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鼎立

随着联通在多个省市放出186的号段,移动、电信、联通,三大无线运营商都开始了3G网络的运营。
虽然这个局面早在1月就可以窥见端倪,但是到现在我才敢评说三大运营商。
水真的太深了。我不敢说我就弄懂了这其中的门道,仅做抛砖引玉之用。

移动 – TD-SCDMA

虽然都带着一个CDMA,但是三个网络互不兼容。TD一般被说成是中国制定的3G标准,这话大有文章。确实,TD是中国原邮电部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现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国际电信联盟提出的3G标准。但是,TD最初却是由西门子开发,被西门子卖给了大唐电信。基于以上两个事实,可以得出几点结论。

  1. TD的专利目前属于中国。
  2. TD的核心技术不是由中国研发的。
  3. 西门子选择了开发WCDMA而不是TD-SCDMA。

大唐电信买到TD的技术后,利用自身的政府背景,在工信部向移动施压,强安给移动一个TD牌照。
移动愿不愿意要TD?愿意才怪!移动早就秘密部署过技术上更为成熟的WCDMA,意图在3G中抢得先机。
这个故事简化之后,简直成了中国技术界的一种范本:一个国产或是伪国产的技术,通过挟持政府,排挤国际成熟技术,取得市场份额,进而获取暴利。
大唐电信在数钱的时候才不会想到什么“中国人自己的3G标准”这种废话呢。我甚至可以凭着直觉说,大唐电信和工信部在此过程中肯定牵扯到上亿的腐败。
所以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不是移动,又有哪个够那些利益集团吸血的呢?

联通 – WCDMA

联通虽然将自己辛辛苦苦建设了几年的CDMA2000拱手送给了电信(其实电信有付钱),但是收下了两大固网之一的网通,从此不必担心带宽和网间结算费用,又拿到了在全世界布网最多的WCDMA,和移动那个冤大头比起来,真的不算亏。
联通主要的问题在自身,人人都说联通是扶不起的阿斗,这话一点都没错。
在2G时代,联通一直是移动的小弟。网络建设比不过移动,服务质量比不过移动,客户资源比不过移动……说起联通来,人们只觉得网络差,客服差,除了资费便宜一点,没别的优势。因此,联通的客户,除了少量集团客户外,大部分都是低端客户。就连员工,可以跳槽到移动也绝不会留在联通,使得联通非常缺乏优秀的员工。
这次5·17电信日,联通的不足完全的暴露了出来。全国各地政策不一,有的可以直接放号,有的要等抽签,深圳一个联通的营业厅甚至就没有装修好。打客服也能得出不同的答案,有的员工甚至都不知道186是联通的3G号段。
二流网络,二流服务,给人这种印象的联通,非要反差似的提出最高的资费标准。吸引高端客户?对不起,高端客户一听到要抽签,转头就走。

电信 – CDMA 2000

电信是重组中最幸运的一个:没什么代价的白白抱了一个移动网络回家,而且升级到3G还基本上不需要什么成本。技术上足够成熟,手机终端也不可谓不丰富。
但是电信没有任何移动运营经验(小灵通基本上是按照固话经营的)。三大运营商,只有电信提出了按时长计费的上网方案从一个侧面印证了这点。

总结

3G鼎立,决胜的是时间。
如果移动有充足的时间让TD技术成熟…
如果联通有充足的时间建设网络,培养员工和市场…
如果电信有充足的时间弄懂移动网络的游戏规则,或是干脆去挖高级人才…
就看谁跑得快了。

安全广州

朋友在跟我说这个项目的时候已经是酩酊大醉,而陪他喝酒的我也几乎不省人事。
于是我甚至都不是确切的记得,这个项目的名字是不是“安全广州”,我也没有其他的消息来评估这位朋友跟我说的这个项目的可信度究竟有多少。但是这个冰山浮在水面上的部分,你们自己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看看是不是这样。

