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北京已经成为中国的护卫

原文见:Beijing has become the guardian of the Chinese brand (backup)

北京已经成为中国的护卫

DOUG SAUNDERS

April 19, 2008 at 12:05 AM EDT

伦敦 —— 星期一早晨我一醒来,发现我成为了中国媒体界的英雄。我的邮箱中躺着来自中国媒体的三封采访申请,他们都是想搞清楚我是如何成功挖掘出德国秘密破坏奥运会的真相。

“世界各地的很多中国人对您的工作感到感激,”来自北京官方媒体《国际先驱导报》的肖德(音)这样写到。“您有没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

大部分中国人对抗议和抵制奥运知之甚少。从位于GFW内部的政府网站上,他们了解到,“恐怖分子”和“藏独分子”已经在西方引起了很多麻烦,并且支持他们的是敌国政府,而不是普通民众。

现在他们也知道,由于新华社“援引了加拿大记者Doug Saunders的报道,”这些针对中国的攻击是一个华盛顿-柏林阴谋,它起源于德国政府支持的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会在布鲁塞尔组织的一场会议,美国外交部也参与其中。

此外,根据中国日报援引我的那篇文章,中国的读者了解到“拉萨暴乱”被这群政府支持的活动家“很早的就在计划和组织”了。

我回头看我写的东西,与中国日报援引的“Doug Sauders”文字相差甚远。被质疑的布鲁塞尔会议,是西藏权利团体的一个日常活动,美国外交部或是其他任何政府都没有参加。它也不是由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会组织的,所以和德国政府也没有丝毫关系。而由那场会议引发的针对圣火传递的抗议,不论你怎么想的,与西藏内部的暴乱和起义没有任何关系。

这件事情揭示出中国正处于一个危险的状态:千百万中国人愿意相信很大一批西方国家正在密谋着针对他们,并且因为我“证实”了此事而祝贺我。它同时也揭示出成千上万的海外中国人显然也愿意如此思考,即使他们可以无阻碍的浏览自由媒体——事实上,由于Web 2.0的社会网络站点盛行,中华民族主义已经在世界范围扩散开。

让人们感到惊讶的是很多华裔也乐意去接受共产党的中国奥运会正处于僵持的观点。

一封典型的电子邮件来自于王斌(音)——在新英格兰一个小镇出生的华裔,并与美国白人结婚,受过良好的教育,旅游遍历世界,英语流畅却不怎么会说中文——便是一个极为典型的支持中国的例子。我实际上还打电话给他以确定他不是由位于北京的某个办公室虚构出的产物。

那些抗议者,他写到,“应该为他们的行为感到羞耻。……这些行为深深的伤害了中国人。……中国反抗西方的自我权威,严格遵循着一条客观的道德底线。……

“哪一个政府,能够在60年内为13亿中国人做到中国共产党的一半?经济的腾飞证明了一切。当房子的框架建好以后,你才能开始考虑细节,然后你才能考虑壁纸和小装饰品。”

你是如何,我问他,可以如此轻易的接受一个外国独裁政府的声音,身份,甚至是用词?他是不是那些第二代移民中的一员:他们对父母的家园有着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幻想?但王先生并不完全符合这个描述。他曾经批评过中国的灭绝人性,他也不是一个共产党员。但北京再也不是共产主义了;中国共产党只是一个民族主义政党,而它抵御奥运会危机的主要防线便是在汉族中激发起种族主义的自豪感。这个战略惊人的有效,因为它引出了种族自豪这股暗流。

我问王先生他是如何认同这样一个政党,它曾经残忍的将他们的父母赶出国家,而且在我眼中似乎是中国人民最大的敌人。

“作为一个中国人,”他回答到,“即使移民,骨子里面也很难忘记自己是中国人。也许我们并不像其他民族那样容易被同化。但是美国华裔较之美国籍爱尔兰人更像他祖先的祖国。对他们来说,探索自己的过去是一个轻松的事情。对我们来说,这却是我们存在的重要组成。而中国共产党正把这样的荣耀带回给我们。那就是为什么生活于西方的华裔认为他们仍然是中国人并且使用“我们”来连接自己和中国。

但是,我问,这不是对家长制神话的屈服吗?他观点中的北京政府是一个温和的守护着中国人民的家长。中国人民过于柔弱而不可信任,如果没有强势政党的支持就会变成小孩的过家家。

