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为什么不要出生在这个年代

孩子,我打出这段文字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不仅如此,甚至连你母亲在地球的哪个角落都还是个未知数。但是我在这个时候,特地给你写下这些文字,是想让你明白,你父亲希望你虽然不必身处这样荒唐的时代,但要了解这个时代。惟有这样,才能保证历史不会重演,苦难不会再次降临到大众的身上。

从历史来看,现在并不算是独一无二的时期,中国漫长的历史中,社会变乱数不胜数,但对于一个普通的人,生命仅仅几十年,青春不过二三十年。这样的时期就是独一无二的:一生只能遇到一次,如果可以希望的话,子孙再也不要经历了。

丝毫不带吹嘘的说,你父亲当年选择留在中国,原因之一就是预见到了这个时期的到来,并且希望亲身目睹和体验到这个时代的漩涡:社会矛盾已经接近全面爆发的边缘。就像一个肥皂泡,越是快破裂的时候上面的花纹越是流转得快,越是光怪陆离。

因此,接下来我准备和你讲的事情,对你来说是历史,对我来说却是正在发生的。也许你很难相信这些事情真的发生过,没关系,即使是你父亲,在两年前也并不相信所有这些事情是真的。但是近两年来,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一次一次被提高,社会的底线一次一次被降低。甚至,已经产生些见怪不怪的麻木。

要记住这个时代。

你问我既然这个时代这么独一无二,既然我煞费苦心让你了解这个时代,为什么不早点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让你也身处漩涡之中。

孩子,这个时代生存十分艰难。尤其是对于一个初生的孩子。我有的时候甚至觉得作为一个父母把自己的孩子生在这个时代是不负责任的。当然这个想法只用来自律,倒没有责怪我的父母或是其他刚做父母的人。
盲人歌手周云蓬有一首歌叫做《中国孩子》,他列举了种种做中国人的孩子的艰难之处。如此短视而不顾后代的生存条件,虽然恶毒但却不夸张的说,中国人活该断子绝孙。

作为一个初生的婴儿,你首先可能因为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而换上肾结石。为什么奶粉中会含有这种工业原料?官方的调查并没有给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答案。不过这也早在意料之中:因为三鹿奶粉含有三聚氰胺这个事情,官方在北京奥运会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但是为了保持奥运会的良好氛围,保持奥运会的高关注度,官方一直隐瞒着,甚至在官方控制的媒体上制作节目宣传三鹿的品质优良。事情曝光之后,人们才知道原来牛奶是不能喝的。有人去过接受患婴的医院,说那景象简直是恶梦,婴儿无休止的哭泣环绕在四周,还有哭到没有泪水的家长。虽然官方的调查没有明确结果,民间的调查倒是有不少收获。首先是发现了中国科学院的一篇论文讨论如何提升奶粉品质:用三聚氰胺提升氮含量,进而在检测中提升蛋白质的数值。然后对三聚氰胺实际的研究表明这个东西几乎不溶于水,因此大量加入原奶几乎不可能不被发现。而且三鹿的高层又很明显与所在地石家庄市的市委领导有猫腻。所以有人戏称这是国家让中国人民的腰杆硬起来,但是对于受害者和家人而言,这个笑话未免太残酷了。在事发之后国家又做了些什么呢?承诺免费医治、检查,承诺会有赔偿。然而事实是我还是听到很多家庭因为治疗婴儿倾家荡产,并且承诺的赔偿,到最后居然只有几千元,而且还得听话才拿得到。颇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不到半年之后,就又有奶粉被检查出含有三聚氰胺。从这里也能看出官方的态度。

有一位家长的长子因为三聚氰胺死去了,而次子,却是被疫苗弄成了残疾。很难相信一个省的卫生局会将疫苗放在常温保存,然后给该省的孩子注射。天哪,他们真的不是731部队在做人体实验吗?