“安全广州”是国安领导下的一个项目,旨在加强2010年亚运会的安全保卫工作和满足未来打击违法犯罪的需要而实施,虽然领导机构是国安,但参与其中的机构和公司则是遍布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朋友说,在这个项目之下,隐私几乎就不存在了。

朋友问我有没有注意到广州街头几百米就树立着一个CCTV(闭路监控),基于最新的面部识别技术和高性能计算机,广州虽然还没有做到实时监控每一个面孔的移动,至少能用不长的时间从几万个CCTV的画面中识别出需要找寻的人(如果确实有出现的话)。然后,基于这个位置信息实时的监控该人物的移动。而且,除了这些由政府设立的CCTV,这个项目甚至可以调用其他公司写字楼、停车场的监控录像。面部识别比较难做一点,车牌的识别所需的时间就非常短了。

朋友说第二代身份证是可以机读的吧。这点我清楚,我连忙说,我就用过身份证阅读器,比手机大一点,将身份证在其表面一晃,身份证肉眼可读的所有信息就会显示在其屏幕上,并且还会自动的储存下来,利用的是RFID(射频识别)技术。朋友说,那个手持式阅读器的发射功率和接受天线都很小,身份证几乎要贴在表面才能读取。广州主要的人流密集位置都已安装大功率的设备,他们管那个叫做Gate,比如说那个地铁口,你从那里一过,身份证就被读取了。由于原本就是数字信号,实时的监控所有在这些门经过的人(准确说是身份证)的信息易如反掌。

我说那犯罪分子傻呢,出门还带身份证啊!朋友说,那手机得带吧,移动和联通公司都已经参与这个计划,随时都可以提供指定电话号码的位置、通话记录、短信内容、甚至是通话的录音。如果是签约用户,比如全球通,机主资料也一应俱全。

你别以为电信就干净,朋友继续说,法律规定ISP有义务保留用户近期的上网记录,你在什么时候上了什么网站,全部都清清楚楚。这个项目对电信则是有更高的要求,对于犯罪嫌疑分子,电信甚至记录那根网线/电话线经过的每一字节的数据。新版QQ的通讯已经是加密的?那是骗外行的!在腾讯公司的协助下,所有的通讯内容都是可以还原的。

银联提供消费记录;水、电、煤气公司提供某住房的近期使用记录;医院提供医疗记录……

我问,你这样做感到更加安全了吗?
谁知道朋友已经醉倒在桌子下面了。

为什么要放弃FeedBurner

FeedBurner在电信线路不可访问了;FeedBurner在全国的线路都不可访问了。
月光博客宣布转移到Feedsky,然后是妖精,还有更多的人

FeedBurner被GFW以后对我有什么影响?
访问某些开启了FeedBurner点击统计的Feed需要开一下Tor,其他的没有多大不便。
因为我用Google Reader订阅的。

FeedBurner被GFW以后对订阅数有没有影响?
这个世界上会订阅RSS的人本来就不多,用浏览器直接订阅的人更少。
而到目前为止,国内最大的几个阅读器(zhuaxia, xianguo)都可以正常抓取我的Feed,我的订阅数没什么变化。
当然,我的订阅数和某些大牛相比只是一个零头,所以我询问过月光。
他是这么回答我的:

有一些下降。 不过是因为我让抓虾修改我的feed的原因。

所以对普通订户没有什么不便。
对月光来说,最严重的问题可能是FeedBurner那不菲的广告收入直接减到了0。

我没有找到理由放弃FeedBurner,就像我现在仍然使用着Flickr作为我的唯一网络相册一样。

GFW, FeedBurner, RSS, feed

以和谐为名

写标题之前特地到Google查了一下,和谐这个词还能用。
要是不能用才奇怪了,如果去搜索“和谐”,结果给出一个“根据当地法律和法规,部分结果没有显示”的提示岂不是很有趣。
对和谐这个词的全新诠释真是我国劳动人民的伟大创新。

