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网络’

Massive cryptocurrency botnet used leaked NSA exploits weeks before WCry 

Tuesday, May 16th, 2017

在WCry之前,这个病毒就在利用这个相同的漏洞给宿主安装Adylkuzz挖矿软件,并且给宿主关掉漏洞端口以避免重复感染。客观上,这个病毒让宿主对WCry有了免疫。

也算是一种疫苗呢……

Symptoms of the attack include a loss of access to networked resources and system sluggishness. Kafeine said that some people who thought their systems were infected in the WannaCry outbreak were in fact hit by the Adylkuzz attack. The researcher went on to say this overlooked attack may have limited the spread of WannaCry by shutting down SMB networking to prevent the compromised machines from falling into the hands of competing botnets.

Source: Massive cryptocurrency botnet used leaked NSA exploits weeks before WCry | Ars Technica

一百度的灰

Monday, August 8th, 2016

趁机再空一下。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战略转型压力巨大。一方面,已蕴含商业模式风险的网络营销收入,一直是占比九成以上的单一收入来源,居高不下;另一方面,新兴业务未成气候,仍需持续输血。百度只得把增长压力分摊给全国负责中小企业客户的区域独家代理商,后者的业绩压力被逐年加码。  从2010年左右开始,全国各地总代理为完成百度每季度布置的业绩任务并获取绩效奖金,不惜补贴二级代理商,吸引中小客户跨区域投放广告。各家区域代理为争夺二级代理手中的“非企”客户,补贴金额一再提升,最高时能达到这些公司投放金额的两倍。“非企”业务吞噬着总代理的利润,勉力支撑着百度的财报数字,一些代理商已经开始撤离百度推广合作。

Source: 百度灰生态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从阿桑奇说开来

Sunday, July 28th, 2013

今天看了关于维基解密的纪录片 We Steal Secrets
也许有人会说这部纪录片是美国政府拍来诋毁自由言论的:因为显然片中几个受访人(包括导演)表达了对阿桑奇的不满意。他们倒不是对维基解密不满,但有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两个事物并不能分得清清楚楚,起码对阿桑奇本人来说如此。

阿桑奇是一个活在数字时代的人。他有固定的网站固定的Email,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称作家。他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人一共有四个孩子,但这些孩子可能不知道他们有这个父亲。
我相信,如果有技术可以把人的意识从肉体中分离出来,放到互联网上任其漂泊,阿桑奇一定会愿意尝试,只要他还可以享受得到性爱的快乐。 

我丝毫不怀疑阿桑奇为人类言论自由事业作出的贡献,但是这个景仰并不能让我停止质疑他性行为不检,也不能阻止我去评估他身上到底有多少光环理应属于别人。

不能因为你功勋卓著,就说你的犯罪不是犯罪。 的确,瑞典发布通缉令的时间和维基解密放出绝密资料的时间不谋而合。你可以200%猜测瑞典政府在通缉令背后有政治动机,但你不能100%确认这一点。时间上的先后不能成为逻辑因果关系。
而且,阿桑奇一直躲在英国,按说比瑞典要更亲美一些。他可不是一直躲在伦敦的大使馆,CIA要动手他早就在美国了。

而曼宁,这个真正做了最关键工作,甚至牺牲掉自己自由的上等兵,却在监狱中受到不公正待遇,等着迟到了三年的判决。

当我说维基解密和阿桑奇不是太分得开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阿桑奇在寻求捐赠以应对瑞典诉讼的时候说,捐赠是为了支持言论自由的伟大事业。你再仔细想一想,其实只是给阿桑奇那个不听话的小弟弟套上安全套。
但是仍然有人游行示威,举着保护言论自由的旗织要求释放阿桑奇,甚至对受害者及其亲人造成二次伤害。

