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借抗疫援助宣示全球领导地位

这个配图太逗了。

中国最早出现新冠病毒疫情,最早付出了几千人死亡的代价,而现在,中国正利用疫情在全球蔓延来强化其对全球领导权愈加明确和坚定的主张,中国与美国长达数年的冲突也因此加剧。

这一波公关攻势,连同关键物资的输送,使得中国有能力去占领美国逐渐转向国内事务后在国际舞台上留下的空白,同时也帮助中国领导人分散国内民众的注意力。中国政府在疫情暴发初期的应对失误曾引发民众批评。

Source: 中国借抗疫援助宣示全球领导地位 – 华尔街日报

Senate Passes Massive Stimulus Package as Coronavirus Takes Toll

法案内容放在一边,国内媒体对此法案的报道非常耐人寻味。

就在投票已经开始,并且赞成票超过了通过的必要数量的时候,财新还在推送之前的新闻说该法案因两党分歧暂缓投票。

并且财新这篇报道里的一些细节与WSJ和NYT的报道有出入。

WASHINGTON—The Senate approved the largest economic stimulus package in recent memory, moving the estimated $2 trillion bill to the House as Congress seeks to give American families and businesses a financial shield against the ravages of the new coronavirus pandemic.

Senators approved the legislation after round-the-clock negotiations betwee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and leading senators. Following precipitous declines, investors in the past two days have sent U.S. stocks soaring in anticipation of the bill’s passage. President Trump has said he would sign it immediately.

Source: Senate Passes Massive Stimulus Package as Coronavirus Takes Toll – WSJ

意大利医院崩溃的教训:“每错过一天,疫情就严重一点”

一月的武汉也是这样。

不知道两周后的伦敦或者四周后的纽约会不会也是这样。

“三周以前,我们一直在精心救治每个患者。现在,我们必须选择对哪些病人进行重症监护。这真是灾难。”麻醉师兼重症监护专家纳科蒂(Mirco Nacoti)说。

纳科蒂医生曾作为“无国界医生”(Doctors Without Borders)组织的一员,在海地、乍得、库尔德斯坦和象牙海岸工作过,他是贝加莫为数不多见识过流行病疫情的医务人员之一。然而那些都是有疫苗的疾病,如麻疹和风疹。

他估计贝加莫有约60%或更多的人感染了新冠病毒。“有大量无症状患者,还有死在家里的人,他们没做过检测,也没被算进去。”他说,“重症监护室只是冰山一角。”

纳科蒂医生说,美国和整个欧洲的医院必须提前组织起来,政府需要尽早封锁社区,不能推迟。

“流行病不会允许你反复试错,”他说,“每错过一天,疫情就更加严重一点。”

位于米兰东北部的贝加莫是一座拥有12万人口的城市,坐落在意大利最富裕地区之一的中心地带。附近的公司生产圣佩莱格里诺矿泉水、豪华游艇和法拉利跑车的刹车部件。城市的山顶中心有一座中世纪城堡,平时游人如织。

2月22日前后,贝加莫外围城镇出现一系列新冠病例时,教皇若望二十三世医院的朱波尼医生给伦巴第大区的卫生部门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他呼吁相关部门腾出几所医院,作为专门收治新冠病例的医院。

当时该地区的管理人正在处理米兰南部的疫情。“我们三天没睡觉了,不想看你的废话。”他们的回覆是这样说的,朱波尼医生回忆道。

从那以后,意大利的封城令把贝加莫变成了一座鬼城。

当地报纸《贝加莫回声报》(Bergamo Echo)上的讣告通常只有一页多。上周一,讣告整整登了九页。“这还只是报纸上登出来的。”纳科蒂医生说。

Source: 意大利医院崩溃的教训:“每错过一天,疫情就严重一点” – 华尔街日报

China’s Progress Against Coronavirus Used Draconian Tactics Not Deployed in the West

这篇文章认为,武汉的两个经验有效的阻止了新冠病毒的传播并降低了死亡率:

  1. 及时的追踪隔离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触者;
  2. 将患者按症状分类,重症才进医院,轻症进方舱,降低了医疗系统的负担。

Health experts say other countries short of testing kits can also learn from Wuhan’s experience. Unable to test thousands of suspected cases, on Feb. 4, health authorities allowed doctors to use chest scans to make coronavirus diagnoses in Hubei.

That resulted in a spike in confirmed cases, stunning the outside world. By Feb. 19, however, the number of newly confirmed cases in Wuhan had dropped into the hundreds and by March 11, it was down to single digits. The number of deaths has declined steadily since Feb. 18.

A recent study led by doctors at Wuhan’s Tongji Medical College estimated that the reproduction number of the virus—the average number of people infected by each infected person—was about 3.68 in Wuhan before the lockdown began on Jan. 23.

