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药业300亿“失踪”之谜

如此肆无忌惮的造假,你们还用财务分析来寻找矛盾,你们too high。
对付这种人就是应该当头一枪。

康美药业就是一个典型的上市公司在金融机构(及中介机构)指导下作假合伙骗散户的例子。

康美药业未披露库存商品具体名目,从主营业务分产品情况推断或包括中药材、中药饮片、西药、保健食品及食品、中成药、医疗器械等。

“如果是这样的库存商品,那是肉眼可见的,(调整后)253亿元的仓储和(调整前)75亿元的仓储怎么可能搞错。”对于康美药业的库存商品差错,一位医药行业分析师感到更不可思议,“康美的仓库遍及全国各地,这么大的差错意味着多地仓库都出现了清点错误,这太巧了吧”。

就算康美药业存货真实可查,其2017年的存货达到352.47亿元,按当年营业成本148.75亿元计,还原后存货周转率为352.47×365÷148.75=864.88天。

而中药贸易实际存货周转很快。据财新记者统计,2017年中药上市企业中,同仁堂(03613.HK)的存货周转为300天,云南白药( 000538.SZ )是149天,佐力药业( 300181.SZ )是124天,太极集团( 600129.SH )是105天,九芝堂( 000989.SZ )是71天,沃华医药( 002107.SZ )是33天,康美药业的865天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如此低的周转率,即使库存不过期也会面临跌价。但康美药业的跌价计提却畸低。康美药业调整前2017年存货为157.31亿元,跌价计提0.31亿元。调整后的352.47亿元存货,计提还是0.31亿元,计提幅度尚不足千分之一。

康美药业起家于中药材贸易,2018年年报显示,药品贸易收入80亿元,是占比最大的业务。由于中药贸易市场严重分散,作为行业龙头的康美药业市场占有率仅3%,但其毛利率一直保持在让人难以置信的高水准:以2017年为例,康美药业中药饮片的毛利率是34%,中药材贸易毛利率24.47%,远高于同期国药控股个位数的毛利率。

“毛利率高说明药品走俏,没必要囤大货。”上述分析师表示,目前中药贸易行业龙头毛利率基本稳定在8%左右,符合流通环节的特性,而康美药业的毛利率虚高,明显不合理,更和高企的存货互相矛盾。

Source: 康美药业300亿“失踪”之谜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证监会主席换人是问责吗?

文章写得很有道理,然而中国股市没法避免成为某些人获利工具的命运。

即使对于一位不存私心,只想做好工作的证监会主席而言,这样的证券市场也处处都是险境,方方面面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对整个市场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而本人也会为之付出沉重代价。现行行政体系对证监会主席的评估和激励似乎也缺乏合适与有效的标准,最近几任证监会主席要么壮志未酬、不被理解而被强行调离;要么变成唯上命是从,失去了专业和独立判断,成了“背锅侠”;要么聪明反被聪明误,原本清晰的原则和方向,在对上意的不断揣测中变得模糊,行为逐渐变形,终究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脱离”。

观察20多年的A股历史,证券市场的痼疾一个接着一个,环环相扣。比如,尚福林任证监会主席时期解决了股权分置的结构性问题,却为之后的大股东滥用定增、减持出逃埋下伏笔;2014年肖钢任证监会主席期间,为了响应提高直接融资比例、制造所谓财富效应的“政策”,放任投资者加杠杆无度,造成了2015年的“疯牛”和随之而来的“股灾”,再为了救灾而出动“国家队”、“抓坏人”的应急措施一错再错…….刘士余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在2016年2月接任了证监会第八任主席(参见财新WeNews ”金融人·事”2019年1月26日“刘士余再别证监会 在任三年是与非”)。

(略)

证券市场的监管的复杂之处在于,证监会的一把手需要跳脱当下的利益格局和短期政策导向,时刻把握住监管的基本原则,避免陷入抓细节、求一时之效,和落入“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窠臼中。前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曾提出,“证券市场监管主要是抓好信息披露,其他的都应该交给市场”,可谓抓住了本质,也是美国和中国香港资本市场监管的主要原则。现在沪深两大交易所盯住问题上市公司发出问询函的制度和做法,常常能问出市场之疑惑,大大增强了透明度和对上市公司的约束力。

当然,抓住信息披露仍只是第一步,针对花样翻新的欺诈行为,监管要保持雷霆之势。在任期间,刘士余也展现了与利益集团正面交锋的一面,“妖精论” 揭开了对部分险企和问题机构不法行为的大清查,证监会针对违法违规行为处罚力度也大大增强;但监管原则与政策前后矛盾也是大忌讳——本来坚持退市制度和打击泛滥成灾的买壳上市,是刘士余任内的一大贡献,有助于市场价格体系的理顺,在遭遇市场压力和指数下跌后,买壳上市又死灰复燃,一些明显的欺诈者买壳上市却一路绿灯。

Source: 证监会主席换人是问责吗?_观点频道_财新网

2.09亿卖画落空 电广传媒10.5亿出售土地资产

交易所这次怼得好,希望对赵家企业一视同仁。

电广传媒一直在为扭亏努力。此前,电广传媒拟将徐悲鸿油画《愚公移山》以2.09亿元出售给湖南广播电视台。交易披露后,电广传媒被指为实现扭亏,突击出售艺术品,遭深交所质询。12月21日晚间,电广传媒公告称,为避免曲解与猜测,决定终止此次交易。

