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s Reckless Labs Put the World at Risk

Beijing has a moral and legal obligation to take biosafety seriously, especially given the kind of research going on at WIV. In 2015, WIV’s Dr. Shi Zhengli co-wrote an article titled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in which she admitted that her team had engineered “chimeric” and “hybrid” viruses from horseshoe bats. In a 2019 article titled “Bat Coronavirus in China,” Ms. Shi and her co-authors warned, “It is highly likely that future SARS- or MERS-like coronavirus outbreaks will originate from bats, and there is an increased probability that this will occur in China.” At the time, WIV housed tens of thousands of bat virus samples and experiment animals.

China resisted international monitoring at WIV. The lab was built with French assistance, but China abrogated its promise to allow French scientists to participate in essential research there. China then accredited WIV through its own agency as its only level 4 facility, and the country’s National Health Commission quickly approved it to handle some of the world’s most dangerous viruses. The Chinese Ministr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mpleted a comprehensive safety and management survey of China’s 75 bioresearch labs in 2016, finding that WIV didn’t even make the top 20 in terms of quality.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r PLA, has admitted to developing bioweapons. In 2011 China informed the International Biological and Toxin Weapons Convention Review Conference that its military experts were working on the “creation of man-made pathogens,” “genomics laying the foundation for pathogen transformation,” “population-specific genetic markers,” and “targeted drug-delivery technology making it easier to spread pathogens.” A 2015 PLA study treated the 2003 SARS coronavirus outbreak as a “contemporary genetic weapon” launched by foreign forces. And in January 2021, the State Department confirmed that people had fallen mysteriously ill at WIV in fall 2019, and that WIV conducts secret bioweapons research with the PLA.

The negligence at China’s biolabs, especially WIV, was so dangerous that the PLA dispatched a general to take over the facility soon after the outbreak in Wuhan. Xi Jinping’s first speech on the outbreak highlighted “lessons learned” about “shortcomings” and “leaking holes” in China’s management of biological material and biological-security system. He demanded that “a new biological-security law” be made part of the “national-security system.”

Source: China’s Reckless Labs Put the World at Risk – WSJ

新证据显示发现首个确诊病例前,新冠病毒可能已在中国传播

病毒所的黄燕玲去哪里了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近期曾报道称,中国有关部门发现,2019年10月至12月期间有92名医院患者的症状表明他们可能感染了新冠病毒。他们中没有一个人的抗体检测呈阳性,但该WHO团队认为这些结果不具有结论性,因为相关检测是在任何可能的感染迹象已消失一年多后才进行的。

该团队正寻求获得用于从上述期间逾7万例类流感疾病、发烧或肺炎病例中识别出潜在新冠患者的数据。接受《科学》(Science)杂志采访时,该团队带头人、食品安全科学家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建议使用不那么严格的标准来识别大约1,000个潜在新冠病例。

国家卫健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梁万年不久前表示,没有证据表明2019年12月之前新冠病毒已经在武汉传播。但他也认为,基因序列也显示武汉市大流行初期就已经存在了一定的病毒多样性,说明在华南市场群以外,还有未采样的传播链这种可能。

WHO发现的上述情况引发了对疫情起源的新争议,美国和英国对两国所说的中国缺乏透明度表示了担忧。

像新冠病毒这样来自动物的病毒会通过“溢出”事件向人类传播,最初可能只感染一两个人。一种新的病毒并不总是会立刻出现人际传播,可能需要经过几次尝试。不过,有些病毒确实会开始逐步传播,然后根据病毒传播性和潜伏期长短的不同,病例会不断增加。

第一例有科学记载的新冠病例于2019年12月1日出现症状,但中国有感部门表示,第一例确诊病例是在当年12月8日发病的,第一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联系的病例是在12月12日发病的。一名治疗上述12月1日出现症状的患者的医生说,该患者是一名老人,有其他慢性病,当时已失去语言沟通能力,他的具体症状发病日期不清楚,因为是亲属估计的。

在考虑病毒传播和变异模式的情况下,通过从最早报告病例倒推的方式,亚利桑那大学和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研究人员判断,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0月中旬就已开始传播。

沃特海姆称,调查人员在2019年12月之前没有发现大规模聚集性疫情并不奇怪,根据他的研究模型,到当年11月底时,只有不到20人感染。但沃特海姆说,最终,病毒的确开始传播了,在12月份,每四到五天病例数量就会增加一倍。他表示,在基因多样化之前,病毒不可能在人群中传播很长时间,新冠病毒可能在当年11月中旬和12月中旬之间开始发生了基因多样化。

Source: 新证据显示发现首个确诊病例前,新冠病毒可能已在中国传播 – 华尔街日报

科兴控股新冠疫苗在巴西后期试验中的有效性调降至50.4%

这就尴尬了。

中国通过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新冠疫苗来提升形象的行动遭遇重大障碍,此前在巴西进行的后期试验中,一种主要候选疫苗的有效性仅为50%,远低于早期结果。

虽然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的CoronaVac疫苗有效性依然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认为足以广泛使用的50%门槛,但科学家表示,数据缺乏透明度可能会损害疫苗可信度,巴西人和全球其他国家已对接种该疫苗感到犹豫。

Source: 科兴控股新冠疫苗在巴西后期试验中的有效性调降至50.4% – 华尔街日报

蓬佩奥访问斯里兰卡,警告勿加强对华关系

不是去拜访Malik的吧?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周三对斯里兰卡加强与中国的关系提出警告。蓬佩奥本周的南亚之行令美国和中国为争夺该地区影响力而展开的日益激烈的竞争受到外界关注。