其实我根本不关心发生在英国的事情。
我要说的是,中国的阿桑奇也很多。 
我就不点名某个因报道钉子户而成名的著名网友,和一大批后来者了。 

BitCoin Mining

Tuesday, May 24th, 2011

在这里我不多解释什么是BitCoin,我只是根据网上的数据计算一下投机BitCoin Mining的收益。

一开始想到Amazon的EC2平台。
有人已经尝试过,EC2平台根本赚不回成本。其中很大原因在于EC2的计算平台是由Nvidia显卡搭建,虽然N卡支持双精度浮点计算,对科学运算有极大帮助,但BitCoin这边都是整数运算,几乎是同档次ATI显卡的运算能力的1/10。
顺便说说EC2平台的计算量:cg1.4xlarge这款配置大约能提供170Mhash/s,其中两个显卡分别提供75Mhash/s。[reference]
PS3的计算能力约为22Mhash/s,已经用上了6个SPE和2个PPE。[reference]

那么用ATI显卡自己搭平台呢?
HD5850这款显卡大约有370Mhash/s的能力,淘宝价格才1000来元。配置一个Mining专用的机器3000元应该就能搞定。[reference]

收益呢?
有一位用户在EC2平台上用了9小时获得了0.38BTC。
以此计算,约14.495Thash能产生1BTC。
HD5850约需要10.88个小时产生1BTC。
1BTC目前价格约为50CNY。
因此不计算电费和折旧的情况下需要27.2天收回3000元成本。
以上计算均假设BitCoin的难度没有提升。

FYI,ATI HD5970的计算能力约为800Mhash/s,HD5870约为400Mhash/s。[reference]

不过BitCoin的难度很可能会随之上升,这是由市场决定的。
顺便一说,我一点都不喜欢BitCoin这个项目。

技术改变生活

Monday, March 21st, 2011

题目很大,我只想说说小事。

昨天上课,一老师课件放学校FTP,需要校园网才能登录。运气不错的是这个学院几乎每个教室都有wifi。于是我用iPhone连上wifi,GoodReader打开FTP,找到课件,下载到手机,瞬间搞定。更美妙的是,GoodReader还能直接预览PowerPoint文件。我曾说GoodReader是iPhone上最用心的一个软件,现在则是得到了印证。

英语课,老师的教学模式是:播放新闻视频—讲解生词—重放新闻视频—讲解转录稿—重放新闻视频—点人总结新闻内容。老师说,你们如果英语实在不行,也可以练速记,把转录稿记下来也能回答。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用手机照下来就好了。
英语老师的课件比较大,说要建公共邮箱。感谢政府让Dropbox基本没有推广价值,但我觉得至少搞邮件列表也比这个有前途吧。公共邮箱在163上,Gmail POP3获取不到,于是我登录公共邮箱,设置了一个自动转发,省了经常上去检查课件。
顺便说,记录生词现在也不需要笔记本了,有道词典,自带历史记录,相信很多其他词典也有这种功能。

今天早上企业管理,老师一开始复习微分,出了几题。我打开Wolfram,输入公式立刻得到答案,还可以看到解题步骤。
遇到不清楚的概念,用Article查询维基百科。

如今的手机从性能上已经超越了10年前的电脑,并且还有网络加持。
十年前电脑的普遍应用给社会带来的变革热潮尚未消退,移动设备必将带给人们更多的惊喜吧。

互联网的未来

Monday, January 3rd, 2011

从Twitter的兴起到foursquare、instagram的流行,移动互联网在重走万维网初期发展的老路。由纯文本向多媒体发展。
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的方向倾斜,根本动力是人类随时获取信息的希望。
而这种希望,将会把互联网推向怎样的未来?

移动互联网会进一步移动化,Google在这方面已经开发出Android作为对策,Apple的iPhone作为一个成功的平台将会继续领跑。Microsoft?Windows Phone 7 跳出手机的理念肯定会有支持者,但一个跳出手机的人如何去追捧这个手机平台?
Twitter如果不是傻子肯定要趟多媒体的浑水,140字哪有照片和视频精彩?Twitter for iPad 已经有这个雏形。Apple在2010年已经尝试了移动互联网的视频直播,HTML5的确有巨大的潜能待开发。

