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室到办公室

工作快一年了,一年前一起培训的同事,现在已经一个接一个的辞职走了一小半。
办公室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多少有些体会。
乘着自己尚未麻木之前记录下来,也许对后来人有所帮助。

我是在家乡读的大学,却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因此,工作对于我来说有了另一层的含义——那些在家门口工作的人一时不会体会到的含义——独立自主的生活。
一个人的独立是件大事。成年之后,分家、结婚、生子,一件件事情因此而生。
若是在外地读大学的同学,相信早已体会过那种寂寞和无助感。
你发现你突然要面对很多事情,以前这些事情都是家里人帮你解决了。
你会不习惯,偶尔会忘记,时间安排不过来,因为懒惰而越积越多……过了那段时期以后,你心里才会有个切实可行的计划,也许并不是精确到分秒,但是能保证你在上网之余,还能吃饱穿暖,家里也不会乱七八糟。

我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普遍如此,职场对于新人,有些时候总还是当孩子去呵护的。
你不会那么快体会到竞争的残酷,关系的复杂,社会的不公。
一开始你会跟着一位同事去学习,干的也许是些打杂的琐碎事情。不要觉得屈才,这是对你的一种保护。不是谁都可以一下子挑大梁,所以请你耐心做好那些事情,并且主动问同事还需不需要帮助。
一开始同事们会原谅你犯的小错,但是千万不要再犯,再犯他们就会觉得你不用心,或者纯粹是个傻瓜。
刚开始几个月,发工资的时候你会很兴奋,但是很快你就会觉得这个数字没有达到你的预期。记住,你也许还没有过实习期呢。

大部分工作都不会有多少闲暇时间,你也许会渐渐发现你的社交圈子很久都没有变化。然后你就会感叹,终于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白领女人找不到老公。充分利用你的时间,若有余力,在寻找工作之外新的生活。
若是你运气好到带着爱人一起闯荡,请一定要珍惜。因为工作之后,谈恋爱很多时候是看房子看车的。
记得与你以前的朋友保持联系,在心情低落的时候,他们最能鼓励你。
经常问候一下父母,因为他们无论何时都能接纳你,宽容你。

你终于会意识到,这个世界不再是才能主宰的,你也无力完全控制自己的命运。
但是你看,这就是生活。

二十推

有多少人知道中国特色。NET前身是WHU Love Story的?
又有多少人知道我是在(前)女友的带领下才开始写Blog的?
还有多少人知道我最初从Blogcn转战到Blogger,然后启用WordPress,现今则是在Blogger和Live Spaces有同步备份的?

你们都不知道,当初那个武大的男生,是如何兴奋的期待着生活和未来。
现如今又是如何的迷茫、彷徨、沉沦世故。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魅术,因为我曾见到一个客户经理,明知道她比相貌上看起来年长许多,明明听到很多传言说她以前干过多少恶劣的事情…
我依然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我怕失去我的理智。而且,我一直都不确定,是不是因为她长的比较像那个若即若离又让我牵肠挂肚的女生。

若即若离有两层含义:一、她现在在美国读博;二、她曾经给了我一点点机会,却在其他时候都保持着朋友关系直到现在。

她说她相信人对另一半的形象在五岁就固定下来,而后的人生不过是寻找这个形象。
她又说她有一校友/师兄,风流倜傥、玉树凌风,只恨自己没有早生3年。
她说那师兄去了美国,但我始终不敢问她,她是不是离她师兄更近了些。

但是我也做过疯狂的事情:在大学毕业失去联系后,有天我打电话到她家里去询问她的联系方式。她家的号码,是以前做学生工作时留下来资料。

她说她原本害羞,不懂人情。但是我又见众人拜倒在她鞋跟下(有我一个),她却能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

以上这些文字,是我今年在一月四日晚在Twitter上发的。Amoiist看完这么评价:我看了你最近的二十推,就两字“他妈的肉麻”,国骂忽略不计。

如果说可以用文字纪念那段时间我的感情,如果说有文字可以把这种感情重新带回到我的身边,如果说有文字可以把她带到我的身边,我以为,多么肉麻都不为过。
但是时间正无情的将一切冲淡,我试图抓住那根最后的稻草,作为它曾经存在的证明。
我不知道自己成功了没有。

我记得和她说第一句话的情景:那时班上聚会喝酒,我跟她都留到了最后。在餐厅门口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水无情地敲打地面的时候,我拨了她的手机,然后笑看着她,轻声说:“我的号码。”整个故事被记载在这个Blog上,也正是女友跟我分手的原因之一。(年轻时谁没干过傻事?)

我当然也记得和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情景:我去照相馆冲洗班级合照,要离开时正好她进门。寒暄了一下,我说再见,她说拜拜,然后我招招手踏步离去。我的心情一如桂四旁边那条小路,崎岖,忐忑,但同时又被斑驳的阳光照亮着。

给我心脏致命一击的是神农架那个寂寞的眼神,以及下一个瞬间那个明朗的笑容
你知道crush这个词除了压碎还有什么含义吗?
与之不同的是,这个感情长时间的折磨着我。在学校里我不敢说出她的姓名,不愿听到她的姓名,只是因为,心会痛。

她说过我们应该做朋友,所以在我和女友分手后刻意躲避着我。
即使这样,她仍然在一个暑假同意和我一起去看电影,而那样的机会,按她室友的说法,从没给过别人。
后来又接受我原本不抱希望的“一起看焰火”的邀请。
不过两次“约会”——如果可以这么叫的话——都非常的狼狈。
原本我不是一个可以被称作痴呆的人,但是在她面前,毫无理由的,思维就会自然的减速,更不用说原本我就在这个方面十分笨拙。

