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股票’

美国参议院将对推翻中兴通讯和解协议进行表决

Tuesday, June 12th, 2018

属于我的1美元还回来😂

美国共和党参议院领袖罕见地向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发难,定于本周发起表决,这次表决料将推翻白宫令中国通讯企业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简称:中兴通讯)恢复业务的交易。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周一晚间在国会山进行游说,反对这一动议。但两党议员说,已就在《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简称NDAA)加入一条修正案达成一致,该修正案将禁止中兴通讯从美国供应商手中购买零部件。商务部在4月中旬发出了不得向中兴出口零部件的禁令,以此作为该公司违反和解协议的惩罚;中兴通讯曾就违反制裁规定向朝鲜和伊朗销售商品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

Source: 美国参议院将对推翻中兴通讯和解协议进行表决 – 华尔街日报

前海人寿业绩真相:投资浮盈 承保巨亏

Tuesday, December 13th, 2016

科科,宝能看起来很不好过。

投资收益之所以能达到129亿元,源于前海人寿以“对被投资单位能够施加重大影响”为由,将投资万科的股票浮盈入账。在财务报告中,前海人寿将万科列为联营企业,将其对万科的投资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科目转入“长期股权投资”科目(采用权益法核算),并在转换时点,将股票公允价值与成本的差额(即股票浮盈)计入当期损益,变成投资收益并同时增加长期股权投资成本。因此,2016年上半年,前海人寿长期股权投资增加了202亿元,增长155%。其实,这种账面增值仅仅是“纸面富贵”。

Source: 独家|前海人寿业绩真相:投资浮盈 承保巨亏_金融频道_财新网

资管计划的自相矛盾

Wednesday, August 17th, 2016

财新这篇文章讲的很透彻,也切中了现在中国银子银行的要害。

证监会认可钜盛华作为信息披露义务人,相当于承认资管计划是委托关系。虽然避免了信息披露的麻烦,但是一脚踏进了资管业务的地雷阵。前面已经说过,证监会只能对基于信托关系的资管计划实行监管。对委托关系的资管计划实行监管,师出无名。而且,基于委托关系的一对多资管计划不可避免触碰通道业务,违反账户实名制,场外配资等诸多问题。

证监会对上述问题自圆其说的难度很大,总不能在处理信息披露的问题时认定是委托关系,在处理资管业务的问题时又认定为信托关系吧。在反复强调资管计划应当回归本源(信托关系)的情况下,证监会如果在万众瞩目的宝万之争中承认委托关系的资管计划合法化,鬼才知道会对几十万亿的资管计划和资产证券化产品产生什么连锁反应。很可能冤死(或者装死)的场外配资要借结构化资管产品卷土重来了。

万科的举报信熟门熟路,估计是因为万科自己在资管计划上也是老司机。老司机举报别的老司机,真可谓互相监督,结局也难免荣辱与共。可惜的是,万科过于迷信行政权力。证监会无论按什么法律关系处理举报信,都不能改变钜盛华持有万科股票的事实。

万科关于认定资管合同无效,取消钜盛华表决权的要求,超出了证监会的职责。证监会只能依据《证券法》监管收购人是否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依据《基金法》监管资产管理人是否勤勉尽责。而且,在去年股灾期间都没有处理资产管理人的证监会,又怎会在没有“软柿子”的宝万之争中对自己的孩子下狠手。

万科的公开举报事件会如何收场?不妨重温《皇帝的新装》。故事如此结尾: “他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最后所有的老百姓都说。皇帝有点儿发抖,因为他似乎觉得老百姓所讲的话是真的。不过他自己心里却这样想:“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因此他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内臣们跟在他后面走,手中托着一条并不存在的后裙。

Source: 资管计划的自相矛盾_观点频道_财新网

恒大确认买入万科

Thursday, August 4th, 2016

剧情反转了几次。

许教授是站哪边的?

不管站哪边,王石应该是惨了。

13点18分开始,万科A股价直线拉升,十分钟后涨幅超过5%,达到日内第一个小高点。随后,新浪财经、腾讯财经、第一财经相继发布消息称,“恒大集团相关人士否认,公司及许家印个人均未买入万科股票”。

中国恒大(3333.HK)在港交所发布公告,买入万科A 4.68%股份。

Source: 恒大持有万科4.68% 龙虎榜无机构现身

基金定投的摊薄成本效应究竟有多好?

