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形形色色的爱情

如果说最近还有一件比YouTube被封更能改变我原本生活状态的事情,那就是委员又有女朋友了。而且这次还是倒贴!用专业的话来说是女攻男受!(喂,这是哪个专业啊!)
然后委员天天在宿舍里面喊着“我的老婆”来“我的老婆”去的,虽然他在宿舍的时间也不多,但是那一副“自己吃到肉还非得叫别人闻闻”的面目,实在可憎。

但是副市长对这个事件有着十分骇人的猜测,我听到那个猜测以后顿时觉得心凉了一截。虽然只是众多可能中的一个,但也绝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要命之处就在这里,你不知道它是真是假,干巴巴的希望着,又得随时给自己一刀不至于让自己迷失。

如果你就是委员,我以200%的诚意劝你看到这里就打住。否则你感觉到当头一闷棍导致夫妻不合同学相残,就实在不值得。我也向你保证副市长在说这个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私心或是诅咒之意,他纯粹只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描述着一种可能。

当然,上面那段警告也有可能更加激起委员的好奇心。但是,好奇心很多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但委员偏偏就是好奇心比猫还大的一个人。
这么说,这个Blog的读者中,只有委员是唯一一个跟我在三次元空间中有着很多接触的人。而我本不希望让现实中的熟人看到我这个Blog。并不是想在背后偷偷说他们的坏话,而是如果知道吐一个人的槽会被那个人看到,会让我犹豫要不要吐。如果不吐槽,我写这个Blog干嘛?
你说Reed呢?我跟桂园食堂一楼卖包子的高龄阿姨的接触都比她多,你说这算熟?(对不起,我又在吐槽了。)
好奇心有点类似于绝望老师所说的“证据过多”。我曾经将Blog地址放在QQ资料内几年,结果竟然是一个高中最不想见到的混蛋看到了。于是我改了QQ资料,把他拖进了黑名单。
我也把Blog地址发给过几个好友,但是他们也只是当时点开了网页而已,这点甚至让我很郁闷。
不过尽管我百般遮掩的在宿舍里面写Blog,还是被委员看到了……并且从Blogcn一直跟踪到WordPress这个。

关于好奇心的吐槽结束,正式开始说明那些形形色色的爱情。
委员不要点开,其他人自便

本周碎碎念

参加了两个宣讲会,强生和玛氏,觉得自己离500强越来越远。
必须在下一轮申请中将注意力转移到小公司。

昨天所有国外搜索引擎被绑架至百度,百度的流量应该是狠狠的赚了一笔。
YouTube至今仍然无法访问,难道是因为繁体站使用了青天白日旗
(台湾连Google Video都可以直接看耶!)

郁闷之下,在宿舍建了一个山口山的私服,不过也只是一时热情。

正在开会,少说话。

电子游戏会导致绩点下降

新闻来自USA Today: Video games can shoot holes in GPA

如果有室友玩电子游戏,一年级学生每天平均会少学习40分钟,这一数据是(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最新研究成果。这减少的40分钟的学习时间,转化成第一学期的绩点,就是0.241点。

这项研究原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研究关于电子游戏的任何影响,原本他们是想找出学习的努力和绩点之间的关系。

Stinebrickners(一位研究员)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似乎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但是以前的研究无法证明这个观点。

“谁都知道学习必然会和其他事情相关,比如说高考成绩,但是我们不知道这种关联有多大。这项研究表明这种联系十分密切。”

研究表明有玩电子游戏的室友的学生并没有影响上课出席率、参加派对情况、学习效率或是兼职情况——这些因素显然都会影响绩点。但是他们的学习时间有了明显的减少,这意味着他们较低的绩点可能与之有着密切联系。

他补充说他不认为这些发现意味着学生应当放弃电子游戏等娱乐活动。事实上,幸福感也是一个学生在学校学习生活的指标。

但是这个研究可以帮助辅导员教育学生如何好好学习。

委员的请求

委员在外面租房子以后,我们把宿舍里面重新布置过,使得中间空出很大一片空间。
我们对此非常的满意,委员却似乎有些不满,特别是他这个学期新买了手机之后。

今天他过来问我们能不能把他的床铺租出去。
我知道这个要求看上去十分的合理,但是我无法接受。

如果考虑一下利益得失,就很容易明白这个原因。
他搬出去的时候,他一个人承担多出来的房租,我们享受了更宽敞的宿舍。在这个过程中他放弃了自己的利益,我们简单地接受了这份利益。
如果有个人要搬进来,我们需要花上几个小时重新恢复原来的格局,宿舍空间比现在要小上许多,而且,我们不可能获得任何其他利益。
更为重要的是,人并不是如积木一样可以随便搭起来的东西,随便塞一个人进来,两边都不会开心。要我选择,我宁愿我们凑他那一份住宿费。

然而我的思考并不止于此。
想想我们曾经放弃的诸多权利,我们还能名正言顺地把它们要回来吗?
Flickr会回来吗?FeedBurner会回来吗?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其简称属于禁则事项)之后,消失掉的论坛们会回来吗?
我对那些乐观的态度表示怀疑。

