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大家知不知道拾遗物品招领处?

今天一同学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以下为引用:

我的手机昨天上午丢了 唔  不是被偷 就是自己弄丢了  诺基亚6300
没准备去找 想这年头 不可能有人捡到了还给我
我下午就去补了卡准备买新手机了  
结果事情在晚上9点发生了逆转  一个电话打到了我爸手机上 自称是武汉市拾遗物品招领处 说我的手机在他们那里
我爸开始还以为是骗子  但很快 对方就让我们打消了疑虑  
今天早上 我前往拾遗物品招领处取回了手机
手机离开了我20个小时 毫发无伤
据招领处的工作人员说 是个捡破烂的大叔拾到的手机 而且步行几个小时交到了市公安局(从宝丰路到汉口火车站 武汉的同学可以估计一下距离)
留了个名字 工作人员为他拍了一张照  除此之外 什么也没留下  
昨天下午 武汉在下雨   
招领处的人员正通过公安局的身份证系统寻找这个人  
希望能有后续  
PS 普及知识
武汉市拾遗物品招领处是我市专门负责拾遗物品招领和报失的政府机构。招领处办公窗口设在市公安局,各公安派出所均设有拾遗物品招领点,负有妥善保管群众送交捡拾物品、受理挂失、协助查找、发放失物的职责任务。
服务热线:027-85391111
网址:JWZX.WUHAN.NET.CN/SWZL
现在网页首页上的那个手机 就是我的6300

因为是同学,所以事情绝对真实可靠。
真的,在此之前,我从没听说过有拾遗物品招领处这样一个机构。

在地球另一边,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正在宣誓就职的时候,我相信这边也会悄悄的改变。

要走咯

武汉这两天热的不像话,正好去西安避暑。
西安那边最高气温才20度左右,和这里比起来显得有些冷了。
更加麻烦的是,好像那边一直都在下雨啊!

WordPress的Blog会一直更新,虽然wap界面有个错误提示,但貌似还可以正常发文。
刚刚试验彩信发送至Flickr同时更新Blog,未果,准确地说是Flickr上面有照片了,但是Blog没有同步更新。换Gmail发送就很正常,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邮件也会收,所以大家的评论还是看的到的。
以上。

上京赶考……

25日要上京赶考……各种意义上来说都不算是吐槽。
和一个大学同学联系了一下,他十分热情的邀请我去他家。

这个家伙当时被招生办的骗了,招生的人当时说:东湖啊,那就被我们学校围着哪。
于是傻里傻气的来了才发现不过是在湖边……
既来之则安之,他也真学得不错。
事实证明北京人不全是笨蛋,但是,嗯,仍然会被武汉人骗。
有这样的小牛作为朋友,我脸上也光彩不少啊。

今天跑去订票,那个订票的小姐按错了键把电脑搞死机了,我只有等它重启。
过去坐动车组,二等车厢,281元,早上发车晚上到。
回来坐直达,硬卧下铺,竟然也是281元,晚上发车早上到。
有谁知道动车组上面有插座没有?我带本本上去能不能学习?

ETS不厚道,我本来是早上8:30的考试,早上起来,精神焕发,考完正好吃午饭。
它硬是给我改到了晚上6点,考完都10点……

他说他家离考场很远,我问他家在哪里,查了查地图。
他家在北四环,考场在北二环。
走过去估计不要半个小时,坐车过去估计得堵六十分钟。
原来这个家伙是个路痴……

七月飘雪是真是假?

真理部认定,此篇文章存在犯罪思想,请看完此文者,自行去真理部认罪。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CCTV援引人民网的报道,北京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就在人们以为又要迎来一场倾盆大雨的时候,片片小雪花却突然飘落在东三环附近。

虽然仅仅持续了5分钟左右,但是附近不少的居民都看到了这次意外的飘雪。记者看到,在这短暂的下雪过程中,雪片约有5分硬币大小,刚刚落地便已经融化。由于在飘雪过后没有多久大雨便紧跟着下了起来,浮在半空的雪花和雨点夹杂在一起更像是远处的一片云雾。这次令人惊奇的降水过程转变成了雨夹雪后,很快就变成了瓢泼大雨。