蓬佩奥访问斯里兰卡的背景是,斯里兰卡正在加强与中国的关系,两国的合作内容包括新的贷款、数十亿美元的建设项目,斯里兰卡甚至通过新的法律来巩固与中国的关系。

在今年早些时候与中国发生造成人员伤亡的小规模冲突后,印度一直在向美国靠拢。蓬佩奥周二在印度启程前往斯里兰卡前宣布了帮助印度与美国军方合作以及购买美国装备的新协议。

不过斯里兰卡已经表明,在美国这个超级大国与中国争夺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优势之际,该国愈发提防被卷入美国的势力范围。斯里兰卡与印度南端隔海相望,是重要的印度洋航线的战略要地。蓬佩奥就潜在的后果对斯里兰卡发出了警告。

Source: 蓬佩奥访问斯里兰卡,警告勿加强对华关系 – 华尔街日报

喀什疫情爆发地为一制衣厂 该厂人均工作面积不到2平米

评论有人说:确定不是“培训机构”吗?

站敏乡三村全名为艾日克贝西村。多名疏附县居民告诉财新记者,通报中的“三村工厂”也是一家制衣厂。一名合作社人士称,聚集性疫情的发生地为“疏附县舒畅服装有限公司”(下称舒畅服装厂),是一家当地为扶贫而建的“卫星工厂”。

财新数据显示,舒畅服装厂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本300万,经营服装设计制作与销售、窗帘制作与销售、布料销售、床上用品缝纫与销售等内容。疏附县2018年卫星工厂建设项目招标公告显示,该厂占地面积约在500平方米左右。

《长安杂志》今年曾发文介绍,舒畅服装厂有287名女工,分布在两个厂房内,统一着装、佩戴口罩,进行流水作业。除吸引了三村128名女性劳动力,该厂还解决了周边村庄160多人的就业问题。

新华网、人民网等媒体此前报道,疏附县所在的喀什地区地处国家划定的深度贫困“三区三州”之一,即三区中的南疆四地州,是其中人口最多的地区,脱贫攻坚任务十分艰巨。2018年前后,疏附县多个乡镇建起“卫星工厂”,以促进就业、精准扶贫。

10月25日24时起,喀什地区疏附县站敏乡、托克扎克镇、吾库萨克镇和萨依巴格乡被调整为高风险地区,疏附县其余乡镇为中风险地区。除站敏乡外,另外三乡镇是否出现确诊病例尚未披露,但疏附县人民政府网站显示,这些乡镇均曾建设过“卫星工厂”。

“这几年搞扶贫,喀什这边的大多数乡镇都由政府支持成立了制衣厂、服装加工厂,增加农村工作岗位,实现家门口就业。这一次的站敏乡三村制衣厂也是属于那种类型。”一名疏附县居民向财新记者介绍,这些工厂里的工人大多是附近村民,女性比例较高,残疾人、贫困户等则是优先安置对象,“相对来说,比起繁华的城市,(他们的)活动范围会小很多。”

Source: 独家|喀什疫情爆发地为一制衣厂 该厂人均工作面积不到2平米_财新网_财新网

中国科学家称新冠病毒系人工合成,引发学界批评

你们不是说她是养仓鼠的吗?😂

上周,又一篇毫无根据、具有误导性的文章加入了论战:一篇研究报告声称,该病毒系人工合成,是中国的科研人员放出来的一种“不受限制的生物武器”,文章发表在网上,而不是在同行评议的科学期刊上。

文章还毫无根据地谴责了政策制定者、科学期刊甚至个别研究人员在内的几个当事方,指责他们审查和批评病毒是由实验室制造的假说,故意混淆事实,并与中国共产党“勾结”。

尽管科学家们立即谴责这项研究是不光彩和危险的,但它很快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大量关注,在文章发表后的数天内就在Twitter上获得了超过1.4万个赞,超过1.2万次转发和引用。它在Facebook、Twitter和Reddit上的分享被数以百万计的用户看到,至少有十几篇用几种语言撰写的文章对其进行了报道。

Source: 中国科学家称新冠病毒系人工合成,引发学界批评 – 纽约时报中文网

中国疾控中心为遏制流行病而设,却在新冠暴发的关键时刻受绊

之前分享过英文版,中文翻译版终于发出来了。
感觉全篇是在给中央和中国CDC开脱,说都是地方隐瞒不报。

武汉当时刚刚花了数十亿美元举办了世界军人运动会以提高城市知名度,有来自110个国家的运动员参加了比赛。当地领导人正在努力将武汉提升为与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相媲美的大都市,这样的政绩可以帮助武汉市委书记在中央政治局中争得一席之地,政治局目前由中国25名高层领导人组成。

一位武汉市的官员说,主席习近平出席了运动会开幕式,对武汉为举办这次活动所做的努力表示赞赏,这使得地方官员以为政治局的决定可能会在数周内达成。这名官员说,整体想法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人预料到疫情爆发的规模。

武汉当时还在为一年一度的政策制定会议做准备,会有数百名当地官员和政协官员参加,又时逢中国农历新年假期将近,届时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国内或去海外旅行。

地方当局迅速采取行动压制了在线讨论,删除了李文亮的消息。知情人士说,李文亮和艾芬医生都受到医院领导的正式批评。

地方官员当时试图权衡问题的程度究竟有多大。

Source: 中国疾控中心为遏制流行病而设,却在新冠暴发的关键时刻受绊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