Wednesday, October 2nd, 2013

我一直都对基金定投宣传当中的摊薄成本效应很感兴趣,经常希望能够定量研究一下基金定投的摊薄成本效应。于是昨天拉上了一个数学学士和准经济学博士,进行了如下研究。

首先解释一下基金定投的摊薄成本效应,造成这个摊薄成本效应的原因是投资人每次都是以固定金额申购基金,在基金价位较低的时候自然买得稍微多一些,价位高的时候买的稍微少一些,这样就摊薄了成本。

我们首先假定证券的价格分布符合正态分布,投资人以两种方式进行投资。第一种,每次以固定金额认购证券;第二种,每次认购固定份额证券。最后比较平均成本。

第二种比较好算,根据大数规则,最后持仓价位也是符合正态分布的,所以均价就是正态分布的平均数。
那么第一种呢?我们原本想找正态分布的倒数分布,结果发现维基百科上写了这个分布是没有平均数的。(数学真坑爹)

所以我们先把正态分布抛开一边,算了一下密度函数是余弦函数的情况,结果第一种投资只好一点点。但毕竟这个方差太小,没什么计算的价值。
在算余弦的时候,我们突然意识到可以用倒数定积分来得到正态分布下面一个近似的结果 ,于是测算了µ = 100,σ = 20 在 3倍标准差内的定积分,发现比方案二的成本只低3%,如果 σ = 30 的话就低10%。

当然参数不是任由我们随便定啊,要是随便定我们不就是经济学家了嘛!
所以我们决定用真实的市场数据,比如上证综合指数。可是上证指数的密度函数哪里来?
我们突然发现,这个问题不就是算数平均数(方案二)和调和平均数(方案一)的比较问题嘛!
于是去数据库下载到了上证收盘价格,从1991年7月15日至2013年5月31日的收盘价格,算数平均数为1705,调和平均数为1133.8,整整少了33.5%!但是,必须注意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股票从1991年到现在,成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当时也没有股指基金。因此上证指数只能作为一种数值波动的模拟,并不代表可以进行实际的连续投资。
所以我也计算了一下上证380指数的结果,可是上证380的数据开始于2010年11月29日, 算数平均数3482.7,调和平均数3400.9,调和平均数仅小2.3%

因此,如果你不是进行长达10年20年的投资,基金定投的摊薄成本效应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我们也下载了嘉实300基金的净值数据,但是中间的分红使得计算变得非常复杂。) 

纪念中石油君

Thursday, March 27th, 2008

转载自网易股吧

我们崇尚价值投资的散户还在中石油上套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破发只有一个跌停板了,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我因出差在25日中午,才知道上午中石油又有大跌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居然跌破19元。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机构的做空,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有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是亚洲最赚钱企业的中石油,更何至于无端的大跌以致接近破发呢?

然而今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股价。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打到18.72的竟有几万手的卖单。接着就有流言,说她是受机构利用来做空A股大盘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割肉股民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中石油,那时是万众瞩目上市的。自然,开盘价稍高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竟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机构的恶意做空下接近破发了,从48起,斜线下行到22,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跌破20,而恶意做空的机构又挂上了几十万手的卖单猛击两棍,于是便打到18了。

始终是亚洲最赚钱企业的中石油确是接近破发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股价为证。

  但是中外的恶意做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散户割肉的血污……。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巨幅缩水的帐户市值。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股市。我不知道这样的股市何时是一个尽头!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4000点好过年

Tuesday, January 22nd, 2008

看来不幸被我言中了,到处都是这几天股票一泻千里的消息。

我倒是很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因为我没有买任何股票啊。
既然跌得这么狠了,估计接下来脚步会慢一点,甚至一下子止跌也说不定。
一切都在那双看不见的手的掌握之中,这里说的当然不是市场。

2008年股票到8000点还是很有希望的,但我绝不是在推荐你进去。
所谓:涨,百姓亏;跌,百姓亏。

实习第二天

Monday, January 14th, 2008

实习第二天,今天他们中午有会,年终总结。
结果他们一个个都没写年终总结报告,今天一上午就是在网上搜模板,慢慢憋。
另一个写完了的则是在看股票,国企就是悠闲。

基于以上原因,我没有电脑可以用。
那位大姐看我没事做很无聊,就给我看一份技术文件,首页写着“机密”。
是内部人员编写的,很通俗易懂,和平时的应用结合紧密,大篇幅的就是在讲遇到什么错误要怎么办。
从这一份技术文件中,我大概了解到他们用的是SCO的Linux,还用了tuxedo做中继(?),数据库用的是SQL。

整个系统基本上总行设定的,下面按照章程来就行了。
所以技术手册上也没什么框架性的东西,这点让我有点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