令我惊讶的是,他认同我的猜测,并且说“家长制”就正是中国这一代人需要的:是的,他说,我们需要一个严父一样的统治力量。因为如果没有它,这个民族主义就会更加的广大,更加的深刻,更加的危险,最后变成致命的威胁。

北京,换句话说,已经成为中国的护卫,汉族的守护神:离开了它那名声不佳的统治,王先生和一些其他人感觉到,海外华人便会因为他们粗糙的民族主义,将他们辛辛苦苦维持的社会形象毁之一旦。

我深刻的认识到,除非另有人能声明对这突然变得值钱的“商标”的拥有权,否则中国不会产生任何变化。

双重思想

双重思想是由乔治·欧威尔在他的作品《一九八四》提出的概念,它是指同时保有两种互相矛盾的信念。
比如说谎并且真的相信了自己的谎言,当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记起自己是在撒谎,却完全不顾其中的矛盾。

举例来说,人们必须忘记64那天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在必要的时候,又必须记得,那天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的,否则就会发生这样的错误。

双重思想对于统治来说是一个很方便的东西,它可以让你自我审查之后再忘了有过审查,让你今天支持东风明天支持西风。在《一九八四》中,老大哥利用这个思想不断的改变敌人和盟友的关系,丝毫没有引起人们的警觉。

有很多中国人已经接受了双重思想,从这里的留言就可以看出来。
这位说国外也有弊端,美国也有弊端。于是他刻意的忘记了,在美国,胡佳不会因为那几篇文章坐牢,我也不会因为那篇文章而被定性为汉奸走狗。
他还说因为辩证法,有反对就有支持。他支持奥运会,所以到我这里骂我不该反对。于是他又刻意忘了,有支持所以有反对,为什么我不该反对呢?
又有一位直接要求我不要怪他不文明,粗口骂人。于是又马上刻意忘记了自己刚刚骂过人,说以一个文明的姿态去接待所有外国客人。或者是我理解有偏差,文明只是对外国客人的吗?

这些是个人的双重思想,国家也有双重思想。而且,国家在很多时候甚至打着辩证法的幌子双重思想。
共产党曾说社会主义有着更高的民主自由,又说没有自由是不受限制的。于是可以打着自由的幌子反自由。
外交部说:“你自己不参加奥运会,还要借什么政治理由,你自己离开奥林匹克大家庭,损害的是自身的形象和利益。”于是忘记了自己因为政治原因抵制了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
外交部又说:“《泰晤士报》把北京奥运会与1936年的德国奥运会相提并论,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也是对世界各国人民的侮辱。”暂且不谈中国外交部如何代表世界各国人民受辱,奥运火炬传递是由1936年柏林奥运会开始的,目的是宣扬自己的繁荣昌盛。那一年奥运会好大喜功,声称要办成一届最好的奥运会,历史上耗资最高的奥运会为莫斯科运动会,90亿美元。而北京奥运会仅在交通方面的投资就可能达到900亿人民币。德国当时反对体育与政治挂钩,反对各国抵制。[来源]
人民日报说反对西藏独立,却刻意忘记了在1949年8月14日发表过《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在北京新华广播电台对全国的广播词》。将蒙古替换为西藏,就会发现有多么讽刺。

Reply to midori

我很高兴可以看到一个真正的体育爱好者。
正是因为这样一些人的爱好使奥运会这一有着悠久历史的活动传承下来。
如果奥运会完全取消了,是人类的损失。

但是说到奥运和政治挂钩,您应该去看看shizhao的这篇文章,或者直接与他讨论,他对此研究的比我深刻。
您说我不代表共产党所以不知道共产党是否拿奥运会做政治任务。您这是不可知论的观点,如果要反驳只需要使用庄子那一套即可。

您讨厌自私的人。您有没有想过我也是奥运的受害者?奥运会的资金难道不是用的我们的税?
我纳税,我有权力监督这笔钱的用途。否则那不是纳税,那是抢钱。
您说木已成舟,难道木已成舟便是正确的,便不能反对?
如果您要求我出钱给您的兴趣买单还不让抗议,您不自私吗?

