手中抢夺客户。
圈钱运动,恰如其分。

你甚至不能去责怪他们,他们并不是天性如此。
虽说做客户经理需要这样的才能,但银行对此的诱导和放纵才是万恶的源头。
你也许经常会听到有做了10年的会计,但几乎不会遇到做了10年的客户经理。
压力对年龄的限制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银行需要经常的“换血”,才能保证自己的形象不会因为他们的所为而受到损失。
所谓的临时工,虽然他们的薪酬相当的诱人。

所以我说这是银行的污点,客户经理其实很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