更多的孩子,则是死于教室中。2008年四川大地震,无数教学楼瞬间倒塌成粉末,政府大楼却鲜见有垮塌。有人追溯历史,发现民国时期有那么一位省主席,他说如果县长的办公大楼如果比当地学校要好,则县长就地处决。如今真是今非昔比。绵阳市委书记,在地震后为了阻止家长们上访而下跪,曾答应一定会给个说法。但是不仅没有任何说法,而且由于在地震中突出表现,他还得到了升职。在地震之后,首先告诉公众学生死亡最严重的谭作人以泄漏国家机密罪被捕,艾未未多次要求当局提供死亡学生名单未果,深入灾区调查名单反遭阻挠和殴打。在那之后政府曾答应对全国的学校建筑统一检测,但最近的青海地震中倒塌的不少学校就是上次检测中被定为优良的。幸而,发生在凌晨的地震真的不应该用幸运来形容,当时很多学校还没有开始上课。

这只是千千万危险当中的一部分,即使从这些灾难中幸存下来,还有畸形的教育制度在前方等着你。关于这些,以后我再慢慢解释。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出生在这个时代了。

离婚的第一夫人

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就任于2007年5月,同年10月,与他当时的妻子塞西莉亚(Cécilia Ciganer-Albéniz)协议离婚。
事实上这不是他第一次离婚,他在1996年与他的第一任妻子离婚。
离婚不久,在2007年11月的一个晚宴上,遇到他现在的妻子卡拉·布鲁尼(Carla Bruni),并且在第二年2月结婚。
布鲁尼,就是那个裸照卖了9万多美元的第一夫人。拍卖行打算把所得捐给柬埔寨一家儿童医院,却遭到对方拒绝,理由是拍卖女性裸体照片是一种对女性的侮辱。
而据说拍下照片的是一个中国人,当时正值火炬在法国传递受阻,无数爱国青年对此裸照尽情发泄。

其实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准第一夫人,彭丽媛和习近平离婚。
因为事情有关我们(准)国家领导人的伟光正,所以各大搜索引擎噤声。
造神的把戏还要玩多久?

Clitoris

标题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的的人可以去查查Wikipedia – Clitoris
South Park中Stan问黑人厨师:“怎样才能让女孩喜欢你?”
答:“只要你能找到她的阴蒂。”

南方公园作为一部讽刺动画,出乎意料的解释了我心中的几个疑问。
关于义务教育,关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等等。
那些也许会专门用另一篇文章说明,这里只谈电影独特的部分。

是言论自由重要还是孩子不说脏话重要?
这个问题就触动了一个Clitoris,你知道,那是碰一碰都可以让人抽搐的部位。
电影中的家长选择了后者,孩子不说F-word才重要,向加拿大开战什么的,已经管不上了。

中国现在也有一个Clitoris:奥运会,准确说是爱国主义。
在这个关键问题上绝对不能犯错,只要如此,其他的事情怎样都无所谓了。
因此才会出现那么多可笑的事情。
而可笑也许只是对我而言,因为我并不以此为Clitoris。

那么矛盾也就在这里了,这个问题究竟有没有对错。
有没有一个绝对正确的Clitoris?
虽然我认为真相比爱国更重要,但正如我指责他们假爱国,我同样也承担着伪真相的风险。

这也许正是生活的美妙之处吧。

[译]北京已经成为中国的护卫

原文见:Beijing has become the guardian of the Chinese brand (backup)

北京已经成为中国的护卫

DOUG SAUNDERS

April 19, 2008 at 12:05 AM EDT

伦敦 —— 星期一早晨我一醒来,发现我成为了中国媒体界的英雄。我的邮箱中躺着来自中国媒体的三封采访申请,他们都是想搞清楚我是如何成功挖掘出德国秘密破坏奥运会的真相。

“世界各地的很多中国人对您的工作感到感激,”来自北京官方媒体《国际先驱导报》的肖德(音)这样写到。“您有没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

大部分中国人对抗议和抵制奥运知之甚少。从位于GFW内部的政府网站上,他们了解到,“恐怖分子”和“藏独分子”已经在西方引起了很多麻烦,并且支持他们的是敌国政府,而不是普通民众。

现在他们也知道,由于新华社“援引了加拿大记者Doug Saunders的报道,”这些针对中国的攻击是一个华盛顿-柏林阴谋,它起源于德国政府支持的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会在布鲁塞尔组织的一场会议,美国外交部也参与其中。

此外,根据中国日报援引我的那篇文章,中国的读者了解到“拉萨暴乱”被这群政府支持的活动家“很早的就在计划和组织”了。

我回头看我写的东西,与中国日报援引的“Doug Sauders”文字相差甚远。被质疑的布鲁塞尔会议,是西藏权利团体的一个日常活动,美国外交部或是其他任何政府都没有参加。它也不是由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会组织的,所以和德国政府也没有丝毫关系。而由那场会议引发的针对圣火传递的抗议,不论你怎么想的,与西藏内部的暴乱和起义没有任何关系。

