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感想’

北京之行随想

Wednesday, August 29th, 2007

本来是在回来的火车上写了一篇的,可惜死活发不出去,手机上也没有保存的办法,结果就不了了之。(所以我要买N95!)

这次在北京的两天,感想最深刻的不是北京对奥运的准备,不是纵横交错的立交桥和隧道,不是白菜价格的公交和那么多售票员,不是Sun微软Google几个大冤家门对门的杵着。
最深刻的,是我在北京受到如此热情的照顾,更别说高中的同学竟然能在异乡为我饯行。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我深刻的感觉到这两句话的份量。

IMG_6377.JPG

Good night, Beijing

Sunday, August 26th, 2007

See ya.

Done!

Saturday, August 25th, 2007

在考完后,我用颤抖的手发出只包含标题这个内容的短信。

感觉怎么样?
简直跟要命一样……
不过我想可能是我自己体质的问题,我几乎都可以感觉到肾上腺在欢快的分泌激素。
结果搞得很难受。
吕归尘的狂血就是这样一种东西吗?

听力的时候尤其明显,在本以为应该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没想到还有一段。
马上意识到是加试。
万恶的ETS啊,根本就不知道哪段是加试。
要是中间一段不算就好了,因为其实最后一段有两篇关于生物的文章,做得很顺手。

中间休息的时候像是捡回一条命的感觉。
有人在那个时候退出考试了。
然后是后面的两个部分,一心只想着早点结束了。

反正一切算是结束了……
明天是旅游时间!

到北京了

Friday, August 24th, 2007

这篇文章不是在手机上,而是在电脑上发表的哦。

真没想到在清华和北大的旁边会有一间这么“荒凉”的房子 。
房子是很不错,只是怎么看上去都不像是有人好好的在住啊。
如果租出去的话,肯定会有不菲的租金吧。
该说是这同学家里太有钱了吗…… =_=b
他竟然一个人住在这个房子里面啊!

火车上不能遇到的两种事

Friday, August 24th, 2007

昨天和菜头总结了一下飞机上的情况,今天我在火车上都没遇到,但是火车自然有新的情况。

这两种情况,一个是一堆女生出游,一个是某个长舌男遇到一个长得稍微有点姿色的MM在旁边。太漂亮不行,太漂亮不是旁边有人就是高傲得不会理他。
然后这个长舌男就开始卖弄自己的经历,我越听越想笑…不过他倒真的骗到了手机号…并且在和谐号里发表不和谐的言论。
人都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来生活的啊。

Are you ready, Beijing?

Friday, August 24th, 2007

I am coming.

[转]两封信

Wednesday, August 22nd, 2007

原文来自和菜头的比特海日志。
虽然我觉得能看到我这个小博的人大部分都已经看到和菜头的原文了。
不过多一个宣传阵地就多一份力量。
这两封信是约瑟夫博士,南京梦魇的制作人,写的公开信。
请全部阅读后再做评论。

全文比较长,而且涉及敏感词,请准备好代理。

世界末日是什么样子

Tuesday, August 21st, 2007

我想我大概看不到那一天,所以只能用别的方法来推测。
最近玩的一个网游关闭了内测,几天后新开的公测将会删除所有人物。
这不就是一个世界末日吗?

可惜我根本不知道,等到我打开游戏的时候,已经提示登录失败了。
但是论坛里面有人描述了这个盛况。
高级用户把箱子里面的物品全部丢到了地面。
一个新手也可以捡到超级豪华的东西,即使拿到商店都可以卖到好价钱。
在世界末日,所有人都平等了。

不过我想,世界末日的时候,是不会有那样一个正襟危坐的NPC收购你的装备的。

不搜不知道,原来这个游戏在国内叫做光之国度
而我,玩的是美服

后来美服也有了一批中国人,在公众聊天频道不停用中文喊着一起去打国王任务。
我凑过一次热闹,结果一群人竟然全灭。
然后法师怪祭司,祭司怪战士……
国骂满天飞,正巧也不会被屏蔽。
我以为有勇气去玩全英文的游戏,至少人品会高一点。
看来完全没有关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