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审查工厂:一个有中国特色的新生行业

Double Think.

工作人员几乎都是20多岁的大学毕业生。他们通常不了解政治,或是对政治漠不关心。在中国,许多家长和老师告诉年轻人,关心政治只会带来麻烦。

为了克服这个问题,杨潇和同事们开发了一个复杂的培训系统。新员工从为期一周的“理论”培训开始,在此期间,老员工会向他们传授他们以前不知道的敏感信息。

“我隔壁就是一个大培训室,”杨潇说。“经常会听到里面的嗷嗷嗷惊讶的声音。”

“现在小孩六四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他指的是1989年的天安门镇压。“他们真不知道。”

博彦科技基于这些信息开发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杨潇称其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他们还使用反审查软件定期访问被中国政府屏蔽的所谓反革命网站,然后更新数据库。

(略)

当被问及是否与家人和朋友分享了他在工作中所学到的东西,比如天安门事件时,李城志强烈表示没有。

“这个因为本来就不是外传的东西,”李城志说。“传出去知道的人多了就谣言四起,传着就变味了。”

但是那场镇压是历史,不是谣言。他怎么跟自己解释呢?

“有些东西,”他说,“就是要遵纪守法。”

Source: 互联网审查工厂:一个有中国特色的新生行业 – 纽约时报中文网

双重思想

双重思想是由乔治·欧威尔在他的作品《一九八四》提出的概念,它是指同时保有两种互相矛盾的信念。
比如说谎并且真的相信了自己的谎言,当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记起自己是在撒谎,却完全不顾其中的矛盾。

举例来说,人们必须忘记64那天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在必要的时候,又必须记得,那天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的,否则就会发生这样的错误。

双重思想对于统治来说是一个很方便的东西,它可以让你自我审查之后再忘了有过审查,让你今天支持东风明天支持西风。在《一九八四》中,老大哥利用这个思想不断的改变敌人和盟友的关系,丝毫没有引起人们的警觉。

有很多中国人已经接受了双重思想,从这里的留言就可以看出来。
这位说国外也有弊端,美国也有弊端。于是他刻意的忘记了,在美国,胡佳不会因为那几篇文章坐牢,我也不会因为那篇文章而被定性为汉奸走狗。
他还说因为辩证法,有反对就有支持。他支持奥运会,所以到我这里骂我不该反对。于是他又刻意忘了,有支持所以有反对,为什么我不该反对呢?
又有一位直接要求我不要怪他不文明,粗口骂人。于是又马上刻意忘记了自己刚刚骂过人,说以一个文明的姿态去接待所有外国客人。或者是我理解有偏差,文明只是对外国客人的吗?

这些是个人的双重思想,国家也有双重思想。而且,国家在很多时候甚至打着辩证法的幌子双重思想。
共产党曾说社会主义有着更高的民主自由,又说没有自由是不受限制的。于是可以打着自由的幌子反自由。
外交部说:“你自己不参加奥运会,还要借什么政治理由,你自己离开奥林匹克大家庭,损害的是自身的形象和利益。”于是忘记了自己因为政治原因抵制了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
外交部又说:“《泰晤士报》把北京奥运会与1936年的德国奥运会相提并论,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也是对世界各国人民的侮辱。”暂且不谈中国外交部如何代表世界各国人民受辱,奥运火炬传递是由1936年柏林奥运会开始的,目的是宣扬自己的繁荣昌盛。那一年奥运会好大喜功,声称要办成一届最好的奥运会,历史上耗资最高的奥运会为莫斯科运动会,90亿美元。而北京奥运会仅在交通方面的投资就可能达到900亿人民币。德国当时反对体育与政治挂钩,反对各国抵制。[来源]
人民日报说反对西藏独立,却刻意忘记了在1949年8月14日发表过《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在北京新华广播电台对全国的广播词》。将蒙古替换为西藏,就会发现有多么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