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阳经贸是个什么来头

今天早上,同事在微信上发给我一则新闻链接:

我们做地产投资的,对开发商的动向比较关注,于是我点开这个新闻开始看,看到一半的时候,我感觉不对劲。为什么标题写龙光集团和(国家开发)银行的贪腐案,文章在一半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中国华阳经贸集团有限公司,而且这个华阳经贸对这位银行领导的行贿金额,犹在龙光之上,超过1600万。

于是我好奇的查了一下中国华阳经贸集团,有趣的事情出现了,启信宝之类的第三方软件根本没有这家公司的工商信息。而且那篇文章在末尾特地有一句:“而华阳经贸自称的“央企”身份近来也受到质疑。”

叫“中国华X”的,来头一定不简单,最近不是才搞跨了一家么。于是我找到了它的官网,一看可不得了,是“国务院批准设立的第一批国有中央企业之一”。但是发展历程非常诡异,上级单位从中央引智领导小组,到国家经委,再到中国贸促会。有进出口贸易权,外事活动权,劳务输出权,甚至还有对外援助物资项目总承包企业资质、成品油批发企业经营资格。

看得我眼花缭乱的,是不是吹牛逼呢?因为华阳经贸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了很多债券,发行文件中对于发行主体的描述,是经过了中介机构尽职调查的,应该具有相当高的可信度。于是我找到了一份它之前发行债券的公告,里面对于股权沿革的描述与其官方网站是一致的。

一个央企为了获得国开行的贷款,给国开行领导输送了一千多万贿赂。
你以为奇怪的事情到这里就完了?

下午,胡舒立的财新网也登出了龙光的消息,这篇文章就完全没提华阳经贸,甚至之前报道是华阳经贸给国开的吴德礼送了四套房,在这篇报道里变成了吴德礼以买房为名找龙光要钱。

于是我再打开上午那个新闻,新闻已经被删了,同被删的还有网易新闻转载的同一则新闻。

但是你觉得这个能难到我吗?经过一番搜寻,发现凤凰网转载的还没有被删。
于是我赶紧截了个图:

华阳经贸在银行间市场的中期票据也实质性违约未能兑付。
这家公司的麻烦还远没有完。

互联网审查工厂:一个有中国特色的新生行业

Double Think.

工作人员几乎都是20多岁的大学毕业生。他们通常不了解政治,或是对政治漠不关心。在中国,许多家长和老师告诉年轻人,关心政治只会带来麻烦。

为了克服这个问题,杨潇和同事们开发了一个复杂的培训系统。新员工从为期一周的“理论”培训开始,在此期间,老员工会向他们传授他们以前不知道的敏感信息。

“我隔壁就是一个大培训室,”杨潇说。“经常会听到里面的嗷嗷嗷惊讶的声音。”

“现在小孩六四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他指的是1989年的天安门镇压。“他们真不知道。”

博彦科技基于这些信息开发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杨潇称其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他们还使用反审查软件定期访问被中国政府屏蔽的所谓反革命网站,然后更新数据库。

(略)

当被问及是否与家人和朋友分享了他在工作中所学到的东西,比如天安门事件时,李城志强烈表示没有。

“这个因为本来就不是外传的东西,”李城志说。“传出去知道的人多了就谣言四起,传着就变味了。”

但是那场镇压是历史,不是谣言。他怎么跟自己解释呢?

“有些东西,”他说,“就是要遵纪守法。”

Source: 互联网审查工厂:一个有中国特色的新生行业 – 纽约时报中文网

中国成立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新游戏审批有望解冻

腾讯和网易的股价也没涨啊……

中国监管机构成立了一个新的委员会来审查网络游戏。游戏行业高管和顾问认为,此举预示导致新游戏推出受阻的审批冻结即将结束。

(略)

据新华社上周五的一篇报道,在中共中央宣传部的指导下,该道德委员会将负责审核游戏内容,引导网络游戏企业自觉遵守社会公德。

据新华社报道,该委员会已对20款游戏进行审查,其中对11款游戏提出修改要求,并因内容不当对另外九款游戏作出不予批准的决定。官方媒体中国中央电视台(China Central Television)也报道了该新委员会的消息。

Source: 中国成立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新游戏审批有望解冻 – 华尔街日报

中国新闻审查升级,加强管控经济报道

FYI

根据《纽约时报》浏览的一份副本,中国政府于周五向记者发送指令,提出六个需“管控”的经济选题。

这些选题包括:

■经济数据不及预期,经济面临较为明显的下行压力。

■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已成隐患。

■中美经贸摩擦影响逐渐显现。

■国内消费者信心指数下降。

■滞胀预期升温。

■借社会热点事件渲染民众生活艰难。

Source: 中国新闻审查升级,加强管控经济报道 – 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