和谐是目的还是名义,我已经分辨不清楚了。就如当年老毛搞阳谋,百花齐放之后一一掐死,如果当时的学者有那个先知先觉,也不至于搞得全国腥风血雨了十年。谁也不知道现在的和谐只是一种名义,还是真的有和谐的目的。

当然,奥运要开了,外国人要进来了,中国应该以全新的面貌展示给世界,否则怎能体现我们天朝的优越性。于是乎,所有不合时宜的东西都必须废止,与时俱进嘛。

但是一个和谐的社会又岂是一朝一夕能够建立起来的呢?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罗马尚且残忍。
怎样给国外的友人展现我们的和谐风貌呢?
当权者绞尽了脑汁。

也许,和谐既是名义也是目的。
名义很明显,目的嘛……不管是不是真的和谐,至少要看上去很和谐,对吧?

于是新闻的标准已经不是真实,而是是否“大力唱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的主旋律”。说实话,如果不是偶尔看一下报纸,我真的没看出来这三好在哪里。
CCTV用Ayawawa的照片打个码就去冒充死人,CCTV的记者该不该因为损害名誉而判个几年呢?
当权者已经不关心了。因为问题并不在于包子的声誉重要还是人的名誉重要。
包子那可是未来奥运的食品啊,而Ayawawa,不管她在网络上有多么火,既不是名门之后,也不是伊莱克斯的经理助理

电信也以和谐上网的名义开始变相涨价。包月用户每天超过8小时另外收钱,理由是有利于健康上网。有谁告诉我这还是包月吗?

网民的口正在一步一步被缩紧,网站正在一个一个的消失。
网民去洛阳,宅男去秋叶原,愤青去解放日本岛。

然后整个社会就和谐了。

GFW, CCTV, GCD, 和谐, 奥运, 包子, 电信

和谐的山口山

 

骷髅全部被改成了僵尸,原来是骨头的地方全部长出了肉。死掉的尸体也变成了墓碑,于是有了上面这张图。

我觉得会有好戏看了……
话说电信为什么就可以明目张胆的放色情电影呢?还是收费的!(利益才是重点吧?)

[声援]互联网管制不当,中国电信遭起诉

For English readers: (我的Blog大概没有吧?)
http://yetaai.blogspot.com/2007/05/practical-lawsuit-against-china.html
中文版地址:
http://yetaai.blogspot.com/2007/05/blog-post.html
该庆幸Blogger恰好在这个时候可以访问吗?

需要帮助!您可以链接此文,电邮此文给您的朋友,让更多的人知道此案是对我们的极大的支持!甚至,您可以旁听法院的公审,我会在我的此博客中公布上海法院 浦东新区分院的开庭通知。此案将于5月29日上午9:00开庭。地点是上海浦东新区丁香路611号。您可以携带您的身份证在开庭前十分钟到达法院门口。 如果有任何问题,请致电+86 135 6409 6137。注意此手机号码为本案专设的 临时号码,请不要为其他事情呼叫它。

2007年2月28日,我发现我自己做的一个网站http: //www.realcix.com/不能上了, 和国外的朋友一联系,发现他们都能上,设一个代理,也能上,大概是被电信封锁了。很奇怪,这个网站是关于一个个人财务软件的,文件都是我亲手上载的,不可能涉及黄色,反动之类的东西,我都不敢相信电信会封这样的东西。做了一个路由跟踪,出问题的路由器是中国电信内部的。我是电信的宽带用户,于是给电信报了 一个故障。电话里来来回回很多次,差不多耗了 4个礼拜,他们大概做了一个内部 小调查,然后告诉我说,这个问题的原因是“非回复性原因”并且他们对我的问题不可能做任何事情。真是不可思议。然后我要求他们提供一个正式的书面答复,回答 是没有!他们最多能通过电话对我进行告知。(以下省略)