这件事情揭示出中国正处于一个危险的状态:千百万中国人愿意相信很大一批西方国家正在密谋着针对他们,并且因为我“证实”了此事而祝贺我。它同时也揭示出成千上万的海外中国人显然也愿意如此思考,即使他们可以无阻碍的浏览自由媒体——事实上,由于Web 2.0的社会网络站点盛行,中华民族主义已经在世界范围扩散开。

让人们感到惊讶的是很多华裔也乐意去接受共产党的中国奥运会正处于僵持的观点。

一封典型的电子邮件来自于王斌(音)——在新英格兰一个小镇出生的华裔,并与美国白人结婚,受过良好的教育,旅游遍历世界,英语流畅却不怎么会说中文——便是一个极为典型的支持中国的例子。我实际上还打电话给他以确定他不是由位于北京的某个办公室虚构出的产物。

那些抗议者,他写到,“应该为他们的行为感到羞耻。……这些行为深深的伤害了中国人。……中国反抗西方的自我权威,严格遵循着一条客观的道德底线。……

“哪一个政府,能够在60年内为13亿中国人做到中国共产党的一半?经济的腾飞证明了一切。当房子的框架建好以后,你才能开始考虑细节,然后你才能考虑壁纸和小装饰品。”

你是如何,我问他,可以如此轻易的接受一个外国独裁政府的声音,身份,甚至是用词?他是不是那些第二代移民中的一员:他们对父母的家园有着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幻想?但王先生并不完全符合这个描述。他曾经批评过中国的灭绝人性,他也不是一个共产党员。但北京再也不是共产主义了;中国共产党只是一个民族主义政党,而它抵御奥运会危机的主要防线便是在汉族中激发起种族主义的自豪感。这个战略惊人的有效,因为它引出了种族自豪这股暗流。

我问王先生他是如何认同这样一个政党,它曾经残忍的将他们的父母赶出国家,而且在我眼中似乎是中国人民最大的敌人。

“作为一个中国人,”他回答到,“即使移民,骨子里面也很难忘记自己是中国人。也许我们并不像其他民族那样容易被同化。但是美国华裔较之美国籍爱尔兰人更像他祖先的祖国。对他们来说,探索自己的过去是一个轻松的事情。对我们来说,这却是我们存在的重要组成。而中国共产党正把这样的荣耀带回给我们。那就是为什么生活于西方的华裔认为他们仍然是中国人并且使用“我们”来连接自己和中国。

但是,我问,这不是对家长制神话的屈服吗?他观点中的北京政府是一个温和的守护着中国人民的家长。中国人民过于柔弱而不可信任,如果没有强势政党的支持就会变成小孩的过家家。

令我惊讶的是,他认同我的猜测,并且说“家长制”就正是中国这一代人需要的:是的,他说,我们需要一个严父一样的统治力量。因为如果没有它,这个民族主义就会更加的广大,更加的深刻,更加的危险,最后变成致命的威胁。

北京,换句话说,已经成为中国的护卫,汉族的守护神:离开了它那名声不佳的统治,王先生和一些其他人感觉到,海外华人便会因为他们粗糙的民族主义,将他们辛辛苦苦维持的社会形象毁之一旦。

我深刻的认识到,除非另有人能声明对这突然变得值钱的“商标”的拥有权,否则中国不会产生任何变化。

五四纽约游行

新五四运动?
声明一下,虽然我不支持参加这样的游行,不过也没什么道理反对。
既然他们已经拿到纽约游行的许可,我也少说一点风凉话好了。
总之想表达爱国心的可以去支持一下,想看热闹的也可以去参观一下。