“党国”的问题南闲同学已经回复您了。
如果您真如IP地址所揭示的那样是澳门人的话,我想您以前对此并无多少感觉。
但是以后可能会明白的。

我不能代表您,我也没有说过我有代表您。
我在文章中使用了修辞,做了假设,我没有代表任何人。
当然我也不是在指代空气,您在那篇文章的回复后可以看到有人跳了出来。
利用权力在党报上张口闭口“人民人民”的是代表,我不是。

您的回复是所有反对我的声音中最理智的一个。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们没有必要去发出同一个声音。
祝您能够到北京享受一个愉快的奥运。

我反对,北京奥运会

我是个习惯了生活在数码中的人,所以对奥运会更高更快更强的理念没有多少的喜爱之情。
当然,我仍是没有任何理由需要拒绝它,除非,它妨碍了我的利益,它妨碍了公众的利益。

你张开了嘴,不对啊,北京举办奥运会,实现了中国人多少年的梦想,标志着我国国力的增强啊!
第一,我也是中国人,我没有这个梦想。在这里的中国人到底是指所有的中国人还是指一部分?不要开口就自称人民,国家没有把你当数。
第二,我国国力因为举办奥运增强了么?是国家告诉你的,暗示给你的。另一方面,国家也打着展现国力的幌子作假。就像大跃进亩产万斤,那是把别处的粮堆过来的。

国家告诉你这是大事,办好奥运会是政治任务,要想方设法办好。
同时国家也遗憾的告诉斯皮尔伯格,对不起,我们举办奥运会只是体育赛事,不希望和政治挂钩。
国家朝三暮四,信口雌黄,你也真的就被骗了。
我们昨天不是还在和欧亚国打仗么?你是真的忘了,还是不愿意说出来被人笑话?

国家一次又一次的玩弄着你们的感情,你们是真的傻吗?
当年听到说要超英赶美你们没有去吗?当年听到说要保卫社会主义果实你们没有去吗?
于是你们就真的不记得了,还惦记着要为国家建设添砖加瓦吗?
那些喊着主权高于人权的人们,你们愿意为一个不保卫你们人权的国家捍卫主权?

所以,我反对,北京奥运会。

本人在这里使用的“国家”一词可能与日常用法有出入,请谅解,且不要因此发起争端。

国家的新运动(3)

过了不久,国家派了另外一个部门去看看,奥运会是不是很快就可以准备好。它的运气并不比头一位好:它看了又看,但是潮白河的河床干裂,它没有看到水。

“您看这条河美不美?”奥组委问。他们指着河床,做了一些解释。事实上一点水都没有。

“我不是不爱国!”它想着。“这大概是因为我没有做好现在的工作吧?这也真够滑稽,但是我决不能让人看出来!”因此它从河北等缺水的地方调了许多水过去。“现在那里已经有天鹅啦!”它回去对国家说。

全国的人都在谈论这盛大的运动会。

……

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
“可是中国还是没有富强啊!”一个小孩子最后叫出声来。

~完~

国家的新运动(2)

“我要找一个没什么利益关系的部门问问,”国家想。“只有气象局会诚实回答,因为它没什么直接利益,而且当时它也证实北京七月没有下雪。”

因此气象部门就到北京市区采样。奥组委正在北京各大夜总会忙碌着。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气象部门想,眼睛睁得有碗口那么大。

“空气质量竟然没有达标!”但是它不敢把这句话写到报告里。

奥组委请求它走远一点,走出六环外。同时问它,天空是不是很蓝,白云是不是很美丽。

“我的老天爷!”它想。“难道我很愚蠢吗?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自己。我决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事。难道我不称职吗?——不成;我决不能让人知道蓝天计划没有达标。”

“哎,您一点意见也没有吗?”一个正在数钱的奥组委工作人员说。

“啊,美极了!真是美妙极了!”气象部门说。它戴着眼镜仔细地看。“多么美的蓝天!
多么美的白云!是的,我将要呈报国家说我对于这空气质量感到非常满意。”

“嗯,我们听到您的话真高兴,”几个骗子一起说。他们把这些鲜艳的蓝天和白云描述
了一番,还加上些名词儿。气象部门注意地听着,以便回到国家那里去时,可以照样背得
出来。事实上它也就这样办了。

这些骗子又要了很多的钱,更多的权利,他们说这是为了准备奥运的需要。他们把这
些东西全装进腰包里,连一笔钱也没有用到奥运会上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