生物电池的突破也将在近几年完成。既时,能耗将不再是移动设备的瓶颈,移动设备的性能突飞猛进。
生物质电池,特别是以葡萄糖或三磷酸腺苷为燃料的生物质发电技术,将会直接推动电子设备植入人体。不仅提供健康和位置信息,对人脑的进一步研究将使大脑的外部储存器成为可能。

大脑的外部储存与移动互联网结合,人脑直接接入互联网的时代到来。
一开始,昂贵的手术和设备将该应用局限于中高产家庭中,而采用了这种技术的人群在智力上与传统人相比有极大优势,使他们可以进一步巩固社会地位。
发现自己无法翻身的穷人开始不满,使该手术成为社会问题。由于技术的发展和国家立法,手术渐渐的变成了一项国民福利。全民互联网的时代真正到来。

前提是能躲过2012,嗯。

反对绿坝,人人有份

Saturday, June 13th, 2009

你觉得在《1984》中,是什么让老大哥无所不能,控制一切?
电幕
有时候人们认为电幕不过是一个关不掉的电视而已。
真相并不是那样,电幕是强制安装在任何房间的,不能被关闭的,不仅能够播放图像和声音,也可以反向的向老大哥传回图像和声音的设备。
所以从一开始我说绿坝就是电幕。

如果你能够看到这篇文章,我充分相信你也认同这个观点:北京政府从来没有把色情列为互联网上的最大敌人,不同政见才是。
在GFW时代,我们无法系统的获得过滤词列表,但是绿坝的关键词列表则说明了一切。
他们在编写中国的新语

除了政治动机,绿坝还有很多可以被指责的地方。
绿坝夺标的过程中是否有经济犯罪
强制安装绿坝作为工信部的行政令,是否违法
绿坝是否侵犯了一系列开源的、私有的软件代码。

我说我愿意资助起诉工信部违法的律师500元人民币。
有人肯定要嗤之以鼻:法院会审理吗,会判工信部违法吗?
既然还有法律和法院存在,我们在学杨佳之前,至少得试一试。
上头若是撕破脸说法律算个屁啊。
很好,我们等的不就是这句话么?

我不鼓励那些没有固定收入的人群进行这个资助,但是你们也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在合适的场合表达你们意见,告诉他人绿坝背后隐藏的黑暗,联合绿坝的反对者。

这是一场我们输不起的战争。
所有网民联合起来。

分家在四月

Friday, April 18th, 2008

CCTV那群人搞过了一个《分家在十月》的视频,向我们讲述了在权力的诱惑下人们是如何不顾一切的斗争的故事。
这个四月真的就有两家大的论坛分了家,一个是TLF,一个是SiLU。

TLF是从别的地方看到的消息,我在TLF也不过是最近才注册帐户,所以感觉并不深切。
而SiLU,则可以说是身边的事情。

我知道SiLU分家的消息,是因为思路的管理员“雪还是白的”在我管理的电脑高手论坛发帖子要求我更改思路的链接
我这个小论坛为什么会跟思路有交换链接呢?因为管理员wenbo的缘故。
思路原本并不是高清论坛,在2003年左右的时候,也还没有高清这个东西。
当时的思路,不过是代替已关闭的电脑高手论坛存在的一个技术论坛而已。
当时思路的管理员wenbo,又名凌晨三点,也是原电脑高手论坛的管理员。

思路什么时候开始转型到高清,我并不知道。
只是在我着手恢复电脑高手论坛的时候,和凌晨三点有一些交流。
也多亏凌晨三点,以前论坛的数据才得以保留。
在我恢复了电脑高手论坛之后,凌晨三点一声不吭就在思路给了我一个链接。
我知道以后也做了一个链接。
所以听到“雪还是白的”说wenbo怎样毁掉思路的时候我不是很相信。

今天访问老思路的地址,果然看到了wenbo的声明。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事情我也不知道谁对谁错,或是谁的错误更多一些。
只是wenbo这样公然卖掉思路的域名和数据,大抵是不恰当的。

原本以为将一个论坛做大很不容易,现在发现做大后想维持更不容易。
保持电脑高手论坛现在这样小打小闹的规模其实也很好……
谁真的在乎那一个星期几毛钱的广告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