From MITBBS

今天(4/11)递申请了, 星期六都不available, 4.27也不available,
最后申请了5月4号! 正常的话, 基本上会批准, 就是什么时候批下来的问题了.
100年前, 爱国中华儿女举行了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
今天, 就看我们纽约的中华儿女了!
5月4号, 是奥运火炬回到北京的日子.
我们在纽约集会和平支持北京奥运, 反暴力. 向祖国, 和美国人民展现我们的爱国心.
由原计划的时间(4/26)调整到5月4号, 可能会给不少朋友带来不方便. 我们在此希望大家谅解.
我们是一群通过网络自发结识的一群爱国中国人. 对集会, 游行一些事情上经验还不是很丰富. 虽然我们得到不少团体和个人的支持, 但是还是有不少事情不是做的非常完美.
我们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们, 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好, 向世人展示纽约, 以及美东华人的风采.
现在各项任务如下, 有这方面的资料和能提供帮助的, 请联系相应的小组。
组别1:海报, 传单,横幅等的设计策划, 联系onechinany1@gmail.com
1-2天内决定如下内容:
1)标牌,横幅,标语(10-20个简短口号)
2)照片:3·14受害人照片,残疾人火炬手照片
3)Flyer传单(1)for 老外;(2)for 华人社区
组别2:媒体联系, 网络信息发布, 外地来纽约人员组织, 联系onechinany2@gmail.com
1)1-2个媒体顾问, 有professional PR经验的, 每周能有2个半天(晚上)左右
, 提供对策, train一下我们的组织者, 和形象大使
2) 1-2个经常每天能有半天时间的志愿者, 参与平时工作
3) 需要3-5人,英文好, 形象好, 能面对西方媒体侃3-5分钟的, 到时可能要对付
西方媒体。
组别3:志愿者的联络, 调度, 训练, 联系onechinany3@gmail.com
需要帮助如下,
1)领喊口号:5-10人
2)演讲:3-5人(需自备稿)
3)现场管理:30-50人
4)Singers:白、黑、华人。5人
组别4:统筹, 后勤, 音乐, 美工, 资金, 服装, 旗帜, 联系onechinany4@gmail.com
1)大旗:(约数)
国旗16面
美国10面
奥运10面
2)小-中旗:(约数)
国旗500
美国200
奥运200
各学生会如果有的可以联系我们
3)联系团体:求助增援
4) 需要曼哈顿(flushing)场地一个, 放置物质。

双重思想

双重思想是由乔治·欧威尔在他的作品《一九八四》提出的概念,它是指同时保有两种互相矛盾的信念。
比如说谎并且真的相信了自己的谎言,当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记起自己是在撒谎,却完全不顾其中的矛盾。

举例来说,人们必须忘记64那天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在必要的时候,又必须记得,那天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的,否则就会发生这样的错误。

双重思想对于统治来说是一个很方便的东西,它可以让你自我审查之后再忘了有过审查,让你今天支持东风明天支持西风。在《一九八四》中,老大哥利用这个思想不断的改变敌人和盟友的关系,丝毫没有引起人们的警觉。

有很多中国人已经接受了双重思想,从这里的留言就可以看出来。
这位说国外也有弊端,美国也有弊端。于是他刻意的忘记了,在美国,胡佳不会因为那几篇文章坐牢,我也不会因为那篇文章而被定性为汉奸走狗。
他还说因为辩证法,有反对就有支持。他支持奥运会,所以到我这里骂我不该反对。于是他又刻意忘了,有支持所以有反对,为什么我不该反对呢?
又有一位直接要求我不要怪他不文明,粗口骂人。于是又马上刻意忘记了自己刚刚骂过人,说以一个文明的姿态去接待所有外国客人。或者是我理解有偏差,文明只是对外国客人的吗?

这些是个人的双重思想,国家也有双重思想。而且,国家在很多时候甚至打着辩证法的幌子双重思想。
共产党曾说社会主义有着更高的民主自由,又说没有自由是不受限制的。于是可以打着自由的幌子反自由。
外交部说:“你自己不参加奥运会,还要借什么政治理由,你自己离开奥林匹克大家庭,损害的是自身的形象和利益。”于是忘记了自己因为政治原因抵制了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
外交部又说:“《泰晤士报》把北京奥运会与1936年的德国奥运会相提并论,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也是对世界各国人民的侮辱。”暂且不谈中国外交部如何代表世界各国人民受辱,奥运火炬传递是由1936年柏林奥运会开始的,目的是宣扬自己的繁荣昌盛。那一年奥运会好大喜功,声称要办成一届最好的奥运会,历史上耗资最高的奥运会为莫斯科运动会,90亿美元。而北京奥运会仅在交通方面的投资就可能达到900亿人民币。德国当时反对体育与政治挂钩,反对各国抵制。[来源]
人民日报说反对西藏独立,却刻意忘记了在1949年8月14日发表过《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在北京新华广播电台对全国的广播词》。将蒙古替换为西藏,就会发现有多么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