That number, which has to be reduced to below one to stop an epidemic, dropped to 0.32 between Feb. 2 and 18, the study found.

Source: China’s Progress Against Coronavirus Used Draconian Tactics Not Deployed in the West – WSJ

不要为冠状病毒指责“中国”,要怪中国共产党

原文来自 Washington Post

在星期二离开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疫区中心之前,来自武汉以外地区的医务人员在武汉火车站用中共党旗摆姿势拍照。(Stringer/Reuters)

对于我们的健康与安全而言,重要的是,美国阻止中国政府改写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历史。同样重要的是,我们在这样做时不要助长种族主义或侮辱中国公民或华裔美国人。实现这两个目标的关键是将我们谈论中国人民的方式与谈论北京统治者的方式区分开来。

特朗普总统坚持称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他这样做的理由很简单,从技术上讲是准确的:中国官员故意散布该病毒可能起源于美国的谎言,以逃避自己早期失败的责任。“这根本不是种族主义者,根本不是种族主义者。它来自中国,这就是原因。我只是想明确这一点,”特朗普周三说。

正如许多人指出的那样,准确性并不是总统应该考虑的唯一考虑因素。特朗普无视该国针对亚裔和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历史,而忽略了至关重要的背景:自危机爆发以来,针对该国亚裔亚洲人的种族主义事件确实在增加。

一名亚裔美国人记者说,白宫官员在场时使用了“Kung-Flu”一词。那是不可接受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方针,亚裔美国人新闻工作者协会要求新闻机构不要使用“武汉病毒”一词,并警告说,以疾病的地理起源为名会给当地人民带来耻辱。

当然,许多使用“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的人都不是种族主义者。然而可以肯定是的,某些人是。对于看到的人而言,分辨不出区别。但是,有一种很好的方式来纪念有关病毒的真相,并在不造成不当攻击的情况下追究责任人。

我们都必须具体指责中国共产党的所作所为。是中共将病毒爆发隐藏了数周之久,训诫了吹哨的医生,囚禁新闻记者并阻止了科学界——最著名的是关闭了上海一个实验室,该实验室曾公开发布了第一个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

中国人民是这个故事的英雄。中国医生,研究人员和新闻记者冒着生命危险,甚至在与该病毒战斗并警告世界时丧生。随着我们自身情况的恶化,中国公众的社区团结为我们提供了经验教训。中国人也是本国政府严厉措施的受害者,这些措施造成了巨大的额外灾难。

“重要的是要记住,中国人民在政府采取的措施中没有有效的发言权,”国家民主基金会研究与分析副总裁克里斯托弗·沃克说。“在如今来自北京的专制情报策划和虚假信息迷雾笼罩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忽视全球流行病起源地的大规模专制治理失败。”

这不仅仅与冠状病毒有关。相对于我们对中国的整体方法而言,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点。我们的抱怨不是针对中国人,我们的问题在于中共——它内部的压制,外部的侵略以及在自由和开放社会中的有害影响。

中共战略的一部分是按照政治,种族和种族分裂我们。中国官员经常抛出种族主义指控,以反驳对其政府的批评。他们还指责美国的种族主义转移了他们自己可怕的种族主义政策的注意力,例如因种族原因逮捕新疆数百万无辜人民。

在美国,大多数人并不适应这种动态。在澳大利亚,政治阶层多年来一直在争论中共的影响力运作。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的一份报告就如何避免陷阱提出了一些明确的指导方针。报告指出,我们应该避免一概而论,明确区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并注意不要在国内疏远华裔华人。反过来,我们也必须注意不要将种族主义动机(除非有正当理由)归咎于批评中国当局的人。

 约翰·菲茨杰拉德(John Fitzgerald)在报告中写道:“首先,中共参与了尖锐政治活动,破坏了有关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境内政策和行为的合法公开辩论。”在美国也是如此。

这不是政治正确的做法。这是关于认识到专制政权何时利用我们对我们的种族主义的敏感性对付我们。除非有证据支持,否则我们必须避免对中国政府提出指控。我们必须继续敦促北京提高透明度和真相,这对于制止扩散至关重要。

我们没有从2016年俄罗斯的干预选举中学到任何东西吗?我们绝不能协助和教唆中共煽动内部分裂和散布虚假信息的努力。从9/11之后的穆斯林妖魔化中,我们没有学到任何东西吗?在这场危机中,华裔和华裔美国人需要我们的支持,并为我们的应对工作提供强大的力量。

让我们不要再说“中国病毒”了——不是因为每个使用它的人都是种族主义者,而是因为它不必要地参与了中国共产党试图分裂我们并使他们的注意力从他们的不良行为中转移出来的尝试。我们称它为“ 中共病毒”。这更准确,并且只会冒犯那些应得的人。

