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cks will revisit their coronavirus crash low, and here’s when to expect it

这个比喻好形象:当熊市到底的时候,你不太可能问熊市是否已经结束,你很可能已经完全放弃股票市场,并且警告每个想入场的人这个上涨只是熊市给多头设的陷阱。

Sentiment also points to a lower low for the U.S. market. That’s because the usual pattern is for the final bear-market bottom to be accompanied by thoroughgoing pessimism and despair. That’s not what we’ve seen over the last couple of weeks. In fact, just the opposite is evident — eagerness to declare that the worst is now behind us.

Another way of putting this: When the bear market does finally hit its low, you are unlikely to even be asking whether the bear has breathed his last. You’re more likely at that point to have given up on equities altogether, throwing in the towel and cautioning anyone who would listen that any rally attempt is nothing but a bear-market trap to lure gullible bulls.

Source: Stocks will revisit their coronavirus crash low, and here’s when to expect it – MarketWatch

How far can the Dow fall? Here are some key chart points to watch

这篇文章有点意思,从技术上分析了这次大跌里道琼斯工业指数的几个底部:20764, 18050, 15335。

And the first major Fibonacci level, as the 38.2% retracement of the bull market off the March 2009 closing low to the Feb. 12, 2020 record close of 29,551.42 comes in at about 20,764. Basically, close enough to the trend line for horseshoes and technical analysis.

Source: How far can the Dow fall? Here are some key chart points to watch – MarketWatch

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实为绑定国内债权人和FF利益

最后这个声明跟之前老板的口吻非常像,什么都是重大利好,结果他现在被撤职待岗。
不过贾跃亭的这个洗钱铺子可能真的还没关呢。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在声明中表示,个人破产重组方案完成后,贾跃亭把个人所持有的全部 FF 股权和相关收益权转让给债权人,个人担保义务和债务得以解除,从而可以回国推动和落实FF 中美双主场战略,这对 FF 成功融资和未来 IPO 都是重大利好,尤其对 FF 中国业务的快速发展意义重大。

10月14日,FF新任CEO毕福康表示,FF目前已经有明确的财务计划, 预计在明年一季度完成融资,融资到位后12个月至15个月开始寻求IPO机会。

Source: 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实为绑定国内债权人和FF利益_财新网_财新网

重大违法退市制度执行之辩

中间这个董登新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不让康美退市,显然是为了保广发证券。

相比康得新,康美药业退市与否,背后利益各方更加暗潮涌动。一位地方证监局人士也对财新记者表示,康美药业案中地方政府在力保,是否需要推动退市要看博弈结果,“牵一发而动全身,康美如果被严重处罚,保荐方广发证券就没法只罚酒三杯了”。截至目前,与康美药业合作了18年的广发证券,尚未被正式立案调查。

董登新对财新记者表示,对严重程度的判断是多维的,比如对投资人造成的损失、对市场规则的破坏程度、财务指标造假占公司实际营业的比例等,都可作为评判康美药业能否退市的标准。

(略)

“过去为什么退市难,一个原因是地方政府对当地上市企业退市非常地保护,每次关于壳退市的问题都是省长亲自出面的。这次虽然退市新规明确了几个退市类型,但比如出现环保问题,如果地方政府有意保护,开张证明并非难事。”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

Source: 重大违法退市制度执行之辩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康美药业300亿“失踪”之谜

如此肆无忌惮的造假,你们还用财务分析来寻找矛盾,你们too high。
对付这种人就是应该当头一枪。

康美药业就是一个典型的上市公司在金融机构(及中介机构)指导下作假合伙骗散户的例子。

康美药业未披露库存商品具体名目,从主营业务分产品情况推断或包括中药材、中药饮片、西药、保健食品及食品、中成药、医疗器械等。

“如果是这样的库存商品,那是肉眼可见的,(调整后)253亿元的仓储和(调整前)75亿元的仓储怎么可能搞错。”对于康美药业的库存商品差错,一位医药行业分析师感到更不可思议,“康美的仓库遍及全国各地,这么大的差错意味着多地仓库都出现了清点错误,这太巧了吧”。

就算康美药业存货真实可查,其2017年的存货达到352.47亿元,按当年营业成本148.75亿元计,还原后存货周转率为352.47×365÷148.75=864.88天。

而中药贸易实际存货周转很快。据财新记者统计,2017年中药上市企业中,同仁堂(03613.HK)的存货周转为300天,云南白药( 000538.SZ )是149天,佐力药业( 300181.SZ )是124天,太极集团( 600129.SH )是105天,九芝堂( 000989.SZ )是71天,沃华医药( 002107.SZ )是33天,康美药业的865天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如此低的周转率,即使库存不过期也会面临跌价。但康美药业的跌价计提却畸低。康美药业调整前2017年存货为157.31亿元,跌价计提0.31亿元。调整后的352.47亿元存货,计提还是0.31亿元,计提幅度尚不足千分之一。

