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资救市路径明确 资金集中通过专项产品入市

平准基金居然动用保险资金。结果应该会演变成对投保人的剥削。

2017年1月,保监会将保险公司投资权益类资产占保险公司总资产比例从40%调整为30%,单一股票投资占保险公司总资产比例从10%调整为5%,当时保监会的解释是撤回“临时”救市政策。不到两年时间,这一投资比例虽未有调整,但允许保险资金设立专项产品,参与化解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这是巨大的放松,连比例都没有了。”一位保险公司人士表示。

Source: 险资救市路径明确 资金集中通过专项产品入市_金融频道_财新网

贾跃亭兄弟股份被处置 债权人15亿借款只值1.5亿

贾会计洗钱的手段高啊,8亿美元这么快就洗没了。

贾跃亭抽身上市公司,欠下金融机构数十亿债务,而在美国另起炉灶造车,近期又再次陷入和股东恒大的纷争。近日,贾跃亭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申请了紧急仲裁程序,要求与恒大集团脱离关系。今年6月,恒大曾在FF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对其进行融资,但随后双方在控制权上产生矛盾,并最终使得贾跃亭决心脱离恒大。

但问题在于,接近FF的知情人士称,目前FF“一分钱都没有了”,贾跃亭再度面临资金困境。

Source: 贾跃亭兄弟股份被处置 债权人15亿借款只值1.5亿_公司频道_财新网

Tesla’s Go-Private Dream Doesn’t Add Up

是的,资本市场没有见过在(真实的)并购前把并购消息放出来而且连价格都有的。华尔街都懵圈了。

But what would seem like great news for its shareholders comes with plenty of unanswered questions. This would be twice the size of the biggest buyout in history, one that ended in bankruptcy. And Tesla is the exact opposite of the type of company buyout firms want: It burns rather than generates cash and it is already neck deep in liabilities. If Mr. Musk hasn’t lined up the financing he claimed, he could be accused of trying to drive up Tesla’s stock to make the company’s many naysayers suffer. Tesla didn’t respond to questions about the nature of this committed financing.

Source: Tesla’s Go-Private Dream Doesn’t Add Up – WSJ

A股将迎独角兽 CDR八家公司争先

这篇文章槽点太多了。仅略举一二:

  1. 刘士余不管H股上市,第一段“显然”没有任何道理。虽然后面进行了一点说明。
  2. 这次证监会旗帜鲜明的欢迎独角兽,直接得利的只有小米一家,BATJ回来未必是好事,可能被国有化。
  3. 最后一段引用投行人士的话形容小米为“归国华侨”,是上个世纪的思维模式。

从这次小米上市的架势来看,后台非常非常硬。

1月10日,小米创始人、董事长雷军一行拜会了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很显然,这是小米在为启动H股上市做最后的准备。市场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小米正在谋求成为以非标准股权架构在香港上市的第一家。

1月19日,小米召开了去香港上市的上市启动会,港股承销商外资投行确定为高盛、摩根士丹利、瑞信和德银。中资券商则有中金公司和中信证券旗下的里昂证券。

但彼时外人并不了解的是,小米与中国证监会沟通频繁,主要是后者想挽留小米能够在A股也上市,并提出以CDR的形式,同样可以解决“同股不同权”的问题。

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小米已经答应,除了在香港上市,将拿出少量比例的股份打包成CDR的形式在A股上市,目前已经由中金公司和中信证券开始运作。

一位投行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如果小米真的打算在A股上市,同股不同权的问题在技术上也不是完全不能实现。

小米在中国市场虽然有一定市场规模,但跟华为、OPPO和vivo等国产品牌相比并不具备明显竞争优势,反而是在印度市场做得非常成功,尤其是在2017年三季度,小米手机出货量在印度一度登顶。在俄罗斯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小米也表现出色。所以,小米在做好国内市场的同时 ,也亟需打造一个国际品牌。“如果只是发A股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发CDR就像一个‘归国华侨’,更符合小米的定位。”

Source: 独家|A股将迎独角兽 CDR八家公司争先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九鼎投资免费获赠上亿资产 惹各方争议

小股东是个屁啊。

一边是A股投资者面对“天下掉下的馅饼”狂欢,另一边是九鼎集团新三板股东的各种不满。“九鼎集团将资产免费送给上市公司,完全没有征求过我们股东的意见,也没有经过股东大会表决,这是掏空新三板公司向上市公司进行利益输送。”一位九鼎集团的新三板股东告诉财新记者。

Source: 九鼎投资免费获赠上亿资产 惹各方争议_金融频道_财新网

资管散户操纵广汽股价 被处罚款360万元

当庄家也不容易!

  另外一起违规行为此前未曾对外公开披露。自然人刘义君在2015年8月10日至8月13日期间,借用“何某彬”证券账户和“谭某”证券账户及资金进行炒股。2015年8月10日,刘义君通过大宗交易买入“广汽集团”股票2000万股,成交价格18.89元,交易金额3.8亿元。

        为了顺利卖出前述股票,刘义君先后采用高价买入申报及低价委托托盘的方式,以维持股价及制造买盘量很大的假象,在此过程中,刘义君合计亏损292万元。广东证监局对其处以30万元罚款。

Source: 资管散户操纵广汽股价 被处罚款360万元_公司频道_财新网

前海人寿业绩真相:投资浮盈 承保巨亏

科科,宝能看起来很不好过。

投资收益之所以能达到129亿元,源于前海人寿以“对被投资单位能够施加重大影响”为由,将投资万科的股票浮盈入账。在财务报告中,前海人寿将万科列为联营企业,将其对万科的投资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科目转入“长期股权投资”科目(采用权益法核算),并在转换时点,将股票公允价值与成本的差额(即股票浮盈)计入当期损益,变成投资收益并同时增加长期股权投资成本。因此,2016年上半年,前海人寿长期股权投资增加了202亿元,增长155%。其实,这种账面增值仅仅是“纸面富贵”。

Source: 独家|前海人寿业绩真相:投资浮盈 承保巨亏_金融频道_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