2018年,电广传媒多次受深交所质询。2018年4月份,电广传媒2017年业绩预告从盈利2600多万元更正为巨额亏损4.64亿元,因而遭到深交所18条询问。

电广传媒与华为签署的有关5G的《战略合作协议》也受到深交所发函关注。2018年12月20日晚,电广传媒发布公告称,将与华为在5G端到端系统建设、5G行业应用示范、4K 等5G 视频业务孵化、全媒体云及5G人才培养等领深度合作。

12月21日,深交所发函,要求电广传媒补充披露其与华为建立合作关系的商业契机、拟进入5G领域的原因及可行性论证情况。目前,电广传媒还未就此回应。

Source: 2.09亿卖画落空 电广传媒10.5亿出售土地资产_公司频道_财新网

险资救市路径明确 资金集中通过专项产品入市

平准基金居然动用保险资金。结果应该会演变成对投保人的剥削。

2017年1月,保监会将保险公司投资权益类资产占保险公司总资产比例从40%调整为30%,单一股票投资占保险公司总资产比例从10%调整为5%,当时保监会的解释是撤回“临时”救市政策。不到两年时间,这一投资比例虽未有调整,但允许保险资金设立专项产品,参与化解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这是巨大的放松,连比例都没有了。”一位保险公司人士表示。

Source: 险资救市路径明确 资金集中通过专项产品入市_金融频道_财新网

贾跃亭兄弟股份被处置 债权人15亿借款只值1.5亿

贾会计洗钱的手段高啊,8亿美元这么快就洗没了。

贾跃亭抽身上市公司,欠下金融机构数十亿债务,而在美国另起炉灶造车,近期又再次陷入和股东恒大的纷争。近日,贾跃亭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申请了紧急仲裁程序,要求与恒大集团脱离关系。今年6月,恒大曾在FF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对其进行融资,但随后双方在控制权上产生矛盾,并最终使得贾跃亭决心脱离恒大。

但问题在于,接近FF的知情人士称,目前FF“一分钱都没有了”,贾跃亭再度面临资金困境。

Source: 贾跃亭兄弟股份被处置 债权人15亿借款只值1.5亿_公司频道_财新网

Tesla’s Go-Private Dream Doesn’t Add Up

是的,资本市场没有见过在(真实的)并购前把并购消息放出来而且连价格都有的。华尔街都懵圈了。

But what would seem like great news for its shareholders comes with plenty of unanswered questions. This would be twice the size of the biggest buyout in history, one that ended in bankruptcy. And Tesla is the exact opposite of the type of company buyout firms want: It burns rather than generates cash and it is already neck deep in liabilities. If Mr. Musk hasn’t lined up the financing he claimed, he could be accused of trying to drive up Tesla’s stock to make the company’s many naysayers suffer. Tesla didn’t respond to questions about the nature of this committed financing.

Source: Tesla’s Go-Private Dream Doesn’t Add Up – WSJ

A股将迎独角兽 CDR八家公司争先

这篇文章槽点太多了。仅略举一二:

  1. 刘士余不管H股上市,第一段“显然”没有任何道理。虽然后面进行了一点说明。
  2. 这次证监会旗帜鲜明的欢迎独角兽,直接得利的只有小米一家,BATJ回来未必是好事,可能被国有化。
  3. 最后一段引用投行人士的话形容小米为“归国华侨”,是上个世纪的思维模式。

从这次小米上市的架势来看,后台非常非常硬。

1月10日,小米创始人、董事长雷军一行拜会了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很显然,这是小米在为启动H股上市做最后的准备。市场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小米正在谋求成为以非标准股权架构在香港上市的第一家。

1月19日,小米召开了去香港上市的上市启动会,港股承销商外资投行确定为高盛、摩根士丹利、瑞信和德银。中资券商则有中金公司和中信证券旗下的里昂证券。

但彼时外人并不了解的是,小米与中国证监会沟通频繁,主要是后者想挽留小米能够在A股也上市,并提出以CDR的形式,同样可以解决“同股不同权”的问题。

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小米已经答应,除了在香港上市,将拿出少量比例的股份打包成CDR的形式在A股上市,目前已经由中金公司和中信证券开始运作。

一位投行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如果小米真的打算在A股上市,同股不同权的问题在技术上也不是完全不能实现。

小米在中国市场虽然有一定市场规模,但跟华为、OPPO和vivo等国产品牌相比并不具备明显竞争优势,反而是在印度市场做得非常成功,尤其是在2017年三季度,小米手机出货量在印度一度登顶。在俄罗斯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小米也表现出色。所以,小米在做好国内市场的同时 ,也亟需打造一个国际品牌。“如果只是发A股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发CDR就像一个‘归国华侨’,更符合小米的定位。”

Source: 独家|A股将迎独角兽 CDR八家公司争先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九鼎投资免费获赠上亿资产 惹各方争议

小股东是个屁啊。

一边是A股投资者面对“天下掉下的馅饼”狂欢,另一边是九鼎集团新三板股东的各种不满。“九鼎集团将资产免费送给上市公司,完全没有征求过我们股东的意见,也没有经过股东大会表决,这是掏空新三板公司向上市公司进行利益输送。”一位九鼎集团的新三板股东告诉财新记者。

Source: 九鼎投资免费获赠上亿资产 惹各方争议_金融频道_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