康美药业起家于中药材贸易,2018年年报显示,药品贸易收入80亿元,是占比最大的业务。由于中药贸易市场严重分散,作为行业龙头的康美药业市场占有率仅3%,但其毛利率一直保持在让人难以置信的高水准:以2017年为例,康美药业中药饮片的毛利率是34%,中药材贸易毛利率24.47%,远高于同期国药控股个位数的毛利率。

“毛利率高说明药品走俏,没必要囤大货。”上述分析师表示,目前中药贸易行业龙头毛利率基本稳定在8%左右,符合流通环节的特性,而康美药业的毛利率虚高,明显不合理,更和高企的存货互相矛盾。

Source: 康美药业300亿“失踪”之谜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证监会主席换人是问责吗?

文章写得很有道理,然而中国股市没法避免成为某些人获利工具的命运。

即使对于一位不存私心,只想做好工作的证监会主席而言,这样的证券市场也处处都是险境,方方面面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对整个市场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而本人也会为之付出沉重代价。现行行政体系对证监会主席的评估和激励似乎也缺乏合适与有效的标准,最近几任证监会主席要么壮志未酬、不被理解而被强行调离;要么变成唯上命是从,失去了专业和独立判断,成了“背锅侠”;要么聪明反被聪明误,原本清晰的原则和方向,在对上意的不断揣测中变得模糊,行为逐渐变形,终究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脱离”。

观察20多年的A股历史,证券市场的痼疾一个接着一个,环环相扣。比如,尚福林任证监会主席时期解决了股权分置的结构性问题,却为之后的大股东滥用定增、减持出逃埋下伏笔;2014年肖钢任证监会主席期间,为了响应提高直接融资比例、制造所谓财富效应的“政策”,放任投资者加杠杆无度,造成了2015年的“疯牛”和随之而来的“股灾”,再为了救灾而出动“国家队”、“抓坏人”的应急措施一错再错…….刘士余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在2016年2月接任了证监会第八任主席(参见财新WeNews ”金融人·事”2019年1月26日“刘士余再别证监会 在任三年是与非”)。

(略)

证券市场的监管的复杂之处在于,证监会的一把手需要跳脱当下的利益格局和短期政策导向,时刻把握住监管的基本原则,避免陷入抓细节、求一时之效,和落入“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窠臼中。前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曾提出,“证券市场监管主要是抓好信息披露,其他的都应该交给市场”,可谓抓住了本质,也是美国和中国香港资本市场监管的主要原则。现在沪深两大交易所盯住问题上市公司发出问询函的制度和做法,常常能问出市场之疑惑,大大增强了透明度和对上市公司的约束力。

当然,抓住信息披露仍只是第一步,针对花样翻新的欺诈行为,监管要保持雷霆之势。在任期间,刘士余也展现了与利益集团正面交锋的一面,“妖精论” 揭开了对部分险企和问题机构不法行为的大清查,证监会针对违法违规行为处罚力度也大大增强;但监管原则与政策前后矛盾也是大忌讳——本来坚持退市制度和打击泛滥成灾的买壳上市,是刘士余任内的一大贡献,有助于市场价格体系的理顺,在遭遇市场压力和指数下跌后,买壳上市又死灰复燃,一些明显的欺诈者买壳上市却一路绿灯。

Source: 证监会主席换人是问责吗?_观点频道_财新网

2.09亿卖画落空 电广传媒10.5亿出售土地资产

交易所这次怼得好,希望对赵家企业一视同仁。

电广传媒一直在为扭亏努力。此前,电广传媒拟将徐悲鸿油画《愚公移山》以2.09亿元出售给湖南广播电视台。交易披露后,电广传媒被指为实现扭亏,突击出售艺术品,遭深交所质询。12月21日晚间,电广传媒公告称,为避免曲解与猜测,决定终止此次交易。

2018年,电广传媒多次受深交所质询。2018年4月份,电广传媒2017年业绩预告从盈利2600多万元更正为巨额亏损4.64亿元,因而遭到深交所18条询问。

电广传媒与华为签署的有关5G的《战略合作协议》也受到深交所发函关注。2018年12月20日晚,电广传媒发布公告称,将与华为在5G端到端系统建设、5G行业应用示范、4K 等5G 视频业务孵化、全媒体云及5G人才培养等领深度合作。

12月21日,深交所发函,要求电广传媒补充披露其与华为建立合作关系的商业契机、拟进入5G领域的原因及可行性论证情况。目前,电广传媒还未就此回应。

Source: 2.09亿卖画落空 电广传媒10.5亿出售土地资产_公司频道_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