委员, 宿舍, GCD, 权利, 利益, 十六小, GFW

S.H.E与屠洪刚

这不是一个八卦新闻啦。
常委总是在宿舍里面放歌,并且总是女生的歌。
市长为了冲洗阴柔之气,总是会放屠洪刚的歌。

常委那里S.H.E的歌特别多,从美丽新世界到候鸟,甚至连IOIO也有。
而我唯一觉得听起来还不错的,就是再别康桥。
很特别的歌词,很特别的意境。

市长总是会放精忠报国,屠洪刚唱出来,特别的宏壮。
差不多一个月没听到,竟然还有点怀念。
自己在这里点歌。

精忠报国

免费又强大的杀毒软件

我必须得直面这样一个现实: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资源放在那里却有人不会去获取。
所以我在这里布教,希望能普度众生。瑞星金山,统统退散!
妖精曾经在他的Blog上面教WinRAR的使用,本文可以算进阶篇。

我很鄙视瑞星和金山。
首先说瑞星,因为有公安部撑腰的杀毒软件,自然年年评审都是一级(话说国内几个都是一级,这一级还真多)。网上也流传过瑞星迫害东方微点的事情,不过这个我是不清楚,就不乱加评论。但是瑞星的杀毒能力有目共睹,学校讲台上的电脑都是瑞星,我们亲眼见到病毒从瑞星的狮子底下冒出来。
金山从一开始就不是在做杀毒软件,从外面买了个核心,就跑进来唬人。说杀毒,不如说是好看。不过金山的市场做的好,这点我佩服,熊猫烧香出来的时候也有它的广告,AV终结者出来的时候也有它的广告,连诺顿误杀了系统它都要登个广告。小人之心路人皆知。
之所以不骂江民,是因为我用正版江民三四年,还真的没有中过毒。现在要是跳出来骂江民,不仅是底气不足,还显得那三四年我都送钱给一个骗子了,我自己不是更傻。不过江民有黑底,当年为了反盗版用硬盘炸弹,这事情怎么都洗不清。

我在这里说的不是瑞星,不是金山,不是江民,不是卡巴斯基,不是诺顿,它们都不是免费的。
如果过你耐着性子看到这里,不妨再耐心听我多碎碎念两句。
我要介绍的这个杀毒软件,你很可能从来没有听过。
你马上要跳起来,指着我的鼻子,骂我骗你,免费强大的杀毒软件,为什么反而连名气都没有?
你想想,如果明天各大网站头条介绍这个软件,瑞星金山哪里还有饭吃?
你可以说我主观臆测,但是在这个杀毒软件的防护下,我们102宿舍外加老周一只就再也没有因为病毒烦心。

现在向你隆重推荐Avast!杀毒软件。(记得后面有个感叹号)
它在2006年再次赢得VB100%侦测奖殊荣,在2006年的PC World上排名第8。
从2001年开始,该公司为家庭用户推出了全功能的免费杀毒软件。
你所需要做的只是:填写一张注册表格,下载并安装最新的程序
可以使用一年的注册码将会发到你的邮箱,不必担心一年以后,你可以再次使用该邮箱获得新的注册码。

不过,养成良好的上网习惯比杀毒软件有效的多。

 

Continue reading “免费又强大的杀毒软件”

离愁别绪

从6月份开始,这个感情就在慢慢的发酵。大四的离校只是序章,今天的聚餐是第一个高潮。
原来以为散伙饭这种东西离我还有365天,没想到国荣兄就提前毕业要跟我们拜拜了。
大学三年也没有说过多少话,不过国荣兄倒也不是高调之人。
我要说的当然不止这么一点。

话说常委在聚餐的时候喝的十分惨烈,一开始自己就闷了几口,后来又是到处树敌。
估计菜还没有上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已经喝高了。
但是他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直到他泪流满面的吐了一地……

哭是因为难受,但我相信一定不是肚子。
周围的人望着我,指望我能给出一点解释。
我怎么知道,昨天他还照常的吃饭睡觉看小说,还跑到隔壁看人打游戏。
不过要说难过,他确实有足够多的东西可以去难过。

委员在宿舍感叹说当时追仲瑾就好了。
没想到躺在床上半天没有动弹的常委竟然回应说他要是当时追仲瑾也好了。
我沉住气没有吐槽,有些时候吐槽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委员跟我说,要是常委当时追仲瑾,结局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说废话,条件改变了结果当然应该会改。
不过生命这种东西,也许条件没改变,结果也会变。
谁都没有证明生命这个实验到底能不能重复。

想想国荣兄,当年追到学姐最早搬到校外租房,结果一年多后感情破裂又搬了回来。
现在倒是和那个学姐同时毕业了。
这是不是他提前毕业的动力之一?

而我也已经决定不再考研,工作可能是我的唯一出路。
暑假实习,金秋找工作,运气好的话大四就不在学校了。
那不也是拜拜了吗?

神啊,回应我吧

保佑那些平常不回短信有事才找上门的H某、提防同学更胜于小偷的W某、在某人身边却想着另外一个人的G某、把我的宿舍当自己家的Z某,以及其他记得不记得的某某,在接下来的GT考试中发挥出应有的成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