我知道喜欢她的可不止我一个。
我觉得她需要更多时间去成长,我也需要更多时间去习惯。
但是,在她成长的这些岁月里,我不能在她身边,这事情让我无可奈何。
所以这个故事到底是已然谢幕还是中场休息,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欢她尖尖的鼻子,喜欢她走路的样子,喜欢她的微笑的样子,喜欢她小心翼翼的样子。
我因为她是她而喜欢她,四年中一直如此,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也会持续下去。

With Me – Sum 41

这分明是抢啊

毕业了要卖书。
委员说去卖,我就把书给他代我卖。

我清出来一本GRE的红宝书,记得委员原来说过要的,就问他。
他说不要了。

这个时候突然有隔壁一同学乱入,没说过几句话的那种同学。
看见红宝眼睛一亮,说没人要就给他吧。

于是他带着我的红宝迅速的消失掉了。
我还没有开口呢。

这分明是抢啊!

PS:后来发现委员也不是自己在卖书,是托给了他朋友的女朋友,曾经是“就差牵手了的”女生。
人家是数学院的,中间放几本生科院的书,结果一本都没有卖出去。
这卖书的事看来还要折腾的。

高中同学去向调查表·序

受某同学所托写的序。
===========分割线===========

■■叫我给这个调查表写个序,还以《兰亭集序》作为参照。
我琢磨着,难道他微言大义,暗示着人生如戏这样一个哲理?
于是我突然间诚惶诚恐,为各位人生大戏作序,本人是万万不敢的。
诚惶诚恐之中,却不经意回忆起明媚下午教室中飘着的阵阵油墨香。
不知道老师们现在有没有用静电复印机代替油墨印刷呢?

现在回忆起来,我在班上的两年间,竟然和一些同学连话都没有说过。
你们是否记得我呢?这个半路进来的男生。
既没考过第一,也没当过班委,课间休息喜欢到走廊看着下面人来人往的男生。
待人刻薄,得理不饶人,却也没什么城府的男生。
记起来了吗?是我啊,是■■啊。

无数次推开那扇门看到同学们埋头学习的身影。
无数次模仿着冯老师特别的口音。
无数次和同桌争论着试题。
无数次……

正是你们这群可爱的同学点缀了我枯燥的高考生活。
我有没有带给你们欢乐呢?

哦,怎么能忘了那些可爱的老师。
我还记得李老师在早自习的时候偷偷摸摸交给我生日贺卡的样子。
也记得李老师在火红的夕阳中低头扫地的背影。
没有这些老师教授的知识,没有这些老师以身作则的品德。
我一定是没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更严重的,以目前的状态,我觉得愧对这些老师。

说到愧对,因为高考后发生的一些事情,我给一些同学造成了伤害。
我并不奢望得到原谅,因为成长中的错误,必须要背负着才能继续成长。
所谓人生,大抵是这样一个残酷而美丽的过程。
如果那时……“如果那时”不过是把责任推给历史的托辞。
能够行动的只有现在,能够改变的只有未来。
仅此而已。

以这样一个经典的例句作为结尾吧。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新华字典(1998年修订版)》第673页

致亲爱的同学们

最近晚上经常做梦,梦的内容都有些相似。
有时候是小学的同学+初中的老师+高中的教室,有时候是小学的教室+初中的同学+高中的试卷。

在梦里,我可以感觉到阳光穿过高中那扇大窗户晒在身上的暖意,闻到刚印好的试卷的油墨香。
在我的教育生涯将要结束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这些美丽的回忆。

在梦里,我再一次看到你们微笑的脸,也许是被老师表扬了,也许是刚解出了难题,也许是今天没有数学作业。你们的笑容纯真而幸福。

这是一个被称为学校的世界,这里的人际关系很单纯,这里的竞争机制很简单。
校长的女儿并不会让她在平时的考试中多上10分。
我们笑着,学习着,玩乐着,因为这里是乌托邦。

你们之中的一些,会在国内外的学府继续深造。请珍惜这样的机会吧!
虽然研究生已经接近社会人,但象牙塔还是阻挡了一部分暗流。

而我,将伪装自己,脸上挂着廉价的笑容。

我, 小人

最近将QQ签名改成了《论语》上一句经典的话: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肯定有人说我歧视女性,又会有人语重心长的告诉我孔子并没有歧视的意思。
我只不过是想起我母亲经常说我体弱挑食,难养。
所以我其实算是小人。

圣诞前写了两篇奇怪的文章。
不认得我的人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认得我的人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更糟糕的是我还转到了xiaonei,让一些朋友感到莫名其妙。
在第一篇文章后,Comer回复说“今天天气哈哈哈”。
他也许是回复我回复他Blog上的留言,但是在我仔细看过钱理群的那篇讨论国民性的文章后,我觉得这也是一个“今天天气哈哈哈”的问题,才会有第二篇文章。

严格来说写第二篇文章已经违背了“今天天气哈哈哈”的原则,但为了以防被朋友们误会,这篇文章不得不写。而写的深刻还是写的搞笑,则又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以在最后我以恶搞的方式道歉,应该算是曲线的走了“今天天气哈哈哈”的路线。但是谁又知道这会不会是一个新的误会。

有些话不必说,有些话不能说,于是最后只剩下“今天天气哈哈哈”这样不痛不痒的话题。
话说回来,有些事情即使我在Blog这边喊得再大声,也不及动手去做一点点小事情。
比如说批评社会,支持学生。
但是却又不愿或不敢真的去做。
是为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