帝国理工第9份报告

报告9摘要

COVID-19的全球影响是深远的,它代表的公共卫生威胁是自1918年H1N1流感大流行以来呼吸道病毒中最严重的。在这里,我们介绍了流行病学建模的结果,这为最近几周英国和其他国家的政策制定提供了依据。在没有COVID-19疫苗的情况下,我们评估了许多公共卫生措施(所谓的非药物干预措施(NPI))的潜在作用,旨在降低人群中的接触率,从而减少病毒的传播。在此处显示的结果中,我们将先前发布的微观模拟模型应用于两个国家:英国(特别是大不列颠)和美国。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任何一项孤立干预的效果都可能受到限制,需要将多种干预结合起来才能对传播产生重大影响。

存在两种可能的基本策略:(a)缓解措施,其重点在于减缓但不一定阻止流行病的传播-降低高峰医疗保健需求,同时保护那些最有可能患严重疾病的人免受感染,以及(b)管制,目的是扭转流行病的增长,将案件数量减少到较低水平,并无限期维持这种情况。每项政策都有重大挑战。我们发现,最佳的缓解策略(结合居家隔离可疑病例,与可疑病例生活在同一家庭成员的居家隔离,老年人与其他有严重疾病风险的人之间的社会隔离)可将高峰期医疗需求减少2 / 3,死亡人数减半。但是,由此减轻的流行病仍然可能导致数十万人死亡,而卫生系统(最明显的是重症监护病房)被超载了许多倍。对于有能力实现管制的国家,将管制作为首选的政策选择。

我们证明,在英国和美国的情况下,管制将至少要求整个人口的社会分离,确诊患者居家隔离和家庭成员的居家隔离的结合。这可能需要学校和大学关闭来作为补充措施,尽管应该认识到,由于旷工增加,这种关闭可能对卫生系统产生负面影响。管制的主要挑战是,在获得疫苗之前(可能长达18个月或更长时间),必须维持这种类型的强化干预措施(或等效于减少传播的有效措施),因为我们预计,如果管制措施放松,传播将迅速反弹。我们表明,由疾病监测趋势引发的间歇性社会疏离可能使干预措施在相对较短的时间范围内暂时放松,但如果或当病例数反弹时,就需要重新采取措施。最后,尽管在中国和现在的韩国的经验表明,在短期内管制是可能的,但是否有可能长期有效,以及迄今为止所采取管制措施的社会和经济成本是否可以降低尚待观察。

英文报告全文在此下载

这场疫情是如何开始的:中国应对新冠初期的失策

华尔街日报的这个时间轴做的不错。

最早向中国当局吹哨的医生之一因“传谣”被训诫,此前她与医学院的一个老同学分享了显示一名患者感染冠状病毒的检查结果。另一位医生被迫写了一份检讨,称自己的警告“造成了负面影响”。

即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月7日亲自命令官员控制疫情后,相关部门仍不断否认这种病毒可以人传人,武汉百步亭社区仍如期举办了“万家宴”来庆祝农历小年。而医生们自去年12月底就知道,人传人的情况已经发生。

中国驳斥了外界对其疫情应对措施的一切批评,称中国为世界其他国家争取了时间。2月23日,习近平在面向全国17万名官员的电话会议上表示,中国领导层从一开始就采取了迅速且统一的行动。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的这篇追溯性文章 ,描绘了另一番情形,揭示从出现第一批感染者开始,中国政治领导人迟迟未将风险公诸于众,也没及时采取果断的防控措施,而这一系列初期失策,导致了疫情加剧。

2月27日,中国备受尊敬的流行病学专家之一、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表示,卫生官员在12月31日前就明确了新冠肺炎,但花了太长时间才公开证实“人传人”。他说,如果早些在12月或者1月初采取行动,“病人将大大减少”。

Source: 这场疫情是如何开始的:中国应对新冠初期的失策 – 华尔街日报

新冠病毒是美军所携带?外交部回应:科学问题须听专业意见

别怂啊,这个时候说赵立坚是非专业人士了吗?

问:最近有一种说法称,可能是美国军队把新冠病毒带到了武汉。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些关于新冠病毒源头的讨论。个别美国政府高官和国会议员借此发表种种不实和不负责任的言论,抹黑攻击中国,我们对此坚决反对。

事实上,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国内,对病毒源头问题有不同看法。中方始终认为,这是一个科学问题,需要听取科学和专业的意见。

(略)

问:可能是美军把病毒带到武汉的说法是中国政府的立场吗?

答:我刚才已经介绍了中方的立场。

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国内,对病毒源头问题有不同看法。中方始终认为,这是一个科学的问题,需要听取科学和专业的意见。

Source: 新冠病毒是美军所携带?外交部回应:科学问题须听专业意见_世界频道_财新网