京华时报今天却跳出来,说气象部门称北京日前下雪说法不可靠。

针对有媒体报道7月30日天空飘雪一事,昨天,中国气象局北京市气象台均表示,气象部门没有监测到这种情况,而且当日北京的大气温度较高,不具备飘雪的自然条件,这种说法不可靠
为慎重起见,昨天上午,北京市气象台组织有关专家对此事进行了会商。市气象台专家张明英介绍,夏天冷暖气流对流剧烈,当气流突然将含有冰晶或雪花的低空积雨云拉向地面时,在零度以下的低温条件下,可能会小范围出现短时飘雪。但当天北京的大气零度层在3200米高空(即3200米高空以上的大气温度为零度),北京近地面的大气温度在30摄氏度左右,这么高的温度容不得雪花缓缓落地。
昨天,中国气象局新闻发言人、预测减灾司司长宋连春表示,中国气象局在当天也没有监测到飘雪的情况,更没有接到相关报告。宋连春表示赞同北京市气象台的观点,他同样认为北京在三伏天里不可能下雪

看来记录司的效率很不够哦,还没有来得及把CCTV那里的报道修改掉。

引用一下校友setukyou的Blog
淮河洪水,武汉冰雹,北京七月飞雪,要在古代,皇帝要下罪己诏了。

从T101到2159

武汉的交通又一次辜负了我的期望,使我刚好错过了前一辆车。只好临时买了后面一辆车的票。
结果这车过了10分钟才开,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也可以赶上前一辆车了…
总而言之,我在火车上,坐着不属于自己的位子,伴随着列车忐忑不安。

特别软卧

跟着姥姥就可以享福,这句话再一次得到了验证。
本来我是一日的硬卧。硬卧什么的,我本人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倒是觉得还不错。不过若是有个机会可以坐软卧,那么我是不会错过的。正巧姥姥来广州,票多了一张,因此有机会坐上软卧,还享受到了相当不错的待遇。

软卧和硬卧有多大区别呢?差不多同样大的空间,软卧只有四张床,一个门,一个220V的插座,以及完全可以自由控制的灯光。我开始觉得软卧才是坐火车的上上之选了,即使把经济因素考虑在内。
由于送行人员跟列车长打过招呼,这个软卧更是特别。我们刚刚做顶的时候,一个服务员就跟我们说“你们先坐一下”。当时我就在想,“先坐一下”是什么概念呢,难道后面还有什么特别的?果然,过了不久,一些水果就被送了过来,然后是茶。送茶的服务员特别嘱咐,晚饭的时候在包间等着,会有人来请。
在我们苦等晚饭的时候,服务员终于来了,把我们请到了餐车的上层。我看看周围,都是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坐在后面桌子的是列车长,左边桌子的是乘警长,所有人都瞪着眼睛看着我们一群人,想着我们是什么来头吧。

武汉送行的那个人“真是会做人”,隔三差五的就打来电话问寒问暖,我们刚刚从餐车回到包间就打电话来问吃了没有,想一想就知道是火车这边也有人汇报才对。虽然佩服,我倒是更心疼的,因为电话全部打到我手机上了……

虽然这些文字怎么看怎么像炫耀的文字,但我本身没有这样的意思。一则这些浮云本来不是因我而起,也不是因我而来,我只不过沾了点光没有什么炫耀的资本。二则自己其实对这些浮华高贵的东西也是战战兢兢,若是要我在那样的桌子上吃一餐饭,那就是折寿。还不如找一两个同学去个小店吃点小菜侃个天南海北实在。

回家

虽然我自认为是一个武汉人,但想一想哪一个初一完全在武汉过的,却也记不得了。
大家都说初一回家,那么我的家一定不在武汉。
老家确实不在武汉,但我也悄悄地想着,这里跟我已经没有多少关系了。

好吧,其实我要说的是,在老家这样的地方,上网也是有可能的……
GPRS+蓝牙已经搞定一切。
我果然是个技术主义者哇哈哈~~~

户部巷和教堂

昨天晚上宿舍里面几个人商量着要去户部巷吃早点。
其实以前也讨论过一次,不过最后以全体睡到9点多而不了了之。
这次可是来真格的!

早上7点,几个人就起床,迅速的准备完毕,就上了去户部巷的公交车。
因为前一天已经彻底的在Google Earth和武汉电子地图上面侦查过附近的地貌,因此我们一行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走向了户部巷。到那里的时候,才8点过一点点。
常委说,这是他这学期起得最早的一次了。
户部巷的小吃确实不少,味道也真是不错。但是文字上面没有什么好描述的……略过。

走在路上的时候就看到了教堂。
因为接近圣诞节,就顺便进去看看。没有想到竟然完整的做完了一个礼拜。
周围都是些大爷大妈的,我们几个显得十分的突兀。
演讲者是一个虔诚的中年男人,讲的十分有激情,只是有事无事总喜欢抨击别的宗教,其中又特别点到佛教。
听过之后觉得宗教原来也就是这样的……
钉死在十字架上又复活啊~
都是什么年代的事情了怎么可以确认?
史书也没有类似记载吧?
不说多,说多了就伤害了广大基督教徒的感情。

教堂也去过了,这个圣诞节真的再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