国内ISP最后的疯狂

有多少人还记得瀛海威,和它那句充满鼓舞的广告“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
大概是快要入世了,国内ISP必定受到国外ISP的冲击,于是在这最后一公理,各大ISP都开始了疯狂的圈钱运动。

首先是中国电信的强行推广告,利用自己的路由器硬件进行无差别的强制广告。一度让很多网民以为自己中了流氓软件。后来终于真相大白,受影响用户都打电话到电信投诉,导致这个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也有部分地区报道还有这样的情况出现。)电信的罪恶不仅仅如此……上海电信开始强行推行星空极速。它的终极目标是占领用户桌面。

中国网通也没有闲着,最近,北京的用户普遍反映电话费有额外项目。后来终于了解到,在安装ADSL时,网通已经强行开通网络支付功能。在网通的支持下,只要你使用这样一个ADSL上网,并不需要再输入用户名和密码,就可以直接进行小额支付。(并不是太小哦,100~200元都可以的。)

既然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的时候,那么,黎明应该不远了吧?
PS:2006年中文维基百科年会正在举行,我正使用Skype收听现场。国内的Tom-Skype是个阉割版,大家不要用。

Love Legend Ⅱ

前天看见姐姐从姐夫宿舍出来,手里提着一个空箱子,于是多嘴问了一句。姐姐平静的说,要收拾东西了。
我突然记起来,原来姐姐快要走了。

姐姐并不是我们大学的。她是山东大学过来的交流学生,交流时间为一年。
我们考完准备欢庆的时候,她就要孤独的回去了。
想到这里忽然很悲伤。
姐夫怎么办?
一年前的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我才到学校报到的时候,就听见几个消息灵通人士讨论着有交流生要过来。于是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他们就出现了,一共三位,两男一女,女的那位,就是我后来认的姐姐。
有人说姐姐并不算是美女,但我觉得说她出落大方一定不为过。
姐夫是我们班上的学习委员,天生一副老实样,其实肚子里面坏水也不少……(ˊーˋ)
凭着老实的外表和不懈的努力,姐夫在开学的前几天就从姐姐的一打追求者中胜出。
这里不得不提我不小心看到姐姐日记的事情。
那纯粹是个巧合,我找她借笔记,谁知道她却原来把它作为日记本使用过。
里面记载着姐姐刚刚来到我们学校的激动和彷徨,她说虽然有点想家,但这里的人都对她很好。(特别是姐夫啦~)
后来又写着大概是姐夫跟她表白的时候,她感到很迷茫,她本来不准备谈恋爱的,也没有想到姐夫对她这么好并不仅仅是出于“热情好客”。
然而最后她还是答应了。

这是一个让人为之赞颂的时代,这是一个让人咒骂百遍的时代。
明明两个人才刚刚开始在一起,却已注定要分离。
才诞生的爱情,又如何经受接下来的洗礼?
我发短信问姐姐,回去后是继续关系还是分手。

当然不会分手了,这个世界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但至少我们能做点什么,来表达对过往的纪念。

然后

PS:这是姐夫说的哈!你姐姐的回答等会儿再告诉你。

姐姐自己的答案

说实话,我挺希望他成为我的Mr Right的。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缘份啊。有缘研究生时可能一起啊,没缘只能随缘了。我也没经历过异地恋,不知道自己会表现怎么样。我想,理性的是不应该太粘,不为中国电信作贡献吧!

理智而且充满信心啊!

爱情从来都是不确定的。也正因为两个人不确定,才需要将彼此的心交换。
因为不知道追不追得上而努力去讨对方欢心,因为不知道能不能继续在一起而不断地表示自己的忠心,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得到原谅而有耐心。
我们并不知道明天我们的手还能不能牵到一起,所以今天就要好好的握牢。
虽然我们心底里有时会想着“一定没有可能的吧”,但是我们决不承认我们已经失败,因为我们还保有希望。

希望正如那星光,虽然并不耀眼,但它能给予仰望者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